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彆哭,太太又跟彆人上熱搜了 作品

第1130章

    

溪,“沈太太餘額不足,又買房又買車的看來確實很缺錢。”林溪瞪了他一眼,咬牙道:“我可不像某人,銀行卡都是不限額的,今天隻能轉十萬,我會分三天轉給你,不會賴賬的。”“最好是這樣。”沈易則說完挑眉看了一眼林溪,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慢悠悠地鬆開領口的釦子,轉而慵懶地拿起筷子,開始優雅地吃飯。林溪心想如此奇葩的夫妻關係,估計也是獨一無二了。......週一,林溪按照跟徐蔚然的約定來到星耀討論大綱。“徐總,不好...良久,林溪開口,“謝謝,一定要找到昕彤,不能讓她有事。還有一件事,需要麻煩你,希望你能跟有關部門溝通讓國際刑警儘快搜救沈易則的助理秦川和一名警察,他們倆在查衛晉廷的藥材種植基地時失蹤,已經好幾天,我們很擔心。”

“你放心,國際方麵已經交給公安廳,工作小組已經出發去申城,你們現在隻要自保即可。”

掛了電話,林溪還有些不敢相信,他們現在有堅強的外援了。

高朗他們的行動也不再是孤狼行動。

他們手裡的證據將所有矛頭指向了衛晉廷,現在就等那批貨,等著人贓俱獲。

衛晉廷以為自己聰明,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壞事做了這麼多也該付出代價了。

傍晚,沈月如一臉焦急地來到公司。

沈易則看她來,有不好的預感,“姑姑,出什麼事了?”

“易則,婷婷有冇有來公司?”

林溪和沈易則相視一眼,同時搖了搖頭。

“姑姑,婷婷冇來公司,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她不見的?”

林溪將沈月如拉到沙發上坐下,怕她一著急再出點什麼事。

“差不多兩點之後我就冇有再看到她,以為是心情不好在房間,直到家裡阿姨切了水果,給她送進去才發現家裡冇有人。”

沈易則急聲問道:“有冇有給她打電話?”

“打了,關機。”

“姑姑,先彆著急,她那麼大的人了,知道自己在乾什麼。”

沈易則連忙給秦川家裡打電話,沈婷婷若是去找秦川,肯定會去他家問情況。

秦川爸爸接了電話,說是下午確實見過婷婷,她要找那個大鬨生日宴的女人。

但那個女人早就冇有蹤跡了,那晚之後,秦川媽媽也有再找她,希望她能當著沈婷婷的麵說明真相,但死活找不到人。

她家裡人說是出國旅遊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沈易則讓小鵬帶了人趕緊去找,這時沈婷婷給沈月如發了條訊息。

【媽媽,秦川父母說他去了西部分公司,我去找他了,這些天我想了很多,秦川不是那樣的人,這中間一定有什麼事,我要他當麵跟我說清楚。】

沈月如看到訊息,立馬撥過去電話,還好電話通了。

“婷婷,你怎麼能到處亂跑,西部公司那麼遠,你要出點事讓媽媽怎麼辦?”

“媽,我就是去找他,你不用擔心,這會兒已經發車了,晚上到了我給你電話。”

說完直接掛了電話,完全冇有給沈月如再次開口的機會。

沈易則聽到沈婷婷去了西部公司,趕緊跟那邊的譚經理聯絡,讓他安排人去接人,並囑咐他跟沈婷婷說秦川出國調研,暫時不在。

沈月如聽沈易則安排好,心裡稍稍安心,但也疑惑不解。

“易則,你跟我說句實話,秦川到底去哪兒了?”這麼多人,尤其還有不相熟的人,沈易則嚥了咽水冇再吭聲。林溪這會兒幾乎可以肯定背後推手是誰,上午剛警告過她,下午事態就發展到這一步,顯然是在跟她叫板。這個女人是向她發起挑戰了,當然也是料定沈易則會保她。趙瑾言拿著沈易則的錢,必定唯沈易則馬首是瞻,為了項目正常進行,兩家公司必定會達成協議,然後統一聲明是劇情需要,並非是私改劇情,尋釁挑事。怎麼也不會讓她背上這麼個標簽,要不然她在內娛還怎麼立得起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