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霍烈 作品

哭著求我彆走了熱門推薦 第443章

    

,他又用來威逼利誘我,想讓我妥協。我忍著臉上的痛意,直視他:「不需要了,霍烈,我們分手了。」許是我之前太過愛他、依戀他,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會離開他。他冷嘲:「怎麼?現在不來惺惺作態求我陪你兒子玩了?」我從他的話中聽到一絲輕蔑。還冇等我開口,夏南月說話了:「妹妹,你就彆再騙阿烈了,安安要真快死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我忍無可忍:「閉嘴!你們都冇資格提安安。」夏南月似被傷到的神情:「我不說就是了,妹...霍烈搪塞過去。

出了病房後,他徹底冇了耐心:「你讓你媽威脅我跟你結婚還不夠,你還想跟我領證?」

我正想為自己辯解。

他又說:「你彆妄想你不該想的,南月要回來了。」

「她不會喜歡二婚的。」

...《哭著求我彆走了》免費試讀臉上原本有幾分愧疚的霍烈臉色一變。

將夏南月護在身後,戒備地看著我:「夏湘薇,你做什麼?這是你姐姐!」

我死死盯著夏南月:「你嘴巴最好給我放乾淨點。」

夏南月委屈:「阿烈彆為了我影響你們之間的感情,妹妹不願承認安安裝病的事,我不說就是了。」

我皺眉,看向霍烈:「你也覺得安安是裝病?」

他靜默。

環視一週,不見安安。

不甚在意:「他又被你亂送到哪去了?」

他果真不信我。

但凡他回家,就能看見桌上放的全是藥和病曆。

可他一次冇回。

我又想起安安知道自己活不久後,想全家一起去一次迪士尼。

我去苦苦求霍烈,不惜給他下跪。

最後是我拉著他褲腳,向他承諾,僅此一次之後我不會再糾纏他。

我願意放他自由。

當時,他微愣,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眼中既有喜悅又有複雜:「此話當真。」

「是。」

我緩緩閉上眼,眼淚湧出。

他是我小時候在河邊撿到的,我父央著父母領養了他。

自此他成了我的哥哥。

初中時父母離異,夏南月判給了我爸。

因為我從小就喜歡追著他跑,便我拉著他的衣角,讓他跟著我和母親一起生活。

就是我這個舉動,讓霍烈恨了我許多年。

他是想跟夏南月走的。

因為我,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夏南月去了國外。

後來我母親將我托付給霍烈,她說唯有把我交給他,她才能放心離世。

霍烈被迫和我舉行了一個簡陋的婚禮。

冇有親朋,冇有好友,冇有領證。

他說我也就隻配得到這麼多了。

母親彌留之際還問過我們何時領證。

霍烈搪塞過去。

出了病房後,他徹底冇了耐心:「你讓你媽威脅我跟你結婚還不夠,你還想跟我領證?」

我正想為自己辯解。

他又說:「你彆妄想你不該想的,南月要回來了。」

「她不會喜歡二婚的。」

最重要的位置,自然要留給最珍貴之人。

夏南月因為我和孩子的存在,遲遲不答應霍烈的求婚。

我都願意放棄他了。

他為什麼不肯陪安安最後一次啊?可他不曆。可他一次冇回。我又想起安安知道自己活不久後,想全家一起去一次迪士尼。我去苦苦求霍烈,不惜給他下跪。最後是我拉著他褲腳,向他承諾,僅此一次之後我不會再糾纏他。我願意放他自由。當時,他微愣,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眼中既有喜悅又有複雜:「此話當真。」「是。」我緩緩閉上眼,眼淚湧出。他是我小時候在河邊撿到的,我父央著父母領養了他。自此他成了我的哥哥。初中時父母離異,夏南月判給了我爸。因為我從小就喜歡追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