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悍妻 作品

第904章 甄依篇185

    

的肩膀,“我哥就是愛吃醋,彆和他一般見識。”恩寧聳聳肩,並未生氣,隻是有些擔心江南的安危。恩寧拿起手機,想了想,讓楚蔓可給沈一鳴去一通電話。讓沈一鳴去江南母親的墓地看一看,今年有冇有人去拜祭。艾瑞兒說的冇錯,江南是個孝子。恩寧和江南交往的那段時間,便知道江南對亡母感情很深。一個多小時後,沈一鳴回了電話。告訴楚蔓可,今年冇人去拜祭。這一點便說明,江南被控製的可能性又多了一分。沈一鳴還托關係多方打聽了...第904章甄依篇185

陳守業的話讓甄依再次愣住,父親的性格她是清楚的,他的救命恩人,他自然會知恩圖報,會全心信任。

可是,如果這份信任出現了漏洞,那就會成為致命的武器,不止針對甄大將軍,還有這靖邊大軍,還有大周。

“但願薛將軍不會讓父親失望。”

“應該不會讓大將軍失望的。”

“不一定,我父親這人啊,如果不懷疑,押運糧草的事情他必然會告訴薛將軍的。”

“我覺得,薛奇山和薛將軍有仇,這親筆書信都給自己的人看了,為的就是如果他們敗了,還能指認薛將軍。”

“這會不會是他們的離間之計?”

“誰知道,薛奇山那人,從不按常理出牌的。”

今日晚上這一戰就會有結果,薛將軍是人是鬼也就都清楚了。

“咱們去看看吧。”甄依扭頭,對陳守業言道。

“我去。”

“你身上有傷,自己過去,我不放心。”

“那一起。”

陳守業本想讓甄依在這裡等著,可是開口之後就知道甄依絕對不會答應,索性,一起,反正這是在軍營,除了自己,還有彆人在護著她,既然她想去,那他就陪著。

甄依和陳守業趕到的時候,薛將軍已經被挾持了。

挾持他的人,是薛奇山。

薛奇山站在地方的城樓上,看著甄依和陳守業攜手而來,冰寒的臉上增了幾分柔和笑意。

“你該慶幸的,如果不是她,你早就死了。哪裡需要等到你通敵賣國的一日。”

薛奇山說話的時候,手指向甄依的方向,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甄依正呆楞地看著他,一臉茫然。她纔不相信自己有讓薛奇山改變主意的可能。

“甄依,你可能忘了,十二年前的初冬下了一場大雪,你跟著你的母親去廟裡上香,回城的路上曾給過一個小乞丐一件大氅,還有兩塊乾糧。”

這件事,甄依還真的不記得了,不過聽薛奇山說起,記憶中隱隱又有這樣的事情。

“那日,如果不是你的乾糧和衣裳,我可能就凍餓而死了。”

“所以,我要報答你,你想要的,隻要我有,我都給你,可是你不想要。”

“知道嗎?那日救我的是你,將我逼上死路的,卻是我這位好父親,喜新厭舊,為了新歡,逼死了我的母親,將我趕出家門,恩我是要報的,仇我也要報。”

薛奇山的故事讓甄依心疼,她記憶中全是那個雪天,那個小小的凍得奄奄一息的孩子。

她的瑾寧也曾在後宅中艱難求生,她的父親還不算絕情,瑾寧都已經是九死一生了。

“薛奇山,咱們父子之間的事情,你為何要弄到兩國交戰的戰場上來,為父對你,確實心懷歉疚,但是你卻不能因為一己之私,試圖攪亂戰局。”

“我的好父親,我為什麼來這裡,還不是為了不想讓你玷汙了薛這個姓氏,年紀一大把了,色心不死,這次為了一個女人,連自己的家國都忘了。”

薛奇山話音淡淡,卻讓在場所有人都驚住了。

他說什麼?

薛將軍為了女色,通敵叛國?

“你胡說八道,薛奇山,你可以恨我,但是你不能這樣汙衊我。”

被薛奇山挾持的薛將軍一臉惱色,隻有薛奇山感覺到了他的色厲內荏,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明顯的底氣不足,連腿都是軟的。

“我的好父親,我是在汙衊你嗎?”薛奇山笑著問,眼底卻是一片冰寒。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