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霍烈 作品

哭著求我彆走了在線閱讀 第442章

    

手了。」許是我之前太過愛他、依戀他,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會離開他。他冷嘲:「怎麼?現在不來惺惺作態求我陪你兒子玩了?」我從他的話中聽到一絲輕蔑。還冇等我開口,夏南月說話了:「妹妹,你就彆再騙阿烈了,安安要真快死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我忍無可忍:「閉嘴!你們都冇資格提安安。」夏南月似被傷到的神情:「我不說就是了,妹妹你彆生我氣。」霍烈見我對夏南月的態度不好,徹底被激怒。他冷笑著,拿出手機給助理打電...他也想起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些懊惱:「如果你提前告訴我……」

我打斷他:「我告訴你的還少嗎?」

每次安安生日,每次六一兒童節,每次安安從icu出來。

...《哭著求我彆走了》免費試讀我看向他時,眼中再無半點情愫。

隻剩濃烈的恨意。

看得霍烈眉心一皺。

「夏湘薇,隻要你乖乖聽話,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

陪你兒子出去玩,亦或者我妻子的名號。」

以前多想當他名正言順的妻子。

可是他呢,頻頻帶著夏南月高調出入。

大家知道他已經結婚,以為他的妻子是夏南月。

我現在不想要了,他又用來威逼利誘我,想讓我妥協。

我忍著臉上的痛意,直視他:「不需要了,霍烈,我們分手了。」

許是我之前太過愛他、依戀他,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會離開他。

他冷嘲:「怎麼?現在不來惺惺作態求我陪你兒子玩了?」

我從他的話中聽到一絲輕蔑。

還冇等我開口,夏南月說話了:「妹妹,你就彆再騙阿烈了,安安要真快死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我忍無可忍:「閉嘴!你們都冇資格提安安。」

夏南月似被傷到的神情:「我不說就是了,妹妹你彆生我氣。」

霍烈見我對夏南月的態度不好,徹底被激怒。

他冷笑著,拿出手機給助理打電話。

為了確保我聽到,他開了擴音。

「徐助,查清楚夏湘薇兒子在哪個醫院。

通知下去,停了他的治療。」

他眉宇間透露著運籌帷幄。

好似這樣就能拿捏住我。

我淒涼一笑。

那邊的徐助理愣了一會兒,猶豫著開口:「霍總,小公子已經去世了,就在您失蹤的第二天。」

「怎麼可能?」

霍烈下意識反駁,繼而不以為然道:「徐助,膽子大了,聯合夏湘薇一起來騙我了。」

那邊不敢吭聲,霍烈掛斷電話後,徐助發來處理喪事的事宜和墓園地址。

霍烈看後,身子一僵。

難以置信地看向我:「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

我笑著看著他:「怎麼告訴你?」

去迪士尼的前一夜,關掉手機,丟下偌大的公司人間蒸發。

我怎麼都找不到他。

安安的喪事都是徐助看不下去,幫著我辦的。

他也想起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些懊惱:「如果你提前告訴我……」

我打斷他:「我告訴你的還少嗎?」

每次安安生日,每次六一兒童節,每次安安從icu出來。

雜:「此話當真。」「是。」我緩緩閉上眼,眼淚湧出。他是我小時候在河邊撿到的,我父央著父母領養了他。自此他成了我的哥哥。初中時父母離異,夏南月判給了我爸。因為我從小就喜歡追著他跑,便我拉著他的衣角,讓他跟著我和母親一起生活。就是我這個舉動,讓霍烈恨了我許多年。他是想跟夏南月走的。因為我,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夏南月去了國外。後來我母親將我托付給霍烈,她說唯有把我交給他,她才能放心離世。霍烈被迫和我舉行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