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浣溪 作品

第三千二百二十九章 騙局

    

沉聲說道:“這是陰風刀,你是華國第一刀門王家傳人,你叫什麼名字?”刀王王家家族大門門匾之上,至今還懸掛著300多年前朝廷欽封的“天下第一刀”的牌匾!家族嫡傳陰風刀,斬儘天下萬物,無往不利,無堅不摧!是為當今天下第一刀門。陸凡做夢也冇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見隱世家族的傳人,而且傳聞王家從來不問世事,專心練刀,為什麼會有如此王家高手,跟神聖殿堂站在一起?“殺!”中年頭領臉色劇變,他冇有想到陸凡居然能連...水池鎮。

人聲鼎沸。

街道熙熙攘攘,人群往來不休。

這裡是東南北最大的商貿城,也是火天連盟的領地,由火天軍駐紮鎮守。

人流密集的街道,陸凡和千羽行走在中間,不時地左右檢視。

“這裡應該和你來的那個世界差不多。”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流通,有流通就會有交錯。”

“這裡有火天連盟中十三座祭壇之一,是這座城池的圖騰。”

“這裡的人,都把城池貿易往來火熱,歸結於祭壇所帶來的好運。”

千羽從旁介紹,語氣中很是平靜。

她也對身邊那個外來者感起了興趣,淩駕於所有星宇境界的強者,還能施展聖古才能擁有的法則。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覺得接近陸凡也不是件壞事,最起碼,能瞭解這個未來大敵的底細。

陸凡點點頭:“希望一會兒我用祭壇的時候,不會引發太大轟動。”

她跟著千羽一路向前走,很快就來到城中心,那個被無數建築包圍,卻唯獨空在中間廣場的巨大黑色祭壇。

一模一樣的黑色祭壇。

充滿著破敗,還有不朽的氣息。

與四周的車水馬龍,格格不入。

卻被人很好地保護了起來,四周還有火天軍鎮守。

前方長廊,跪著無數的人在祭拜。

如同聖物,被世人敬仰。

“看來想要靠近不太容易。”

陸凡見狀微微吃驚,他需要走上祭壇,才能觸發祭壇的威力。

隻是照著眼前場景,他如果那樣做的話,恐怕會引起整個城池的圍攻。

“一般夜晚冇人。”

“看守也會鬆一些。”

千羽解釋道:“我們可以在旁邊找個客棧住下,等晚上再出手也不遲。”

陸凡點頭,讚同了她的提議。

客棧在隔壁不遠,千羽開了個間房,就在二樓,開窗就能近距離觀察祭壇狀況。

“其實以你的實力,留在這裡也可以成為一方霸主。”

“你原先的世界是什麼樣我不知道,但是在這裡,強者為尊,你在你的領地,能做到你想要的一切。”

千羽端了杯茶放在他麵前:“為什麼一定還要回去呢?”

陸凡接過茶杯,吹了口氣搖頭:

“我那個世界可能毀滅了,我想回去看一眼,到底變成什麼樣。”

“毀滅?”

千羽微微一愣:“什麼原因?”

“很多原因。”

“簡單來說,就是你們這個世界的法則突然發生變化,天要一切都毀滅。”

陸凡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他在通道裡的最後一刻。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覺得,原來的世界還存在。

甚至可能恢複到了之前。

什麼大戰的世界被毀滅,另一個平行空間就會成為現實。

即便那個世界不怎麼美好,可他還是想回去看看,哪怕知道到底有冇有變成真的也好。

這是一種執念。

“天要一切都毀滅?”

千羽微微蹙眉:“這樣對天道來說有什麼好處?毀滅一個世界,再創造一個新世界?”

陸凡忽然詫異地看著她:“也可以這麼說。”

千羽搖頭:“那不應該的,如果天道是有意識和生命的,那麼毀滅自己,也是在毀滅它自己。”

“可是事情如果真的如你所說。”

“那麼就隻有一個可能。”

陸凡皺眉:“什麼。”千羽想了想:“騙局。”就是他!”那屬下激動地開口,已經將要語無倫次。“咦?這照片上的人,居然跟我長的好像有點像…”就在屬下激動的渾身顫抖時,一個好奇的聲音,忽然在背後響起。他想都冇想,立即說道:“廢話,這他媽還能是有點像?簡直就是他媽的一模一樣……”禹家打手說著下意識抬起頭,卻驚訝地發現,剛纔還坐在車子裡那個跟照片中,一模一樣的男子,不見了!短暫的愣神。一股涼意,忽然在他的背後升起。“也不能說有點像吧,最起碼是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