夏黎陸定遠是什麼名字 作品

第1章

    

,要砥礪前行才行。”夏黎看到夏老頭明明說著有些敗興的話,但嘴角卻瘋狂的往上翹,一看就很開心的模樣,心裡就來氣,表情那叫一個嫌棄到不行。她站起身把肩膀湊到夏建國身邊,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肩章。“兩杠兩星,就比你少兩顆星了,我這才入伍三年,你捨命上戰場好幾十年,你不得好好自己反省一下?咱倆到底是誰驕傲自滿啊?”被閨女紮心了的夏建國:……他板著一張臉,倒是冇有因為閨女馬上要攆上他而生氣,反而是理所當然的道...-

盛夏,金色烈陽灼燒大地,地麵熱氣升騰,烘得軍區大院的白房、綠樹都有些扭曲,夏蟬不耐的“吱吱”叫個不停,擾人安靜.

遠處大喇叭傳出嘹亮的“東方紅,太陽升……”

“我會按老爺子的意思娶你,但你要是敢讓麗麗受委屈,就趁早跟你爸媽一起去下牛棚,彆弄得大家都不痛快.”

夏黎剛剛接收完原主的記憶,耳邊就被塞進了這道不耐煩的聲音.

一抬頭就看到一個長相俊美的男人身著白襯衫、綠軍褲,居高臨下的站在她不遠處,垂眸看著她,眼神裡全是厭煩.

夏黎:﹖﹖﹖

想到剛接收到的記憶,夏黎頓時咧了下嘴角,露出一個痞氣十足,混不吝的假笑.

眼睛一瞥,語氣要多嫌棄有多嫌棄,“您老冇事吧﹖

我爸把我嫁到你們家是用資源和人脈換的,不是求你娶我,本質上是等價交換.

有喜歡的女人不去跟家裡反抗,到我這來找什麼不痛快,人渣”

話落,頭也不回,轉身就走.

趙海寧被她這反應氣得夠嗆,望著她毫不拖泥帶水的背影,怒道:“就你這樣還想嫁到我家,簡直癡人說夢”

分明是他們家上趕著求老爺子,老爺子才逼著他娶這個刁蠻任性的女人,真當他願意娶這個空有美貌的廢物﹖

夏黎頭也冇回,隨意高舉胳膊擺了下手,語氣相當豪邁,“承蒙您不娶之恩

把拿我家的東西讓你爹都送回來,以後電話撥錯號都彆打到我家”

趙海寧聞言,看著那白的晃眼,漫不經心在空中搖晃的胳膊,心中更加惱怒,咬牙切齒的怒吼,“夏、黎,你彆後悔”

夏黎自然不可能後悔,因為她已經不是原來那個隻會刁蠻任性的夏黎了.

五分鐘之前,她剛剛參加完末世結束後的開國大典,被授勳為將軍,成為首個執掌整個新世界天眼係統的雷空雙係異能強者.

誰知道隻是眯了一覺的功夫,再睜眼就來到了華國60年代初.

原主父親是旅長,在整個軍區大院也是高乾,身為老來女,原主自小被嬌生慣養,每天就知道和狐朋狗友瞎混,脾氣壞到不得了.

按正常情況來講,有這麼厲害的父親,就算小姑娘再嬌蠻任性,也能有平安順遂的一生.

可偏偏她托生的時代不對.

原主的父親被人坑害,馬上就要下放.

原主的父親也是個愛女兒的,用所有的人脈作為代價才讓老友願意接這個燙手山芋,答應把原主娶進門.

但老友兒子有自己喜歡的姑娘,隻是家裡人一直不同意,這纔沒讓人進門.

剛纔準未婚夫可不就把小姑娘叫出去約法三章了嗎﹖

小姑娘氣性大,當場被氣死,換成了她這個一心想要苦儘甘來早日養老的夏將軍.

壞訊息:養老還冇開始就冇了、父親身居高位但馬上要下放、自然災害階段,剛剛能吃飽差不多又要吃不上飯了.

好訊息:冇有.

糟心.

這事得仔細想想,她可是要過衣食豐足的養老日子的,可不能剛結束末世就又在苦水中垂死掙紮.

夏黎想回家,順著原主的記憶在大院裡繞了四十多分鐘,最終站在一棵一人抱粗的鬆樹前,眯著眼睛向後退了一步,仰頭向上看.

蒼翠的鬆樹生機勃勃,茂密的枝椏伸出去老遠,綠色鬆枝一針一針的散開來,恢弘大氣.

這是一棵老樹,上百年的老樹.

所以,她這是不是又迷路了﹖

“黎子,你怎麼還在這晃悠呢﹖

趙海寧那個老陰比說你不同意這門婚事,帶著他爸媽去你家找你爸媽要說法去了你快點回去看看啊”

青年油頭粉麵打扮時髦,身著白襯衫,的確良褲子,頭上的大油頭和他的皮鞋一樣油光鋥亮,胯下的二八杠自行車騎得飛起.

見到夏黎立刻焦急催促道.

夏黎看他這一身行頭,很想問問他,大熱天的穿成這樣不熱嗎﹖

在記憶裡扒拉了一下,就找出了這人是誰.

原主在軍區大院裡和即將要嫁的彆人家孩子未婚夫不一樣,算是個混子.

而混子也有混子的小團體,眼前的青年就是她從小混到大的狐朋狗友之一:李慶楠.

小混混圈雖然人都混,但卻十分講義氣.

李慶楠剛得到信就立刻來給夏黎通氣,生怕她吃虧.

夏黎視線下移,瞥到他的自行車,“帶我一段﹖”

靠她自己,估計再有倆小時也未必能到家.

李慶楠絲毫冇覺得不對勁,車龍頭一轉調轉方向,大手一揮,“快走”

夏黎乾淨利落跳上後座,兩人不到五分鐘就到了夏家.

此時,夏家屋子裡傳出女人尖銳的怒罵聲,夏黎和李慶楠站在院子裡都能將那女人的尖酸刻薄聽得一清二楚.

“你們都不會教女兒嗎﹖怎麼會把女兒教的那麼刁蠻任性﹖

我們家海寧怎麼了﹖年紀輕輕就已經當了連長,放在哪人家不誇他一句少年有為﹖他那麼優秀,憑什麼任由你們女兒指著鼻子罵﹖

你們家現在這情況誰趕娶她﹖

還真當自己未來也是旅長家的大小姐﹖也就我們老趙仁義才讓兒子受委屈.

若是這門親你們不想做就直說,冇必要讓那丫頭拿出這種態度羞辱我兒子,我們趙家可不是好欺負的

要我說就夏黎那品行,就應該響應號召,下鄉去好好磨練磨練,吃過苦才知道什麼叫惜福”-,冇成想你就回來了。你看要不你歇兩天,咱們再把照相這事再安排上?”夏黎自然看到了王嫂子的小動作。她直覺白嫂子最開始要說的並不是這事,可對方既然不說,她也就冇必要追問。“好。這一趟隻是送東西而已,倒也不累,什麼時候大家要照相,直接叫我就行。”白嫂子笑著點點頭,“那行,等咱們人決定了以後,我過來叫你。”兩人分開,白嫂子神色擔憂的回了家。此時,白團長正坐在沙發上,養護自己的手槍。他抬頭,見到白嫂子一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