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霍烈 作品

哭著求我彆走了人氣小說 第444章

    

助理愣了一會兒,猶豫著開口:「霍總,小公子已經去世了,就在您失蹤的第二天。」「怎麼可能?」霍烈下意識反駁,繼而不以為然道:「徐助,膽子大了,聯合夏湘薇一起來騙我了。」那邊不敢吭聲,霍烈掛斷電話後,徐助發來處理喪事的事宜和墓園地址。霍烈看後,身子一僵。難以置信地看向我:「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我笑著看著他:「怎麼告訴你?」去迪士尼的前一夜,關掉手機,丟下偌大的公司人間蒸發。我怎麼都找不到...霍烈為了夏南月拋下一切,我並不意外。

在他那裡我從不是例外。

他把我定義成不擇手段上位的人。

...《哭著求我彆走了》免費試讀霍烈為了夏南月拋下一切,我並不意外。

在他那裡我從不是例外。

他把我定義成不擇手段上位的人。

我又怎麼比得上他白月光。

我從墓園回到彆墅,這裡雖是我和霍烈的婚房。

但他少有踏足,多是我與安安一起住。

到處都是安安的痕跡,我邊哭邊收拾。

把我跟安安所有的痕跡都清除。

我提著行李箱下樓,撞見霍烈。

他是抱著夏南月進屋的。

他麵露急色,與我擦身而過。

同屋簷下,像個陌路人一樣。

眼風都不曾給我一個。

我早已經習慣了,有夏南月在的地方,他看不見我的。

似察覺到我腳邊的行李箱,霍烈停下腳步。

語氣平靜,且冇有溫度:「夏湘薇,你又是在鬨哪一齣?」

夏南月親密地勾住霍烈脖子,抬眼看我:「妹妹,我腳扭傷了,阿烈說這離得近,就帶我來處理一下,你不會介意的吧?」

隻是腳扭了。

我看著霍烈將她小心翼翼地放在沙發上,再拿出冰袋為她敷腳,像對待易碎品。

以前我出車禍腿斷了,動手術需要家人簽字,我打給他。

他冷漠道:「腳斷了,又不是人死了,通知***嗎?」

可我隻有他一個親人了呀。

他不肯來簽字,我隻好拖著時間,麻煩有空的朋友。

愛與不愛,向來很分明。

我開口:「霍烈,如你願,咱們離……分手了。」下地看著我。眼中既有喜悅又有複雜:「此話當真。」「是。」我緩緩閉上眼,眼淚湧出。他是我小時候在河邊撿到的,我父央著父母領養了他。自此他成了我的哥哥。初中時父母離異,夏南月判給了我爸。因為我從小就喜歡追著他跑,便我拉著他的衣角,讓他跟著我和母親一起生活。就是我這個舉動,讓霍烈恨了我許多年。他是想跟夏南月走的。因為我,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夏南月去了國外。後來我母親將我托付給霍烈,她說唯有把我交給他,她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