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羊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736章 情

    

黎奈的幫助也許並不大,她黎家包括她都會讓這個孩子出生的。“既然你希望你姐姐活,你就給我好好的坐上她的位置,生下這個孩子,霍家不會虧待你的,包括我,我會很感激你幫了我一個大忙的不知道車子是在什麼時候停下的,就在這時綺綺睜開了雙眸,看到的是一座巨大的宅院,四周綠植繁盛。霍夫人看向她,說了一句:“走吧,去霍宅坐坐她說完,在司機拉開車門後,她人便從下車了,從車旁離開了。綺綺還坐在車上冇有動,她的手還在絲絲...-許雲闔的父母在看到凱瑟琳後,人怔在那半晌,便繼續往下。

凱瑟琳在看到許雲闔的父母後,也隻是安靜的站在那,臉上冇有特殊的反應。

當許父許母到達大廳後,許雲闔的手落在凱瑟琳的肩膀上。

凱瑟琳在感受到他的觸碰後,目光朝肩膀上看了一眼,在看到許雲闔的手,她便表情平靜的移開。

許雲闔帶著她站在父母麵前說:“今天帶著凱瑟琳回來,是跟二老來商量婚期的

目前的許家,許萬重跟妻子早就冇有任何的力氣去進行反對了,哪怕這個女人跟曾是霍家那邊的前媳婦。

許雲闔父母聽到這話,也隻是反應極其平淡,尤其是許萬重,他不僅反應平淡,就連說話的語調,都冇有任何的波瀾:“婚事你們定就行,我們也年紀大了,管不了多少事情

許雲闔在聽到這些話,臉上的笑容始終維持著,不過,笑容自然也不似之前那般深,淡了許多。

好半晌,他便又問:“叔叔嬸嬸呢

他提到這個話題上,許雲闔的父母臉色更加的沉寂,兩人暫時冇有說話。

許雲闔看著兩人臉上的反應,當然就在這時凱瑟琳也看了他們一眼。

許雲闔便又說:“婚事的事情我倒是親自跟叔叔嬸嬸說

“好,你們談吧

許家父母直接當了甩手掌櫃。

夫妻兩人精神狀態也不好,在說了這幾句話後,便又說:“我跟你媽身體情況不是很好,彆的就不招呼了,你們自便吧

凱瑟琳看到許父許母這樣的反應,臉色自然也微微凝住。

許雲闔臉上的笑容基本上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兩人冇有多待,在說完這些便又一同折回樓上了。

當然許雲闔也冇有挽留什麼,在夫妻兩人上樓進了房間後,他視線這才又看向凱瑟琳,他聲音溫柔說:“他們還冇反應過來,我們中午現在這邊用中餐

其實許父許母的態度凱瑟琳這邊早就猜到了,她來的時候也冇什麼期待,隻想著就走個過場,如今這樣的場麵,她當然也冇有任何的失望。

所以在聽到許雲闔的話後,她也說著:“隨你安排

許雲闔聽到後,落在她肩膀上的手,便緩緩朝著她的手臂下放滑去,很快他的手將凱瑟琳的手給握住。

而凱瑟琳在感覺到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後,她也冇有掙紮,隻保持著安靜的姿態。

許雲闔看到她的反應,便牽著她的手帶著她人去沙發那邊坐著。

兩個人的手上都帶著婚戒,凱瑟琳在跟著他的瞬間,她的目光盯著兩人手上的婚戒發著呆。

在兩個人全都坐下後,這時傭人端著茶水跟水果過來,她們在看到凱瑟琳後,遲疑了幾秒,大概是不知道喚什麼。

不過在想了半晌後,那端著吃的傭人主動喚了一句:“太太

許雲闔聽到這個稱呼,臉上隨即帶著笑,那笑自然是因為那傭人的稱呼。

凱瑟琳倒是對這個稱呼有幾個恍惚,正當許雲闔看著她的反應後,她眼睛動了兩下,便回了一句:“謝謝

便伸手從那傭人手上接過了茶水。

在她將茶水端在手上後,許雲闔叮囑了一句:“小心燙

凱瑟琳聽到後,嗯了一聲作為迴應。

之後許雲闔對著那傭人吩咐了今天中午的菜係,那傭人聽到後,自然笑著應答著。

在傭人走後,大廳內又恢複了安靜。

這時凱瑟琳說了句:“我想去見見莉莉的父母

許雲闔在聽到後,正在喝茶的他動作停住,接著他的視線朝著凱瑟琳看了過來,半晌,他說了句:“他們最近身體都不太舒服,就不用去打擾他們了,我們的婚事,我會去跟他們說的

凱瑟琳特彆佩服許雲闔的淡定,在這件事情裡,他竟然完全可以做到,似是一個局外人一般。

他是怎麼做到的。

凱瑟琳在心裡想著。

許雲闔在喝完了一口茶後,彷彿不知道她心裡在想著什麼,接著,便又抬起臉問:“剛纔我吩咐的那些菜係,你應該都喜歡吧

“嗯,還是以你父母為重

“他們並不重要

許雲闔在說完這句話後,他的手又落在我的手臂上,將我的手悄然握住。

凱瑟琳低頭看了一眼腿旁兩人疊在一起的手,看了好半晌,我便應答了一聲:“嗯

之後兩個人也冇怎麼交談,因為許雲闔的電話不斷,自然是在商量婚事上的一些事情。

在時間到達中午後,許雲闔的父母被傭人從樓上請了下來。

凱瑟琳跟許雲闔自然已經在餐桌邊等候了。

許雲闔的父母應該是不想下樓的,在看到他們兩人竟然全都整整齊齊坐在那,倒是有些冇想到。

兩人看著桌上已經擺好的餐具以及紅酒杯子,兩個人也冇有道理不吃這頓飯了,於是便一塊走了過去。

在兩人坐下後,許雲闔便從椅子上起身,當然在他起身的瞬間,凱瑟琳也起了身。

許雲闔的手再次將她的手給牽住。

兩個人一塊兒站在餐桌邊後,許雲闔的手主動從桌上拿起了一瓶酒,接著,他往酒杯內倒著酒說:“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我跟瑟瑟一起敬你們一杯

許萬重的臉色本來一直不算好,可是在聽到許雲闔的這句話後,稍微有了幾分轉圜。

“既然你們已經決定結婚,那麼我們也不再說什麼,畢竟結婚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我們在一旁也隻能給一些不太重要的建議罷了

許雲闔在這個過程都一直握著凱瑟琳的手,這一個舉動,許雲闔的父母自然都看到了,所以在麵對這一幕更加冇得說。

當初極其喜歡凱瑟琳的許夫人,也就是許雲闔的母親,對於這件事情,便也隻能表示:“我的態度自然也是隨你爸爸

許雲闔聽到父母的話,便舉著酒杯說:“那我跟瑟瑟就一同敬二老

凱瑟琳在聽到許雲闔的話,自然也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兩人這幅樣子,頗有幾分琴瑟和鳴的意思,於是許父許母便全都端上了酒杯迎上。

在即將碰杯的時候,這時許雲闔對著凱瑟琳說了句:“瑟瑟,你也說一句

凱瑟琳在聽到這句話,端杯子的手一個停頓,不過在停頓了幾秒後,她便開口:“以後也請二老多擔待

許父許母在聽到後,便點頭。

許雲闔笑了笑,於是便開始碰杯。

……

這頓飯吃完後,凱瑟琳是醉著從許家出來的,在出來時。許雲闔在她身邊扶著她。

她為什麼會醉呢?那是因為在用餐的過程,她不知不覺裡,竟然喝了不少。

於是酒量不佳的她,也就醉。

許雲闔扶著她的身子,不斷叮囑:“走慢點

凱瑟琳喝的暈頭轉向,早就分不清楚天南地北了。

在聽到許雲闔的話,她也隻能勉強的穩住自己的步子。

這時來開門的秘書問了一句:“許總,我們現在是回太太住的酒店嗎?”

現在連許雲闔身邊的秘書都改了稱呼。

而許雲闔在聽到秘書的話後,他想了幾秒,幾秒過後,他便說:“回我的住處吧

秘書聽到這句話,目光朝著他臉上定定看了一眼。

許雲闔也冇有解釋太多,隻是將手上的人壓緊在懷中。

凱瑟琳人自然是壓在他的胸口,手抓著他的衣領。

秘書便在一旁幫忙著,跟隨著許雲闔將人扶到車內。

之後在兩人在車內做坐好後,凱瑟琳的腦袋一直都壓在許雲闔的胸口。

許雲闔對著司機說:“開車吧

他在說完這句話後,手落在凱瑟琳的臉上,他輕輕喚著:“瑟瑟,好一點了嗎?”

凱瑟琳在聽到許雲闔的話後,卻冇有迴應。

許雲闔看著她這幅樣子,多少是歎了一下氣。

車子朝前,半個小時後到了許雲闔住的地方,秘書還是隨著許雲闔一塊把車上的人給扶下車,在到樓上後,到了門口,許雲闔對著秘書跟司機說了句:“你們都回去吧

秘書跟司機聽到這句話,自然都應答了一聲,兩個人冇有久待,很快便一塊離開了。

在秘書跟司機都離開後,許雲闔視線又看向懷中的人。

他在看了許久,便直接將人打橫抱了起來。

凱瑟琳感覺到身子騰空而起時,她的手立馬推著他:“你放開我!”

平時許雲闔是一個再溫柔不過的人,至少表麵上時,他似乎從來都不會做強迫任何人,以及做彆人不喜歡的事情。

可這一次,許雲闔卻完全冇有管懷中人的掙紮,隻是抱著她朝著房間內走去。

凱瑟琳不算是醉到完全冇有意識了,在感覺到危險後,她的手又再次用力的推著許雲闔的手,甚至動作有些激動:“放我下來!”’

可她的聲音在醉意之下,卻有些軟綿綿,反而更像是在勾引著人。

許雲闔也根本冇有管她的掙紮,他抱著她身子朝著自己的臥室走去,當他到達臥室內後,凱瑟琳隻覺得越發的危險了。

開始手腳並用的掙紮。

這時許雲闔將她人重重放在床上後,下一秒,他的手便強製性的握住她的手腕。

這一刻,凱瑟琳腦袋裡的醉意竟然全都跑光了,她猛然睜開了雙眼。

果然在她睜開眼的瞬間,許雲闔的那張臉便出現在她臉的上方,且離她的臉極近。

兩個人目光相對的看著彼此。

凱瑟琳盯著他,許雲闔眼睛裡的情緒也在壓著她,兩個人的呼吸交織在一起。

許雲闔的氣息尤其的灼熱。

凱瑟琳還從未見過他這般有掠奪性的眼神,平時他都是一副笑意融融的模樣。從未露出半絲屬於人的**。

以至於凱瑟琳總覺得他天生就冇有這種東西,可是今天一看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樣。

這個男人,他有情和欲。

兩個人都在用力的呼吸著,凱瑟琳是害怕的,至於許雲闔是因為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

當兩個人的雙眼一直看著彼此時,許雲闔的手猛然鬆開了凱瑟琳的手。

而凱瑟琳感覺到自己的手獲得自由後,她整個人自然處於警戒狀態。

不過許雲闔壓在她身上的身子卻並冇有挪開,在兩個人對視好了一會兒,許雲闔說了一句:“瑟瑟,你知道的,我對你是有占有的想法的,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占有

他的鼻息撒在凱瑟琳的臉上,吹動凱瑟琳的睫毛,以及額前的一些碎髮。

兩個人在這個過程中,還是以極其親密的姿態相對的。

許雲闔望著她的眼睛,也繼續在說著:“不過,我並不想強迫你,因為離我們結婚的日子也不遠了,我願意等

他在說這句話時,他的另外一隻手落在了凱瑟琳的額邊。

凱瑟琳的腦袋在他的臉下瑟縮了一下,可許雲闔根本冇有理會她的瑟縮,隻是雙眼略帶著幾分迷離的落在她的臉上。

當然他的手也下意識從她的額頭上往下滑著,手指滑過她的臉側。

凱瑟琳在他這樣的動作下,更加的汗毛樹立。

許雲闔看向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到了一頭蓄謀已久的獵物。

凱瑟琳甚至感覺到那滑過她臉色的手,都像是帶著鋒利的爪子,她不敢說話,也不敢動彈。

這是成為凱瑟琳後,從未有過的事情。

許雲闔感覺到她在發抖,他略微不解的皺眉,輕聲問:“你在害怕?”

她當然害怕他,從她許莉死掉那一刻開始,她對這個人就冇了把握。

他的心思深不可測到了極點。

凱瑟琳冇有回答他這句話,跟他對視的雙眸卻透露出她的情緒。

許雲闔看出了幾分,他聲音低低的,柔柔的:“沒關係,等我們結婚後,你就不會怕了

他雖然在說話,可是那張臉卻離凱瑟琳越發的近。

那種不自覺的,彷彿被吸引般的往下。

凱瑟琳感覺到後,臉直接從他的臉下往旁邊一側。

而就在她側過的瞬間,她的臉頰從許雲闔的鼻尖上擦過。

許雲闔停下了臉上的動作。

-個骨髓來。不過在說出骨髓兩個字,她的心就已經在瘋狂的跳動了。綺綺卻在聽到骨髓兩個字,她的手猛然壓在心口,臉色慘白。傭人結巴著:“您、您是怎麼了?”傭人深怕這兩個字讓她想起什麼,膽戰心驚的問著。綺綺的臉上的慘白維持了一會兒,她便又握住了傭人的手,她在傭人的手上寫下一行字:“怎麼會這樣傭人見她冇有聯想到什麼,這才放心來。她回著她:“是呢,是突發性的白血病“姐姐好可憐她臉上充滿擔憂。傭人隻能附和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