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青石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星河圖錄

    

,如果這樣.或許還有一絲機就這般想得瞬間,旁邊副將猛地將世子一把推了出去。下一秒,巨蛇破地而出,一口將那副將咬住,直沖天際!“郭叔!”世子目眥欲裂,但還未來得及有任何動作,周邊地貌翻騰,無數巨蛇衝了出來,鋪天蓋地,煙塵滾滾,恐怖的嘶吼配上週圍的場景,真就如末世一般!“世子,不用管我,快走!”上方的副將在蛇口掙紮,而下方的士兵也都陷入混亂當中,但還好,在經曆了前十幾日的曆練過後,對於這種鋪天蓋地的萬...四人催動法寶,齊齊打向古禁。

陰雷葫蘆噴出無數陰雷,接著紛紛融合在一起,如一團黑壓壓的烏雲,閃耀著幽暗雷光,卻又隱隱散發出一種陽剛之意。

此寶乃是通幽魔君采至陰地煞之氣煉製而成,後又用魔道秘術,將天雷煉化其中,時時祭煉,逐漸轉化為陰雷。

是除本命法寶之外,通幽魔君耗費精力最多的寶物。

秦桑依然是把魔火作為主要對敵手段。

他將十八魔幡儘數取了出來,以免進去後遇到突發情況,措手不及,但催動時有所保留,表現和之前十二魔幡相差無幾。

即便如此,魔火的威力也足夠令人側目了。

通幽魔君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驚羽則提前變為妖身,嚴陣以待。

雷念珠懸浮在身前,驚羽噴出一團團精氣,落在雷念珠上。

隻見雷念珠閃閃發光,最終光芒在雷念珠內部交融,孕育出一個小小的吞雷隼影子,如離弦之箭,衝向古禁。

三人的攻擊幾乎不分先後,並駕齊驅。

青君的五方塔速度最快。

五方塔,應在一個‘鎮’字,乃是鎮壓之寶,震懾五方,亦能作用於自身,鎮壓他人攻擊,用來防禦。

這種能力也可以用在古禁上。

五方塔本體隻有巴掌大小,散發著淡淡的黑光,感覺不到極品法寶的威勢。

飛臨古禁上方,五方塔猛然一頓,接著虛空中忽然浮現出一座巨大塔影,和五方塔一般無二。

在塔影出現的瞬間,周圍的血霧都停止了流動。

大陣碰撞的波動傳遞過來,也在這裡遇到屏障。

‘砰!

塔影直直落在古禁之上,鎮壓住古禁的波動。

與此同時,秦桑三人的攻擊緊隨而至,穿透塔影。

‘轟!

魔火、陰雷、妖影,恰到好處融合,齊齊轟擊在古禁薄弱之處。

古禁之上原本就裂縫交錯,乃是最薄弱之處,遭受這等攻擊之後,來不及反擊,那些裂紋便飛速蔓延開來,量變引髮質變,古禁驟然破碎,碎片橫飛。

古禁破碎的波動形成颶風,威勢可怕。

不過,先是經過五方塔鎮壓,削弱了威力,等衝擊到秦桑等人的時候,他們催動法寶,也能勉強擋住。

與此同時,古禁大放光彩,瘋狂湧向殘破之處。

他們藉助古禁以前的殘損,雖能破開古禁,但他們的實力不足以傷到古禁根本,古禁還會自行修複。

這時五方塔連連震動,塔影頑強鎮壓古禁,減緩古禁恢複的速度。

通幽魔君頭頂陰雷葫蘆,以陰雷開路,一馬當先,閃身闖入古禁。

然後是秦桑和驚羽,青君最後收起五方塔,緊隨其後。

而在他們攻擊古禁之時,血池中的人便有了感知。

……

血池上方,葉老魔、血魔化身和天正老人正專心破解封印。

天正老人心憂戰局,時不時看向血池入口,見旗門大陣穩固異常,牢牢將對方阻擋在外,便放下心來。

三道人影施展同一種秘術,將一道道符文飛快打入血池,有的融合進血水,有的則飄向黑索。

在他們持續不斷的施法之下,血池封印已經瀕臨被打開的邊緣。

血池之水再也無法維持平靜,大浪迭起,牽動黑索,嘩啦啦作響。

就在這時,天正老人忽然感知到古禁的波動,神情大變,立即猜出原委,大叫一聲不好,身影連閃,猛衝向波動傳來的方向。

葉老魔和血魔化身對外界一切不聞不問,不管天正老人的動作,反而施法的速度比之前又快了幾分,爭分奪秒破解封印!

天正老人滿臉陰沉,對手對血湖的瞭解,似乎絲毫不比他們少,不僅很快找到黑塔陣核心,追蹤而來,還非常清楚哪處古禁最為薄弱。

他們搜魂古魔纔得到這些資訊,對方是從何處得知的?

天正老人百思不得其解,腦海中閃過這些念頭,便見前方古禁果然出現一道裂縫,傳出熟悉的陰雷氣息。

“通幽老魔!”

天正老人冷哼,他和通幽魔君交手過數次,一眼便認出來人的身份。

不清楚通幽魔君身後跟著多少人。

天正老人心知絕不能讓他闖進來,影響葉老魔破解封印,當即大袖一揮,一道流星劃破血霧。

星光之中裹著一張圖卷。

圖卷徐徐張開,先是顯露出一片無垠深空,接著點點星辰浮現,彙聚成星海,原是一張星河圖錄。

看似一張圖,上麵描繪的星空彷彿是真實存在的,裡麵的星辰在時刻不定的移動。

當星河圖錄完全張開,圖卷忽然憑空消失了。

一同消失的,還有無處不在的血霧。

這片空間變成了星河圖錄上描繪的星海,被法寶封鎖了。

通幽魔君剛剛穿過古禁,便發現自己落入一片混沌之中,和驚羽說的不一樣。

接著前方飛來一個巨大無比的星辰,拖曳著長長彗尾,正以驚人的氣勢向他撞來!

在星辰麵前,通幽魔君生出錯覺,隻感自己渺小如蟻。

眼看星辰將至,將他轟成齏粉。

通幽魔君毫無懼色,冷冷道:“星河圖錄!

天正老鬼,原來你也在!”

說著,他頭頂陰雷葫蘆震動,無數陰雷噴薄而出,迎麵衝向星辰。

氣勢洶洶的星辰,在被陰雷貫穿之後,竟像是被一根針戳破的幻影,當場四分五裂,消失不見。

通幽魔君毫髮無損,耳邊傳來天正老人的聲音,說出恐嚇的話語,“通幽老魔,你們竟能追蹤到這裡,是老夫小看你了!

不過,你可知這下麵封印著什麼?無知之人,小心隕落於此!”

通幽魔君冷笑不已,厲喝道:“不過是個鎮壓在此古修!

日夜經受刑罰折磨和孤寂,即使冇變成魔頭,肯定早已瘋狂!

你們擅自開啟血池封印,釋放出魔頭,可曾想過北辰境億萬生靈?”

聞聽此言,天正老人心中一震。

通幽老魔果然非常瞭解這裡,對血池封印和古修一清二楚。

天正老人心念連閃,不同於罪淵搜魂魔頭後才找到血湖,小寒域很早就知道血湖的存在,難道以前來過血池?

7017k了一樣,這一點,它們已經實驗過無數回了。項王能被自己生下來,自然也是新的玩家,新的玩家有一點不可控的便是身份問題.冇人知道他具體是誰,有可能會是被你殺死的一個仇人,有可能會是一個輪迴了無數次的普通人,也有可能.會是剛來的新人,冇人能確定!當時為了執行計劃,它們將那裡可能是自家工會仇人的玩家都進行了一次情報跟蹤,大約排除了敵人的可能,刻意安排是不可能的,冇人能控製輪迴,這種事,想安排也安排不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