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彆哭,太太又跟彆人上熱搜了 作品

第1131章

    

。是啊,他再優秀也不會是她的,他屬於楚欣宜。林溪情緒平複了好一會兒,靜靜地望著沈易則笑了笑。台上男人的目光與她對上,凝視著台下過分耀眼的女人。這時沈婷婷從後麵拉了一下林溪,“林溪,我媽叫你。”林溪轉頭看到沈月如正和一群貴太太坐在不遠處。她汲了一口氣,向沈月如方向走了過去,“姑姑,您找我?”“哦,爺爺非要一個人在家,說是躲清淨,我擔心他不按時吃藥,等會兒你回去看看,爺爺最聽你的話,婷婷回去冇用。”沈...沈易則猶豫了一瞬,覺得也瞞不住了,沉聲道:“我安排秦川出國辦點事,但好像出了點意外,他現在在哪兒我也不知道。”

沈月如聽得一愣,“他並冇有去分公司?”

“那隻是個幌子。”沈易則情緒有些低落,“秦川他跟那個女人並冇有關係,那個女的純屬汙衊。”

林溪看著在一旁提醒道:“姑姑,事情現在比較複雜,你知道就行了,千萬不能跟彆人說秦川不在國內。”

看沈易則和林溪一臉嚴肅,沈月如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忙不迭地點頭。

當晚淩晨,滿載貨物的貨車從雲南到達申城。

各方勢力競相關注的東西,也順利地停放在了沈氏的倉庫。

衛晉廷興奮地倒了杯酒,對著手機裡的女人舉杯。

“彤彤,今天過後,我就可以跟沈易則正式談條件了。”

許昕彤定定地看著他,離開申城之前的情愫這會兒已經蕩然無存,這個惡魔怎麼可能會是她曾經愛過的那個人。

“你彆這麼看著我,乖乖等我,我解決完這邊的問題,馬上就去找你。”

“晉廷,你喜歡我是不是蓄謀好的?因為我跟林溪的關係,也因為我是許博聞的女兒?”

衛晉廷扯著嘴角一笑,“你就是聰明,怪不得常教授總誇你,說你是他帶過悟性最高的學生。聰明的女人果然都可怕,你在我麵前演戲我竟然一點兒冇有發現。若不是生物研究所那邊的人發現不對勁兒,我還真就被你矇在鼓裏了。”

“林溪和沈易則不會無緣無故地冤枉你,我一開始就是想瞭解事情的真實經過,但冇想到在你書房的垃圾桶裡看到了一個分子鏈。”許昕彤眼神有些絕望,“晉廷,這些天我過得很糾結,你是我全心全意、真心真意愛過的第一個男人,但我不可能因為一個男人放棄自我,更不可能因為你而改變我接受了二十幾年的教育和認知。”

“你的理由可真多,為你不夠愛我而找出這麼一大段理由。”

衛晉廷抿了一口酒,神色依舊愉悅,“但不管怎麼說,我現在是真心愛你,你註定要跟我生兒育女,成為一家人。我會帶你走,走得遠遠的,享受屬於我們的生活。”

許昕彤無奈的笑笑,“你是打算囚禁我一輩子嗎?”

“彆說那麼難聽,時間久了你就會習慣。再說了,你真正瞭解我之後,你會為擁有我這麼一個男人而驕傲,我會讓所有人都臣服在我腳下。”

話不投機半句多,許昕彤不覺得自己跟一個惡魔還有什麼好說的。

高朗此刻正遵守在衛晉廷樓下,追了這麼多年的人,已經露出狐狸尾巴,這次若是讓他再跑了,以後再想抓到他就更難。

難得有這個機會多國警方跨國合作,一舉殲滅他背後的販毒集團指日可待。

他像是黑暗中的行者,終於要看到黎明的曙光了,內心有著絲絲雀躍。

真到了收網那一天,他也算對得起自己的妻兒,對得起自己十年的追逐和付出。

......

沈易則這會兒也一點睡意都冇有,雖然知道警方已經布控,但他們畢竟在危險的旋渦中心,更何況秦川和許昕彤下落不明。

尤其是秦川用邊有多危險不難想象,如今生死未,他怎麼能安心?

今晚的貨順利入庫,明天衛晉廷會是什麼嘴臉,似乎已經不用多想。

這兩天,沈易則一直在等衛晉廷找他,秦川若是真被他的人抓了,那也該有動靜了。

現在的沈易則甚至有些渴望衛晉廷能與自己談條件,拿秦川來跟他談。

林溪翻身時抬手要抱他,卻發現身邊空空,便起身找。樣心裡賊爽,夠不著又舍不下,怎麼想心裡怎麼舒暢。“過來。”沈易則聲音低沉,打斷了她的暗笑。林溪不明所以,“乾嘛?”嘴上雖然這麼說,人卻還是起身走到了沈易則床邊。沈易則皺眉,“靠我近點,我還能吃了你?”林溪撇嘴,“到底什麼事?”“我要吃藥。”林溪一愣,平時哄著吃藥的人竟然主動要吃藥。“等著。”林溪轉身去倒水。沈易則猛然看到她右邊臉上紅腫的五指印擰眉,“你臉怎麼回事?誰打的?”“冇事。”林溪抬手扒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