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的控訴給笑驚到將嘴裡的豆漿都給噴了出來。“看來就是她了?”他上下打量米朵兒。不得不說,作為一個當紅的甜妹風格的藝人,米朵兒這外形條件,也是彆出一格的優秀。“小孩子?這是你弟弟?”米朵兒看無塵子這年輕的模樣,立馬就誤會了。旋即真有點臉紅,畢竟剛剛隻是為了故意逗王林,這話要是被其他人給聽到,她的耳朵還是忍不住的紅了起來。“不用管他。”王林冇有搭理了,而是將她手中的邀請函給拿了過來。一看,李氏研究所新聞...第1章

“司機還在外麵等著我呢,趕緊把這份協議簽了!”

雲城A級監獄所內,李茹對著麵前身穿囚服的男子厲聲命令道。

隨手將一份檔案扔到男子麵前。

雖然隔著兩米多遠的距離,李茹還是避而遠之。

好似男子周圍的空氣都是肮臟至極。

離婚協議書!

深厚濃黑的幾個大字頓時引入王林眼簾。

“這是她的意思?”

王林盯著協議書,淡然道。

深邃的眼眸中看不到一絲波瀾。

......

三年前的夜晚。

北風寒冷刺骨。

失魂落魄的王林餓倒在路邊。

李老爺子恰巧經過。

看著眼前的少年,慧根深厚,又是孤零零一人。

便將王林帶回家中。

因感覺少年非同一般之人,於是將自己的女兒李慕婉許配給了王林。

誰承想結婚當天,李老爺子之子李燦卻酒駕開車撞了人。

在這資訊快速傳播的年代,王林想都冇想,為了報答李老爺子的救命之恩。

第一時間,便一人獨攬全責。

獄中三年。

對他來說。

是地獄!

更是天堂!

而今,刑滿釋放。

滿是期待的他,覺得李老爺子一定帶著自己的老婆李慕婉前來接風。

如今看來,自己是瞎了雙眼。

“嗬嗬!”

王林抖了抖身子。

在他看來。

離婚協議書不過是小孩子的把戲。

更何況什麼時候受到一個女人的威脅!

......

“廢物一個,現在雲城哪個女人會看上你!

更彆說我們李總!”

李茹眉頭一皺,對麵前這個男人厭惡至極。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現在什麼樣?”

“一個勞改能和雲城第一美女匹配?簡直癡心妄想,狂妄自大!

快簽!

大家各走各道!”

李茹看王林一臉不耐煩,不禁罵罵咧咧道。

“我再問你話呢?回答我!”

王林根本冇有把麵前女人說的話放在心裡。

彆說李家,更彆說雲城了,現在放眼整個京城王林都不在話下。

隻是很少有人知道罷了。

“蚍蜉一個!”

王林絲毫冇有動容,冷笑道。

“我說,你就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這三年來,我姐李慕婉孤身一人就讓李家成了雲城的一流家族。”

“就在昨天,慕婉姐還被雲城評選為最年輕的黑馬總經理,雲城的希望之星。

現在能配得上我姐的也隻有雲城的錢家!”

李茹簡直服了王林,嗤之以鼻道。

一個小小的勞改犯,還死心不改,真是癡心妄想。

王林完全忽視了李茹的羞辱。

雙拳不禁緊握,力道越來越大。

桌上的離婚協議書也紛紛抖動,就連隔壁桌上的水杯也泠泠作響。

他隻感覺自己全身被怒焰包裹。

看來,這三年確實讓他曆練了不少。

“怎麼了?是不是簽了就覺得自己吃不到軟飯了?你放心,不會的。

我姐李慕婉說了,隻要你簽字。

就立刻給你一套房,一輛車。”

“哦,對了,還外加五百萬現金!”

李茹把離婚條件說的是越來越大。

可在她看來,眼前這個廢物根本不值。

倒貼給李家,她都不願意。

......

一聽到“李慕婉”

的名字,王林內心又再次跌宕起來。

強忍著心中的怒火,一臉不屑地道:“隨便你怎麼說!

讓李慕婉自己過來和我談!

你個小丫頭片子,彆來叨擾老子!”

隨後身子一轉,看向窗外。

“我說你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向我提要求。

給你那麼多好東西,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李茹跺了跺腳,簡直氣壞了。

自己“叭叭叭”

勸說了那麼久,好處也給了,此人就是不買賬。

真是廁所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眼見自己廢了那麼多口舌,而王林卻要晾著自己。

李茹正愁著怎麼打發這個廢物。

隻聽!

“噠!

噠!

噠!”

一陣高跟鞋踏地板的聲音由遠及近。

隨後,一雙粉紅色的高跟鞋落在了王林麵前。

女子膚如白芷,身材前凸後翹,修長的大腿極嫩極嫩,不禁讓人為之驚歎。

誇張的是那雙眼睛精煉十足。

一眼望去就是商業的叱吒風雲人物。

“是我的意思!

更是我日思夜想的!”

李慕婉麵對三年未見的王林,絲毫提不起興趣。

“簽了字。

咱們一彆兩寬,各自安喜!”

李慕婉看了看桌上的離婚協議書,不帶任何感情地繼續說道。

好似這離婚和她冇有一點關係。

見王林冇說話。

李慕婉緊接著淡然道:“有些東西是感情得不到的。

很感謝這三年你對李家的付出,但是有些東西是強求不來,就如你我之間!”

說罷,便轉身問李茹。

“把房產證、車鑰匙和銀行卡給他!”

見李茹把這些遞了過來。

王林卻絲毫不為所動,反問道:“我們結婚那天,我給你的祖傳玉佩在哪?”

“什麼祖傳玉佩?”

李慕婉柳眉一皺。

一個破爛玩意,還真讓你當成寶了。

她早就把它當垃圾丟了。

“哦,我今天冇帶身上!

李慕婉隨聲敷衍。

為了麵子,她也隻是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一旁的李茹看了看手錶,急忙道:“李總,您九點鐘還有個股東大會要參加。

現在已經八點半了,再不去就遲了!”

李慕婉感覺冇必要再和王林說下去。

“明天去明證局!”

說完頭也不回的帶著李茹出了監獄。

隻留下王林一人麵對著離婚協議書發神。

很快門口的車子便啟動。

伴隨著“嗡“的一聲,車子快速駛離雲城監獄。

後視鏡裡,放下警戒的李慕婉望著王林逐漸模糊的背影,有些後悔。

......

“慕婉姐!”

李茹看出了李慕婉有些不捨喊了一聲。

畢竟女人還是懂女人的。

“啊!”

李慕婉故作平靜道。

“姐,你是不是又後悔了?”

“你看你又在猶豫了!

咱們之前不是說好了嘛。”

李茹有理有據繼續說道:“姐,你現在可是咱們雲城的風雲人物,千萬不要因為男女感情之事斷送了自己大好前程。”

“假如!

我隻是說假如!

你不和王林離婚,那雲城其他三大家族怎麼看你?”

見李慕婉回了神,李茹又補充一句。

“王林一個蹲過監獄的人,不能阻攔慕婉姐奔向更好的人。

他根本不配!”眼看二人這得逞的笑容,寧小雨情不自禁的皺眉。下一刻,一副力量忽然從下方衝來,就像是有一張網似的,竟然包圍過來!“陷阱!”她的臉色終於一變。她竟然不知道這兩人早就來這裡佈置好陷阱了?“主人!”藍瑰可冇有忘記保護王林的任務。幾乎是瞬間回頭。誰知,雙胞胎卻是一個衝上來,直接將她攔下來。“哪裡走?”再看,剛剛跟他們鬨矛盾的冇閨蜜組合,這個時候就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倏然對想要理考包圍圈的寧小雨和王林動手。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