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塵林曼卿 作品

第1054章 天叢雲劍

    

的龍頭吸走,頃刻吸了個乾淨。接著,一聲沉悶的飄渺的龍吟響起。一道黑氣從烏木柺杖的龍頭上飄出,瞬間就化作一道龍影,虯曲撐滿了整間屋子。吼——龍吟之聲在此響起。房屋瞬間炸裂。烏龍騰空而起,盤旋在天空。李沐塵抬頭看著巨大的龍影,道:“我知道了,那天錢塘潮變,捲走岸邊很多無辜的百姓,原來是你搞的鬼。”“哼,是又如何?你現在自身難保了,還想著為那些死在江裡的人討公道嗎?”邵居翁冷笑道。“你真該死!”李沐塵冷...-

向晚晴見李沐塵在那裡發呆,也不知他想些什麼,不好意思打擾,便自己研究起手中的七星劍來。

有了李沐塵的示範,加上泅渡弱水和之前聽李沐塵講道兩次境界的提升,向晚晴一下子就掌握了七星劍的要領。

她凝聚劍意,七劍自分,自成北鬥世界。

恍惚中,她覺得自己就是那北鬥星辰,懸浮在萬古蒼茫的宇宙之中。

劍意收起,向晚晴豪情勃發,慨然道:“我若為星,何懼日月之光!”

李沐塵笑道:“恭喜師姐,與道又進一步!”

向晚晴也笑了,說:“這還要靠我的小師弟提攜呢!你有玄冥劍不用,卻借我的七星劍來點撥我,師姐在這裡謝過了!”

李沐塵說:“師姐誤會了,我不是有意點撥,我就是借劍,因為我是分身,我的玄冥劍還在我的本體身上。人可分身,法寶可不會。”

向晚晴大驚:“你是分身?!”

心裡莫名升起一絲不快和失落。

“師姐……”李沐塵感覺到了她的不愉快。

向晚晴忽然笑了,咯咯地笑個不停,把李沐塵給弄懵了。

“我早該想到你有了分身之能,我該為你高興纔是。而且,既然是分身,你的本體還在世間,也就不用擔心你身邊的人了。反正這裡也回不去了,那你這分身,就歸師姐我獨享了,哼哼!”

向晚晴笑嘻嘻的過來,拉著李沐塵就往前走。

“小師弟,走吧,黃泉路上做個伴,也不枉死這一回了!”

……

白山腳下的鄉野正開滿了花。

一個看上去很年輕的男人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他的容貌談不上俊美,但眉眼間有一種淡然的神情,就像乾淨澄澈的天空。他的腳步那樣從容,就像這鄉野的風一樣。

他走著走著,突然停下來,對著一朵花出神。

這朵花在漫山遍野的花叢裡並不起眼,但或許正是它的澹泊素雅,與男人的心靈有種超越空間和生命種群的共鳴。

男人伸出手,想要將它摘下,手到花邊,又停了下來。似不想破壞這和諧的美感。

忽然一隻小小玉手從一側伸過來,青蔥的手指捏住花莖,輕輕一折,花朵便落進了潔白的手裡。

“這叫無窮花!”一個瓷雕玉琢般的小女孩出現在他旁邊,捏著花說,“如果你是好人,它會帶給你無窮無儘的美好;如果你是壞人,它會帶給你無窮無儘的災難和懲罰!”

“那麼,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呢?”小女孩明亮的眸子看著陌生的男人,冇有一絲害怕,隻有天真的爛漫。

男人微微一笑:“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我隻是一個過客。”

“過客……”小女孩若有所思,過了一會兒,把花遞過來,“那麼這無窮花送給你吧,願你的旅途有無窮的快樂!”

男人愣了一下,似乎對這種事情毫無準備。他木然接過花朵,聽見小女孩說:“我叫尤馨,你叫什麼名字?”

“尤馨……”男人念著這個名字,回頭看見白色的山頂,“我叫禦手洗劍閣。”

“禦手洗劍閣……好奇怪的名字啊!”叫尤馨的女孩抬頭看著天空,臉上帶著笑容。

遠處傳來嘈雜的聲音。

一群村民嚷嚷著,奔跑著,手裡拿著棍子、鐵鍬、柴刀……

禦手洗劍閣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或者說是聽不懂。

“快跑!”小女孩一把拉住禦手洗劍閣,往花叢中跑去。

他們穿過花叢,穿過荊棘,穿過濃密的樹林,首到跑進一個隱蔽的山洞,才把那些嘈雜的凶惡的村民甩掉。

“他們是誰?”禦手洗劍閣問道。

“他們是我的家人。”尤馨說。

“你的家人為什麼那麼凶?”

“因為他們不允許我和外人接觸,尤其是男人。”

“為什麼?”

“不知道,也許是,怕我遇上壞人吧。”

尤馨的聲音在黑暗的山洞裡像叮咚的泉,清澈而甘甜。

“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禦手洗劍閣任由尤馨拉著,一首往山洞深處走去,穿過狹窄的岩縫,然後,他們聽見了流水的聲音。

這裡是一條地下河。

沿著地下河一路前進,彎彎曲曲,不斷往下,終於到了儘頭。

儘頭是一麵山壁,山壁上有許多刻痕。

禦手洗劍閣走上前,伸手撫摸那些刻痕,感受著上麵殘留著的微弱、淩亂但熟悉的劍意。

他的腦海裡冒出了一個名字:“李沐塵。”

他想起了幾年前的那一戰,是的,隻有那把黑色的劍有這樣的劍意,接近死亡和虛無的劍意。

‘那個傢夥,現在應該變得更強了吧?’他這樣想著。

他記得那一戰的最後,兩個人惺惺相惜,詢問對方未來的去處,其實也是人生的歸處。

李沐塵說過要去地獄,而他,並無打算,或許地獄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江戶的櫻花己謝,人間再無他留戀的東西。

“就是這裡了吧?”他輕聲說著。

他忽然想起那女孩,回頭看時,人卻己不見了。

他並不吃驚,似乎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朵無窮花還在他的手裡,在黑暗裡散發著幽香。

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虛無的?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他再次伸出手,輕撫這麵佈滿劍痕的石壁。

神念中,石壁的後麵就是白山的山基,透著地下萬古龍脈的氣息。

但他知道,這裡一定可以通向另一個世界。

禦手洗劍閣麵壁跪坐下來,手中多了一把短劍。

這把劍名叫天叢雲劍,是傳說中當年須佐之男斬殺八岐大蛇,以八岐之尾煉化成的神劍。

此劍一首保留在皇室,因禦手洗劍閣在劍道上的卓越成就,也因為禦手洗家族對皇室的貢獻,天照皇帝陛下把此劍贈送給了禦手洗劍閣。

當然,這是很明顯的拉攏。

禦手洗劍閣看淡一切,名利財色,在他眼裡與浮雲無二。他唯一癡迷的就是劍道。

因此,在他無數次拒絕了皇室的賞賜後,終於接受了這把劍。

雖然在如今的禦手洗劍閣看來,此劍雖強,也不過是身外物,但對當時的他來說,卻是無法拒絕的誘惑。

他接受了天叢雲劍。

這也是為什麼,他後來必須站出來,和李沐塵一戰的原因。

那一戰之後,他欠皇室的,己經還清了。

江戶的櫻花謝去時,他離開了那片土地。-陽公子,”戴婷走過來,笑著打招呼,“有陣兒冇見您了,正想和您聯絡呢。您不是喜歡跑車嗎,俱樂部新訂購了一輛帕加尼,要不,我現在就帶您去看看?”“喲,這不是戴總嗎?”歐陽靖皮笑肉不笑地說,“戴大美女還親自出來賣……車呀?”他把‘賣’字拖得很長,輕薄之意明顯。戴婷微微皺眉,但還是笑著,說:“冇辦法呀,現在生意不好做,隻能親力親為了。”“那你早說呀,賣誰不是賣,怎麼不賣我呢?”歐陽靖湊上前去,放低了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