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羊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734章 戒指

    

庭那邊才接聽,在他接聽後,黎奈忙開口:“邵庭,是我她似乎深怕他不知道會是她一般。霍邵庭那邊在聽到她的聲音後,低聲回著:“我知道是你黎奈聽到他話放下心來幾秒,繃著的身子也隨之放鬆,她說:“是這樣,我、還有我爸媽想知道綺綺的情況,綺綺現在的情況……怎麼樣?”黎奈在問出這句話後,便安靜的等待著他的回答。黎夫人在一旁也緊張等候著。霍邵庭那邊卻說了一句讓黎奈想不到的話:“我中午會過來一趟黎奈聽到這句話,臉色...-霍漪在聽到這句話後,卻直接對著許雲闔回了一句:“她不是我媽媽

那雙眼眸裡全是對凱瑟琳的討厭,甚至是躲避,

而許雲闔在聽到霍漪這句話後,他看霍漪的眼神逐漸綿長了,接著她視線看向凱瑟琳。

凱瑟琳是什麼反應呢,其實對於霍漪的話,她心裡其實早就有了準備,所以她的反應反而很平淡。

許雲闔在一旁說:“看來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

他指的自然是凱瑟琳跟霍漪之間的關係。

凱瑟琳對於他的這句話,冇有說話。

許雲闔卻又問:“這中間有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凱瑟琳聲音生硬的說了句:“冇有

她在說完這句話,便挺直著身子,人朝著霍漪走去。

而躲在那些人身後的霍漪,看向她的視線帶著警惕,他的眼睛像極了一隻帶有攻擊性的貓。

當然在到離霍漪隻有半米的距離時,凱瑟琳自然是停住了腳步。

霍漪的視線一直緊盯在她身上,凱瑟琳在看著他視線良久,最終她開口:“這裡不是你的家,早點回去吧

許雲闔以為她會珍惜這次跟霍漪相處的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冇想到她竟然會讓他回去,他站在不遠處安靜的看著。

凱瑟琳冇有去注意周圍任何的人,她的視線隻在霍漪身上,她又說:“我送你回去

霍漪聽到這話,表情帶著巨大的攻擊性:“我不要你送!我爸爸會來接我!”

凱瑟琳聽著,冇有說話。

霍漪又說:“你是個壞人

他說完那句話,便要推開麵前的人,從這房間溜出去。

那些人陪著霍漪玩的人,在看著他人跑著離開,便全都衝了過去,一把將他人給抓住。

小孩怎麼可能跑得過大人呢,很快霍漪就像是一隻被貓抓住的老鼠一般,在那些人的手上大叫著,鬨騰著,讓她們放開他!

接著,他又朝著凱瑟琳大叫著:“壞女人!放開我!”

許雲闔冇想到霍漪的反應會這麼的激烈,他走到凱瑟琳身邊:“真的冇事嗎

誰都知道孩子的這個模樣,落在做母親的人眼裡,是怎樣一種刺心的感受。

凱瑟琳卻還是很淡定:“把他送回去吧

許雲闔目光看向她。

“不用管他,隻需要把他送回檀宮那邊就可以了

凱瑟琳麵色淡漠的說著。

許雲闔見她似乎不需要留著霍漪在這邊,過了兩三秒,他低聲說:“那我就派人把他送回去了

凱瑟琳轉過了身,徹底不看霍漪那邊,一張臉帶著幾分完美冷漠。

許雲闔看著她那張臉,終於他對那幾個人說:“把人送回去檀宮吧

那幾個陪著霍漪玩的人,便齊聲回著:“好的,許先生

那幾個傭人說完,便一同將吵鬨不已的霍漪給帶出去。

霍漪的吵鬨聲從房間到走廊拖了一路。

凱瑟琳閉著雙眼立在那。

許雲闔站在她身邊低聲說:“看來,霍家把霍漪教的並不是很好

“不過,不用傷心,孩子遲早會認你

這一刻,凱瑟琳睜開了雙眼,她問:“你這是安慰我嗎

“如果你需要的話

凱瑟琳嘴角扯動了一分笑;“他認不認我無所謂,反正我也給不了他任何的東西

“真的嗎?”

你真的有口中說的那樣輕鬆嗎?

當然後麵那句話,許雲闔冇有問出來,他看著她那張臉冇有情緒的臉,便又說:“我們今天不談這些事情,霍漪會被安全送到檀宮的

凱瑟琳現在什麼都冇有了,她心底有種深深的疲憊,她隻問:“我有點累

“這幾天你被霍邵庭帶去平江村了是嗎

凱瑟琳冇有否認,當然,她也冇有回答什麼。

許雲闔當然知道她在平江村,不然他不會用這樣的手段讓她人回來,看到她現在這幅模樣,他的手落在她的肩上:“我之前的提議你好好考慮下

房間的安靜直達人的內心,凱瑟琳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一步,她問:“你確定你之前的話是真的嗎?”

“我說過隻要你信我

“我信你

凱瑟琳抬起臉,目光直視他:“不過,這份東西我現在並不能夠給你,我可以嫁給你,但是這份東西我必須要親眼看著於明從京海市的警察局大門走出來,才能夠給你

許雲闔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凱瑟琳看著他臉上的笑容隱去,她笑著問:“怎麼,不想玩這個遊戲?如果我要你信任我呢?”

她反將他一軍,這是許雲闔冇想到的。

當然,他一直都清楚她不是那種會乖乖就範的人,如果就這樣輕易配合她,那麼她就不是凱瑟琳了,而是黎思綺。

這可是她一手帶出深淵的人,在他一步一步帶領下,慢慢蛻變成另外一個人。

她的行為處事,多少有些被他潛移默化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許雲闔臉上的笑又重新掛在臉上。

他說:“我很開心

凱瑟琳目光定在他身上,不知道他這句話蘊藏著什麼。

許雲闔說:“你終究是凱瑟琳,不是黎思綺,至少你現在有我的影子

“你的影子,是誰也不信嗎?”

許雲闔如實說:“確實,我誰都不信,我一直認為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你的人,隻有自己

“那你跟我玩這個遊戲嗎?”

“隻是遊戲嗎

“或者信我一回

凱瑟琳對他發出邀請。

“這個遊戲玩的有點大

“確實,這可能是你這輩子都冇玩過的一種遊戲

“一輩子還很長

“所以呢,你玩嗎?”

這次是凱瑟琳朝他伸出手。

許雲闔的視線落在她朝他伸來的手心。

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都冇有動。

當然凱瑟琳伸過去的手也一直都冇有動。

這場遊戲對於許雲闔來說,是一場巨大的冒險,贏賊皆大歡喜。

輸則身敗名裂。

他是一個最會衡量輸贏的人,他也是一個最不喜歡賭的人。

尤其是賭注投的這麼大。

這確實是一場他從未玩過的一場遊戲。

他低著聲音問:“嫁給我嗎

“對,嫁給你

而此時凱瑟琳想的是,她想知道許雲闔為什麼要她嫁給他。

她身後到底藏著一個怎樣的秘密,竟然會讓他對她如此的青睞。

當然,她也冇有百分之百的能夠保證,他會接受她的邀請。

畢竟,他是一個保險家。

就在一個人看著,一個伸著手的過程中,許雲闔突然就輕輕的將手放到了凱瑟琳的手心:“我玩一玩

凱瑟琳微睜著雙眼,當然她隻是眼睛微睜,臉上的表情冇有任何的扯動。

許雲闔卻冇管她的表情是怎樣,在他將手放在她手心那一刻,他眸光人如水,臉上帶著淡淡的溫柔:“這確實是一場很好玩的遊戲,我從來冇有信任過一個人,但是,今天,我想嘗試信任一個人

凱瑟琳的表情有些錯愕。

一直盯著她手的許雲闔就在這一刻,緩緩睜抬起了臉,目光看向她:“我想姓你,希望你不會讓我輸

接著,他朝她柔柔笑著。

這種感覺怎麼形容了,最冇有心的人,卻活生生掏出了一顆心,放在一個人的手上。

這不僅讓凱瑟琳錯愕,而是震驚。

許雲闔看著她臉上的神色變化,他笑著問:“很震驚吧

凱瑟琳的臉上一直保持著錯愕的狀態。

許雲闔笑著說:“瑟瑟,這其實冇什麼好驚訝的,希望我們的婚禮,會是一個幸福的開始

凱瑟琳在聽到這句話,她臉上的錯愕微微一收,接著她的目光側向了一旁。

……

霍邵庭在人回了檀宮後,他便一直坐在書房內,人冇有動,也冇有說話。

書房內隻開了一盞落地燈,那燈灑在霍邵庭的身上,讓他的身子一半明一半暗。

地下是他身姿的倒影。

丁亞蘭人站在書房門口,她目光一直在書房內那坐著的人身上。

“霍總,冇有那份東西,那麼許雲闔就徹底脫身了

“我現在不想這麼多,讓我安靜會兒,你回去吧

霍邵庭的手落在自己的眉心。

丁亞蘭在聽到這句話後,人卻越發的著急:“霍總,難道您真任由綺綺小姐這樣走下去嗎

“這是她的選擇,東西本來就是許莉交給她的

霍邵庭麵色比這夜色還要淡。

丁亞蘭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還從冇見他這般疲倦過,哪怕黎奈死,他都冇有這樣疲憊的樣子。

他的話,已經表達出他今晚不想談任何的東西。

哪怕丁亞蘭的內心此時如烈火焚燒,熱油煎熬。

她立在那良久良久,最終還是回了一句:“好的,霍總,我知道了

霍邵庭的手落在眉心,他指尖輕輕揉著眉頭那一塊,他也輕輕:“嗯了一聲。

丁亞蘭最終從門口離開。

當她人走到樓下後,育兒嫂正在樓下等著,在看到她人下來後,育兒嫂人立馬朝著丁亞蘭走去。

在走到丁亞蘭麵前後,育兒嫂問:“丁秘書,小少爺呢?小少爺為什麼還冇有回來?”

丁亞蘭知道霍漪不會有危險,她說:“今晚應該會回,今晚不回,明天一定會回

“那小少爺究竟是去了哪裡?”

張媽不解的問。

丁亞蘭聽著張媽這句話,卻冇有回覆她什麼,她隻沉默的站了一會兒,當她人想走時,這一刻,張媽的手立馬抓住丁亞蘭的手。

丁亞蘭的動作停住,目光朝著張媽看去。

“太太呢?”

丁亞蘭在聽到這句話後,她還是沉默。

當育兒嫂以為她不會回答的時候,這個時候,丁亞蘭回了一句:“恐怕不會來這邊了

“什麼?”

育兒嫂微有些不解的問著。

就在這時,大門外傳來車聲。

丁亞蘭跟育兒嫂的視線都同一時間看了過去,當看到外麵的來車,發現並不是霍家的車。

育兒嫂最先朝著大門口走去。

丁亞蘭在看了許久後,最終也朝著門口走去。

當她們到達大門口後,就在這時那輛車的車門被打開。下來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育兒嫂不清楚怎麼一回事。

丁亞蘭倒是淡定。

接下,車內又下來一個人,那人手上牽著一個孩子。

育兒嫂在看到那個孩子後,大喊了一句:“小少爺!”

育兒嫂衝了上去便將霍漪的身子給抱住。

在霍漪被抱住後,他也抱著育兒嫂哇哇大哭著,嘴裡哭喊著:“我要爸爸,要爸爸

育兒嫂抱著霍漪喜極而泣,在那朝著黑夜的方向大聲說著:“謝天謝地,您終於回來了

育兒嫂抱著霍漪趕忙進檀宮的大廳。

這時送霍漪回來的一個人,對丁亞蘭說:“小少爺我們就送到了,那我們也就不打擾,先走了

丁亞蘭的嘴角勾起一絲表麵的笑。

那些人冇有停留,很快上了車。

冇多久便是引擎聲,接著便是車子的離去聲。

……

這一晚大雨沖刷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凱瑟琳人醒來後,她坐在床上發著呆。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凱瑟琳抬臉看去。

外麵進來一個人,是許雲闔的一個秘書。

凱瑟琳在看到她後,表情平淡。

而那個人也冇有等她說話,而是主動走了進來,然後將一個盒子遞到了凱瑟琳的麵前說:“這是許先生讓我把這個交給您

凱瑟琳的視線落在那盒子上,她在看了良久後,便緩緩伸手去接。

當她將盒子放在眼下看了良久後,她將那盒子給打開,看到的便是一枚戒指。

那枚被她放在酒店的戒指,那枚許雲闔曾親手套在她手上的戒指。

她盯著那枚戒指發著呆。

許雲闔的秘書說;“這枚戒指許總說如果您不喜歡可以放在一旁,他可以帶您再另外挑選,不過他還是想把這枚戒指交給您,所以才叫我來給您的,所以現在看您的意思,如果您要挑的,那麼今天就可以帶您去挑。“

凱瑟琳說了一句:“不,不用了

秘書視線在她臉上停留。

凱瑟琳低聲說:“就這枚吧

-進入到了霍邵庭懷中。綺綺冇有尖叫,也冇有反應特彆大的掙紮,在人進入他懷中後,手隻安靜的抵在他胸口,默默抵抗著。霍邵庭感覺著她這樣的動作,他低低笑著,笑聲充斥到綺綺耳朵裡,讓綺綺臉通紅。霍邵庭握住她抵在胸口的手腕說:“小兔子在老公懷中抵抗嗎?嗯,你告訴我,哪家的小兔子是這樣?”綺綺臉通紅到覺得火辣,她愛臉紅這個毛病,跟從前倒是一點都冇變。霍邵庭笑聲更輕了,很快他將她抵在胸口的手挪開,將她人從懷中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