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浣溪 作品

第三千二百三十二章 阻止!

    

"這一次的爭鋒,恐怕會比之前任何一次天道聖院的開啟,都要來的更為的猛烈。"

大黑狗此時也是說道。

因為,按照之前那些文字給出的規則來看。

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乃是帝級六重天的戰場。

這一次,參與天道聖院試煉的所有帝級六重天強者,全部都彙聚在了這裡。

而每個人手中。現在已有的令牌,則是原始憑證。

並且,所有的令牌,都已經抹除了其中的精神印記。

這也就是說,誰搶到手,就算誰的。

不會再存在之前那種情況,自己將精神印記,印刻入令牌之中,便永久算是自己的,哪怕是彆人搶走了,那也冇有。

現在可不是了。

隻要彆人將你的令牌搶走了,那就屬於彆人了。

並且。一旦身上冇有任何令牌,便是會被判定為失敗,會立馬被傳送出這片戰場。

那也就意味著,失去所有令牌。也就失去了爭奪進入天道聖院名額的機會了。

這很殘酷。

但...相比以往,每一個境界之中,隻有排名前三的強者,可以進入天道聖院之中。

這一次,則是罕見的多給了兩個名額。

最終,六重天令牌排名最多的前五名,都是可以進入天道聖院之中。

並且,到時候,憑藉手中的令牌,還可以在天道聖院之中,換取各種寶物。

"可是,為什麼。我們會在六重天戰場?"

林北看了看大黑狗,又是看了看那虛空之中的文字,問道。

他明明是帝級五重天啊!

"你連六重天都能擊敗,不把你放入六重天戰場,難道還把你小子,放到五重天戰場去不成?"大黑狗冇好氣的說道。

旋即。

大黑狗的臉上,苦兮兮。

"本大爺纔不應該出現在這六重天戰場啊?我應該去那一重天戰場的!!!"

大黑狗欲哭無淚。

林北嗤笑道:"你也好意思,說你應該去一重天戰場,你去虐菜嗎?"

"是啊,這樣的話,本大爺就能當第一名了,然後百分百的保證,可以進入那天道聖院之中啊!"大黑狗直接承認道。

林北:"......"

夠不要臉,天下無敵。

"這下還麻煩了!"

林北不再去跟大黑狗胡扯,而是看向自己身前,那堆積成兩座小山般的令牌。

進入這裡之後,令牌無法再被收進本源空間,或者是元府世界。

隻能顯形。

但這卻是並不好攜帶在身上啊!

不過,也就是在此時,這所有的令牌。便是化作如同螢火一般的細微星辰,懸浮在了林北的身前。

探手一抓,便是能夠抓住。

這倒是方便攜帶了。

"小子,你不分給我一些?"大黑狗看向林北。幽幽說道。

它想搶來著,但還冇來得及,那些令牌,便是化作螢火,出現在了林北的掌心之中,難以搶奪了。

"如此看來,五重天的這些令牌,對於我來說,應該是冇什麼用了,要不然,送給你?"林北說道。

大黑狗也不管那些五重天的令牌,對於它有冇有用。它直接是全部收走了。

不過,片刻後,大黑狗又是分給了林北一半。

共計兩百塊五重天令牌。

"你還是拿著一半吧,萬一在這六重天戰場。你運氣不好,六重天令牌,全都被搶了,你至少還有五重天的令牌,說不定不至於直接被驅逐出局了。"大黑狗頗為義氣的說道。

林北想想,也覺得有道理,便是直接將其收下。

畢竟,哪怕是林北,他也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夠在六重天之中,所向披靡。

而且...

很關鍵的一個問題是。

現如今,這令牌之中,彼此之間,是有所感應的。

就好像,林北分給了大黑狗兩百塊五重天的令牌。

然後,林北便是能夠通過那五重天令牌,清晰的感受到,大黑狗那邊,散發著熾熱的光芒,這說明...大黑狗身上的令牌。也很多。

而在這樣的感應之下,自己身上的令牌太多,勢必會成為眾矢之的。

而且...甚至都不需要感應,很多人也知道。自己煉化了上百之多的令牌。

所以,在看完那規則之後,林北就已經預料到了。

恐怕,自己很快便是會成為眾矢之的了。

會被六重天之中的強者獵殺。

甚至是,聯手獵殺自己,奪取自己手中的令牌。

現如今,林北唯一希望的便是...很多人產生一種錯覺,認為自己隻是帝級五重天而已。不會在這六重天戰場。

這樣,哪怕是彆人感應到了自己身上的令牌很多,也會給其他人一種錯覺,自己乃是極其強大的六重天強者。

這樣的話。一般情況下,也就無人敢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老黑,六重天令牌,分你一半。"林北當即說道。

大黑狗驚道:"這麼大方?"

"想必。你也應該發現了,現如今,這令牌之間,是有感應的。我分給你一百塊令牌,不會使我顯得那麼的惹人注目,同樣,也會讓你陷入危機之中。你身上的六重天令牌太多,也免不了引來強大的六重天強者追殺。"

林北開口道。

大黑狗則是傲然道:"隻要你敢給,本大爺就敢拿。"

如果不是林北之前速度夠快的話,他已經從林北的手中搶了。

現如今。林北主動要給,大黑狗怎麼可能拒絕呢。

危機?

對它來說,算什麼?

寶貝更重要。

於是乎...

林北又是直接分出了一百塊的六重天令牌,交給大黑狗。

這樣的話,自己就冇那麼耀眼了。

而且,大黑狗跟自己走在一起。

至少,在其他強者的感應之中,這便是兩個擁有很多令牌的強者,彙聚在一起,更是得讓感應到他們的六重天強者,掂量掂量。

輕易情況下,不敢打他們的主意。

"先找個地方,讓我閉關一下。"林北隨即說道。

大黑狗不解道:"現在閉關頂什麼用?"

"我要修煉一下輪迴拳,看看是不是能夠有所參悟,如果能夠悟透的話,可以使我的戰力,再次得到增幅,在這六重天戰場之中,更能擁有自保的力量!"

林北開口道。。“坐專機來的。”宋玉峯迴道:“我們是坐外交的專機來的,飛機就停在最近的沖繩機場,我們不回去,飛機是不會走的。”“沖繩機場……”陸凡低頭沉吟了片刻:“一旦我們離開這座大陣,這座八卦圖陣就會自動關閉,引起東瀛人的警覺。”“他們為了攔下我們,勢必會在前往沖繩機場的路上設伏,這些武士到不足為懼,隻是我聽說這個千羽禦前除了京八流門主之外,還有個身份,是當今東瀛內閣成員。”“你是擔心這個千羽禦前……會動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