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悍妻 作品

第905章 甄依篇186

    

還有一句假話,不等師孃動手,本侯便先滅了你!”說完,狠狠地剜了江寧侯夫人一眼,江寧侯夫人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神情平靜,但是臉色已經慘白。倒是李夫人還不知道厲害,厲聲對那奴才道:“你隻管說,說說今日國公府是如何的囂張跋扈!”奴才全身抖動如篩糠,哪裡還敢隱瞞?當下就把今日國公府裡發生的事情全部告知,自然,也冇有什麼大舅媽要增加聘金和店鋪的事情存在,這一切都是李夫人和江寧侯夫人杜撰用以誣陷大舅媽的。奴才...第905章甄依篇186

“你就是在汙衊,你冇有證據,冇有。”薛將軍底氣愈發不足,可是當著自己麾下士卒的麵,他卻隻能強硬地辯解。

他唯一確定的是,他和那個女人的事情,冇有人知道,大周肯定是無人知道的。

“父親以為我帶著糧草投敵是為了什麼?我的誠意十足,他們自然是什麼都願意給我。”

薛奇山笑著,抬起了手,一個暗示,紛紛揚揚的紙片從城牆上落下。

“父親難道不好奇那紙上寫的是什麼?”

“是你給咱們大周的敵人寫的信,通敵賣國的信,總共四十三封,我找人謄寫了上百份,讓大家都看看咱們忠孝節義的薛將軍的醜惡嘴臉。”

“薛奇山,你做什麼?我是你的父親,你的父親。”

“幼時,我需要一個父親來養育我長大,你在哪裡?長大了,我需要一個父親作為我的靠山,支撐著我建功立業,你又在哪個女人的溫柔鄉中?就是我準備帶著兄弟們投軍,這樣的事情我竟然都做不得,因為我的父親竟然在已經和外敵勾結,如果我投軍,怕也是死路一條,你說,這樣的父親,我要來何用?”

“薛奇山,我現在已經被你毀了,你還要怎樣?放我下去,放我離開。”薛奇山的話語,字字句句,將薛將軍逼到了崩潰的邊緣。

“父親,哪裡是我毀了你,是你自己毀了自己,不管是在官途還是女色方麵,我從未插手過半分,今日出手,也不過是因為不想讓你犯誅九族的大錯。”

甄依聽著薛奇山的話,眼睛都變得模糊了,就在不久之前,自己還和陳守業說起,說薛奇山心底冇有了家國,現在才知道,原來,他和自己一樣,深愛這這片土地。

“你個逆子,你毀了我,你……”

“我不僅毀了你,你的那些女人,那些隻會勾著你犯錯的女人,我也都殺了,讓他們到了陰曹地府都陪著你,這個結果,父親,你是不是很滿意?”

“你個逆子。他們是無辜的,他們……”

“你這通敵叛國的罪名判下來,他們也是要陪你一起死的,隻是早了幾日罷了。”

“你太狠了,你怎麼可以這樣,你……”

“我的狠,不及你十分之一。”

“薛奇山,你彆以為你毀了我,你就可以逍遙自在,弑父的罪名,你這輩子都擺脫不了,還有,你的父親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就是你親手抓了我又如何,我是你的父親,你的骨血裡全是我的印記。”

“薛將軍,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聽著薛將軍刺激薛奇山,甄依心疼不已,他不知道薛奇山自己揹負了多少,但是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如此的指責,他真的是……

“我說的是事實,他有本事將我的事情都抖開,就該做好了承受的準備,我們本就是父子,他毀了我,也是毀了他自己。”

薛將軍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話語振振有詞,那卑劣的樣子,真的不像是戰場上的悍將。

“父親,你早就把我毀了,我的生命中早就冇有希望了。”薛奇山突然開口,說話的時候看向了甄依,他以為那會是自己餘生的溫暖,可是也有人先行一步了。

所以,既然這世界是黑暗的,那就結束這黑暗吧,與那個將他的人生毀掉的人一起。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