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青石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破封

    

過,它們的飛行軌跡並無固定的規律,時左時右、時上時下、時快時慢……有時,這群蝴蝶會突然散開,然後又倏忽聚攏。這時便已經有成員離開,也有成員加入。當有鮮花能引起它們的興趣,便會圍繞著這朵花飛舞,蝶群如同一個小小的繡球。在蝴蝶穀裡,這種景象非常常見。不過,當這群蝴蝶飛過一片草地之時,秦桑忽然睜開雙目,眼睛裡精光爆閃。一滴赤火鎏金消失了!秦桑視線一轉,盯住剛剛從草地飛過的那群蝴蝶。他的目力極佳,不動用神...見天正老人一言不發,通幽魔君連聲道:“既是古修,而非至寶,擒住後人人受益。

憑你罪淵一家,恐怕消化不了吧,何必爭得你死我活?萬一出現意外,悔之晚矣!”

天正老人扭頭看了眼葉老魔。

血池封印波動愈發劇烈,即將被破。

天正老人其實是有些擔憂的,雖使用魔頭秘術探查過,被封印的古修大概率已經是強弩之末,掀不起風浪。

但古修的手段難以揣度,一旦出現變故,他們被對頭牽製,僅憑葉老魔一人,恐怕無法壓製古修。

古修脫身,逃之夭夭,真有可能如通幽魔君所言,帶來一場浩劫。

時移世易,他們的謀劃都被小寒域識破,局勢不妙。

正如通幽所言,紫微宮藏寶無數,罪淵一家吞不下。

談好利益分配,共同囚禁古修,聯手探索紫微宮,也不失為一個選擇。

卻見葉老魔對通幽魔君的話充耳不聞,手指如輪,快如閃電,全然冇有和小寒域談判的意思,似乎胸有成竹。

天正老人見狀隻好收起雜念,全力催動法寶。

在通幽魔君出聲之時,秦桑三人也穿過古禁,落入星河圖錄。

看到此景,他們明白自己的處境,毫不猶豫禦起法寶,全力猛攻。

天正老人以一敵四,獨木難支,縱使法寶精妙,也倍感吃力。

法寶封鎖的空間不穩。

秦桑等人被納入星河,傾儘全力想要衝出法寶封鎖。

有一隻妖獸虛影,在星辰間翱翔。

有一片魔火,有焚世之威,覆滅萬千星辰。

有一座黑塔,輕輕一震,便有一片星空坍塌。

加之通幽魔君持續不斷用陰雷轟擊。

這四人,除吞雷隼被困多年,稍差一些,每一個都不容小覷,天正老人緊咬牙關,滿頭大汗,很快就支撐不住了。

他心知攔不住他們太久,急忙傳音江沉子速速回援,將旗門大陣佈置在血池上方,為葉老爭取時間。

旗門大陣中。

兩座大陣正在碰撞。

江沉子等人神色輕鬆,開始時局勢稍顯焦灼,不過寶旗勾連黑塔陣,引動黑塔陣之力,果真固若金湯,輕鬆擋住對頭。

突然,江沉子麵色大變,驚叫不好。

“中計了!

快走!”

眾人紛紛色變,當即便要催動旗陣,會合天正老人。

正反九宮陣之中,向青一直在關注著旗門大陣的變化,看到血光開始飛速後退,周圍壓力驟減,立即明悟,通幽魔君已經得手,當即傳令改變陣勢。

‘轟!

天地翻轉,地盤高升,九宮逆轉,反九宮陣轉瞬即成。

九宮高懸,高高在上,罩住旗門。

與此同時,江沉子等人便感到三座旗門沉重無比,一股莫大壓力從天而降,落在身上,如墜泥沼。

反九宮陣主困殺!

一時間,雙方主客易位,換成江沉子等人被困,脫身不得。

正反九宮陣威力不如旗門大陣,但纏住江沉子一段時間,還是能做到的。

現在正是爭分奪秒的關鍵時刻,足以致命!

江沉子遲遲無法回援,天正老人心道不好,忽然聽到一聲悶雷之聲,便見一團陰雷竟強行衝出星河,直奔自己而來。

陰雷之後,還有魔火、塔影緊隨其後。

天正老人駭然,不敢硬接,連忙閃身躲閃。

‘轟隆!

星河陡然四分五裂,四道身影疾飛而出,星河變回圖錄,飛到天正老人手中。

秦桑身遭魔幡環繞,衝破星河圖錄,視線一掃,便看到葉老魔和他的血魔化身盤坐在血河上方。

“果然是化身!”

秦桑雙目微凝。

這具化身的氣息不弱於本體,葉老魔藏得太深了!

秦桑從血魔化身上感受到濃濃的血煞之氣,和在淵墟時交手的那個葉老魔很相似,隻有細微差彆。

離上次交手已經過去多年,這也正常。

當年,血魔化身就追得自己和蛇王狼奔豕突。

如今葉老魔本體和化身俱在,雖然自己的實力也今非昔比,但想從葉老魔虎口奪人,恐怕不太容易!

好在己方多一個人手。

四對三,為驚羽創造出手的機會即可!

秦桑心念連閃,身影則毫不停頓,越過天正老人,直撲葉老魔!

通幽魔君等人亦是如此。

天正老人見狀忙又祭起星河圖錄,星海剛剛被破,他想阻攔四人也有心無力,隻好將圖錄甩出,向通幽魔君捲去。

通幽魔君修為最高,自己攔住最強的一個,其他人隻能交給葉老了。

同時,他又取出一張靈符,視線一轉,看到秦桑。

他聽說過這位明月妖王大鬨淵墟,便毫不遲疑將靈符打來,變成一名星光力士,氣勢不弱於元嬰。

‘嘩!

星河圖錄再度展開,幻化出一片星河,環繞通幽魔君。

通幽魔君輕歎,他早有預料自己肯定會被盯上,必須先破掉星河圖錄。

可惜東陽伯意外失蹤,不然今日可以穩操勝券。

丹田幽光一閃,飛出一枚核桃大小的黑色煞印。

煞印一出,鬼聲哭號,將星空化作鬼域。

就在他們陷入僵持之時。

秦桑被力士所阻,青君二人已經越過天正老人。

這時,一直緊閉雙眼,專心破解血池封印的葉老魔,雙目陡然睜開,瞳孔血色一閃而逝。

接著他和血魔化身發出怒吼,燃燒精血,全身爆發熊熊血焰,在掌心凝為血焰之柱,狠狠撞向血池封印。

“攔住他!”

秦桑和青君都聽到通幽魔君的催促,但已經為時已晚。

‘轟!

葉老魔等人忙活了這麼久,血池封印本就在破碎的邊緣,經血焰之柱一衝,封印應聲裂開。

破開封印,葉老魔抬頭看了眾人一眼,仍舊麵無表情,接著縱身一躍,跳進血池。

驚羽為血池裡的屍花血珀而來,對古修冇什麼想法。

搶不到屍花血珀,她將死在天劫之下,哪怕得到化神秘術,也如鏡花水月,毫無用處。

是以見到封印被破,她看也不看葉老魔,毫不遲疑衝進血池。

青君的速度也不慢。

此時,血魔化身卻冇有跟著本體跳進去,而是祭起血月輪猛地砸向青君,併合身撲向驚羽!

7017k,將在半日後,便把這道法門的玉簡和修煉應用之物一併給予它。然後在雪蚊王“堅毅”的目光中,終是將它收入了空間。直到這時,他才正麵看向小紫神龍角,淡淡的開口。“怎麼?剛纔你好像很同情它似的,難道讓你們提升實力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小紫神龍象在李言看向它的瞬間,身體就頓在了那裡,這時連忙說道。“哪裡,哪裡,我哪有那些小心思,我們總不能非但不能替主人分憂,還要主人時刻照顧我們吧,嗬嗬嗬……”說到後麵,小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