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悍妻 作品

第906章 甄依篇187

    

?”公主微怔。陳國公看著公主,見她眼睛和鼻頭都有些發紅,且聲音略帶哽咽,應該是哭過,他的心一沉。“公主,能否借一步說話?就幾句。”陳國公問道。公主看了他一眼,道:“進去說。”說完,便先進了去。迎了陳國公進正屋,公主打發了人出去,問道:“守業,怎麼了?魂不守舍的。”公主夫婦私下和陳國公十分熟悉,因此私下都是稱呼名字。陳國公看著公主問道:“公主,您實話跟我說,靖廷出什麼事了?”公主微怔,“什麼意思”陳...第906章甄依篇187

薛奇山說完話,就推著薛將軍從高高的城牆上跳了下去。

甄依看著眼前的一幕,忍不住高喊一聲:“不要。”

可是隨著甄依的一聲不要一起落地的,就是薛奇山和薛將軍兩道身體的落下。

陳守業早已經先行一步,想接住薛奇山,可是還是慢了一步,等他疾馳到城牆下的時候,隻聽到了兩聲沉悶的聲響,見到了兩團血肉模糊的身體。

他走到薛奇山的身前,抱住他的身體,血從他的身體裡汩汩湧出,他那張俊臉在已經分不清樣子,但是陳守業卻看得分明,他在笑著,溫柔祥和,和往日一樣。

“照顧好她,那是個好姑娘。”

“我不是故意要和你搶的,我是真的喜歡她。”

“你也是個好的,怪不得她喜歡你。”

“真好啊。”

……

陳守業已經聽不清薛奇山在說什麼了,他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他身上的血漸漸變涼,涼到冰寒徹骨。

薛奇山下葬了,他那通敵叛國的父親被兵士們扔到了荒野。

薛奇山下葬那日,陳守業陪著甄依來到了他的墳旁,風致楚楚,驚豔時光的美男子終於還是變成了一抔黃土,寂寞又荒涼。

“小姐,甄平幸不辱命,將糧草帶回來了。”甄平突然從她身後喊,甄依回頭看著甄平,有些反應不過來。

“糧草?”

“薛公子說過,這大周是你喜歡的地方,有你的親人和喜歡的人,所以,他不能做對大周不利的事情。”

“所以,他劫持的糧草,並冇有交到敵人手上。”

所以,他其實一直知道甄平是他的人,還留下他,讓他發信號救他,讓他傳話給她。

甄依回頭看著黃土掩蓋的墳頭,眼中的淚水,再也忍不住。

他們之間,可能不會有男女之情,但是真的可以做朋友的,但是這樣的機會,卻被她錯過了。

重生一世,她是想彌補遺憾的,她終於可以和陳守業在一起,一生一世了,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可是她的遺憾卻落到了薛奇山的身上。

或許,這就是人生。

陳守業眼見著甄依這幾日為了薛奇山失神,心疼不已,抬手就將她攬入了懷中,拍著她的後背輕聲安慰,卻不想,這一幕,落到了來祭拜薛奇山的甄大將軍眼中。

“陳守業,你給我站住,看我不打死你。”甄大將軍拎著自己的劍就去追趕陳守業,甄依跟在他的身後勸說,他都仿若未聞。

甄依又喊了幾聲,索性就閉了嘴,翁婿之間,哪有和平共處的,他們的戰爭,纔剛剛開始呢。

不過,看著他們因為自己爭鬥,心底都是甜蜜的。

重生一世,隻願這甜蜜能夠持久下去,直到永遠。

茂城將軍府中,窗外雨潺潺,瑾寧翻了個身,猛地就坐了起來。

“又做噩夢了?”因為之前瑾寧做了噩夢,靖廷睡得也不踏實,見瑾寧坐起來,趕緊起身,將她拽入懷中,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像是安慰一個孩子。

“不是噩夢,我夢到父親母親了,他們真的生活在一起了。”

“你哪年不做幾次這樣的夢,他們葬在了棗園,肯定是幸福地在一起了。”

“靖廷,我夢到他們了,夢到母親回到了還冇遇到父親的時候,然後他們重新遇上,收拾了周氏,幫外公穩固了靖邊。”

“靖邊?”靖廷笑著問。

瑾寧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大周的版圖上根本就冇有靖邊這個地名。

還有冠軍侯,冠軍後夫人,薛將軍,薛奇山,這些人好像真的冇有。

看來,真的是一場夢。

“也可能不是夢,咱們的這一世和上一世經曆就有不同,遇到的人自然也就不同。”

“也是。”

“瑾寧,嶽父嶽母肯入你的夢,肯定是想告訴你,他們很幸福。”

“我知道。”

“那以後你若進了嶽父嶽母的夢中,也要讓他們知道,你有我了。”

“好。”

窗外,雨依然連綿下著,點點滴滴,被靖廷攬在懷中的瑾寧卻冇有絲毫的冷意,身邊這人啊,火爐一般,想必,這樣的溫暖,母親也能得到,不管在哪一個世界裡。

願你們安好,願我們安好。

【全書完】穿青色雲緞叉腰鳳尾裙,纖穠合度,英氣中略添嫵媚,和靖廷的青色衣裳也十分搭配。梳的髮髻未曾見過,是三個環在頭頂上排開,冇有多餘的頭飾,甚至連簪子都冇有,隻是在三個環的前頭綴了一朵薄金小菊,那麼一點綴,竟然不覺得單調寡淡。兩側環發垂下,剛剛垂到耳墜,恰如其分地露出紅瑪瑙流蘇耳環,這耳環嬌俏活潑,為整個妝容添色不少。靖廷一時看呆了眼。是嬤嬤咳嗽了一聲,他才猛地回過神來,也下意識地跟著咳嗽了一聲,看著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