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青石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暗渡陳倉

    

三家勢力從不同方向而來,刻意隔了老遠,除了是不想半路起衝突外,也是怕中了劉裕的一些空間法陣陷阱。作為千年來活得最長壽的夕象術士,鬼知道他掌握了多少空間法陣?而且能找到並控製東海龍王,說不定以前他就來過這裡,雖然這個想法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從目前情況來看,確實非常有可能的。劉裕極有可能《我設計的妖魔世界》第四百二十二章:虛弱的龍宮貴族!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秦桑還未親眼見識過師姐出手。

在結嬰之前,師姐給他的感覺就非常神秘。

她的實力毋庸置疑,否則赤發老祖等自詡正道的老祖,在發現青君鳩占鵲巢,奪人基業的事情後,不可能這麼輕易妥協。

但讓秦桑冇想到的是,進階元嬰,能和師姐平起平坐之後,師姐依然是一個謎團,怎麼也看不透。

並且這種神秘之感在近些年愈發強烈,如一潭幽水,深不可測。

在秦桑見過的,北辰境諸元嬰之中。

隻在葉老魔身上,秦桑有過類似的感覺。

秦桑回憶,究其源頭,應是在他去淵墟之前,去問師姐要殘破魔幡的時候。

青君傳他《無生魔印》邪術,自陳被困擾多年,不久前才徹底解決修煉邪術帶來的隱患,估計和此事有關。

在解決隱患之後,師姐掙脫桎梏,實力肯定還會突飛猛進。

“難道師姐的道行和通幽魔君他們不相上下了?”

秦桑被這個猜測嚇了一跳。

真一老道、通幽魔君等人,哪個不是苦修了幾百年,纔有今日成就?

能修煉到元嬰,除了自己這個異類,每個人的天賦都不會太差。

即使他自己,也因為特殊功法,變相提升了天賦。

即使青君是天靈根,短短時間能取這麼高的造詣,也稱得上絕世人物。

不過,這些僅僅是秦桑的猜測,或許師姐功法特殊,有獨特的隱藏手段。

涉及青君隱秘,他也不好多問。

通幽魔君、青君,加上秦桑和驚羽,共計四人。

秦桑和驚羽都是妖族,必須由驚羽帶路,而秦桑的實力有目共睹,他們表態同去,眾人冇有阻攔的理由。

議定之後,眾人當即開始行動。

通幽魔君和青君將手中玉符轉移給司狄二人,向青全身魔火熊熊,他掌控的靈火和之前有些許不同,融合祖聖火,多了幾分霸道之意。

由向青主陣,其餘人等各施手段,傾力相助。

大陣微微一晃,接著便穩定下來,和方纔變化不大。

這種變化隱瞞不了太久,隻要堅持到他們潛入便已足夠。

玉符易手。

眾人突然攻勢一改,催動正反九宮陣向後退去,似是要放棄進攻。

正在操縱旗門大陣的江沉子等人,發現他們的動向,不禁有些疑惑。

“咦?難道他們自知闖不過去,準備撤走了?”

另一位掌旗元嬰詫異道。

旁邊一人冷哼道:“哪有這麼容易?通幽老魔詭計多端,許是見突破無望,不想白白浪費力氣。

準備在外麵設下陷阱,以逸待勞,等我們出去時再行劫殺。”

“若那古修還有反抗之力,和我們兩敗俱傷,真會被他們得逞。

可惜啊可惜……”

掌旗元嬰嘿嘿怪笑。

江沉子眉心緊鎖。

正反九宮陣演化九宮,變化無窮,根本看不到陣中之人的動作,一時猜不透對方的意圖,隻能靜觀其變。

他們並未阻止對方後撤。

大事為重,不知那名古修情況如何,他們也有意儲存實力,免得突髮狀況,固守血池入口就夠了。

“諸位道友莫要鬆懈,以防通幽老魔虛晃一槍!”

江沉子大聲提醒。

果然不出江沉子所料!

正反九宮陣撤出一段,突然爆發出兩道陰陽光柱,化作利劍,猛然刺來,同時大陣不退反進,速度比之前更快三分。

“攔住他們!”

江沉子毫不慌亂,眾人協力催動三座旗門,牢牢擋在正反九宮陣前方。

且說秦桑四人。

此時他們已經暗中脫離正反九宮陣,隱匿身形,回到血霧之中。

隻見得大陣中心一團黑光時聚時散,正是中心黑塔的幻象,得到黑塔陣之力的補充,重新凝聚。

不過,雙方佈下的大陣正在血池入**戰,受到餘波衝擊,幻象一次次被打亂,無法成型,正是最好的機會。

四人心知時間緊迫,立即動身,繞到另一個方向,投身進入幻象,尋找古禁破綻。

血池頗為廣闊,眾人身處幻象之間,雖然幻象遭到破壞,但想從中找出古禁縫隙,潛入進去,也需費一番功夫。

好在一來有驚羽帶路,二來有天目蝶輔助,四人經過一番摸索,終於找到一處裂縫。

四人停下。

周圍皆是濃稠血霧。

在他們前方,有一條黑石砌成的走廊,原本連接到黑塔,現在黑塔崩塌,成了斷頭路。

大陣相撞的波動持續傳來,這些幻象也被擾動,走廊上裂紋滿布,隨時可能崩塌,已經呈現出幻象的本質。

眾人不費吹灰之力,找到真正的古禁所在,乃是一道無形屏障。

屏障之上果然有殘損之處,但可惜裂縫太過細小,裂隙之中依然有強大的古禁之力遊走著。

“強闖不可取!

即使能強行攻入,也會造成很大的動靜,驚動裡麵的葉老魔。”

秦桑勘察之後,搖頭道。

眾人也不氣餒,聞言立即改變方向,尋找另一處破綻。

如此接連換了三處,他們終於在黑塔後麵發現一處合適的地方,這裡古禁脆弱,隻需四人聯手猛攻,應能製造出勉強容許一人通過的縫隙。

很難找到更好的選擇了,四人決定就在這裡動手。

通幽魔君依然祭起他方纔使用過的陰雷葫蘆。

青君則祭出一座玄鐵黑塔,上書‘五方塔’三個大字,正是元蜃門傳承至寶。

殺死冷雲天之後,五方塔落入她手中。

秦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當初還是看冷雲天在闖紫微宮仙陣時操縱此寶。

由於中了陷阱,五方塔冇能展現威力,便遭到血穢神光汙穢。

五方塔做為元蜃門傳承,是極品法寶中頂尖的存在,不知和十八魔幡相比,孰強孰弱?

秦桑暗想,單論破壞力,五方塔應該比不上十八魔幡。

十八魔幡表現出的威力,其實已經超出法寶的範疇了。

秦桑一言不發,祭起魔幡,嚴陣以待。

驚羽站在他身邊,吐出雷念珠,這是她身上唯一的寶物。

在她手裡,雷念珠展現出真正的風采,胖雞僅能發揮出不足五成。

秦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給驚羽創造條件,奪取屍花血珀!白姑娘分手後,這才稍後過來尋你的!”李言洞府外,法陣禁製中雲霧一陣翻湧,一道小道露了出來,然後洞府大門一開,李言已然快步從內走了出來。他先是對著之前開口之人笑罵了一句“布羅,恁得你這般胡說,以後你惹事也是惹在這張嘴上,我與白師姐隻是相交不錯罷了。”然後,他麵色一肅,對著布羅身後一人行了一禮。“李言見過左前輩,不知大駕光臨,倒是小子失禮不周了。”這時,李言洞府前正站著二人,一名書僮,一名青衫儒生。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