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勳謝元禾 作品

科研小辣媳寵得糙漢老公扛不了良心推薦 第26章

    

回家把東西給了謝元禾。“唐嬸兒家的那聾啞媳婦兒感謝你,給你送的果子。”這些是撚子,一般長在山裡,有些很甜,有些冇什麼味道,小孩兒都喜歡摘下來甜甜嘴,就是吃多了會拉不出來。“這是去山上了呀?”謝元禾一看有些驚訝,順嘴問了一句:“她一個人去山上不危險呐?不少人都丟命了嘞!”這一句話不知道戳到了傅野哪一個點,隻見傅野微微皺眉,疑惑發問:“很危險嗎?”謝元禾拿水衝了一下,就丟進嘴裡,嚐到了一絲甜味,於是又...-”就立刻召集之前的兄弟們呢!”

傅野手停在他的肩頭上,用力壓緊,重複了一句,“真的?上麵真的這樣說的?”

“阿勳,是真的,黑字白紙的寫著呢!”宗政和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同意,我們就立刻去縣城調檔案了。”

檔案是真的,人也是真的,隻是名字是假的。

到這一刻,傅野忽然就遲疑了。

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人影,竟然是謝元禾。

調檔案就意味著這個身份可以在某個時刻消失掉。

他和謝元禾是以這個身份結婚的。

再說了,他來這邊也不隻是為了追回丟失的172元素……還為了尋回一個很重要的人。

“我答應過老師,會把她的外孫女帶回來的,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再給我一點時間。”

傅野說完這句話,兩人沉默了很久。

傅野的恩師,姓夏,是學術界的泰鬥。

她兢兢業業數十年,哪怕是倒在了病床上,還在計算著公式。

她的孩子一個兩個接連離開,白髮人送黑髮人,如此殘忍,到最後就連最親近的外孫女都失蹤。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到死也隻是想尋迴流落在外數年的外孫女,這都不完成嗎?

宗政和站直了身子,沙啞著聲音:“行,都聽你的!我們會壓下這份文書的。”

見兄弟還支援著他,傅野終是笑了一下,而後想起什麼,又道:“還有,薑雅嫻最近老是往我身邊湊,你們什麼時候回去,把她一起弄走?”

林複興聽到這個,尷尬地看了一下宗政和,打了個眼神,他這……可不好答應。

“咳,人家是為了你特意來這裡的,咱冇這權力。”宗政和攤開手。

林複興立刻點頭讚同,努力扯開話題:“是了是了,對了,我怎麼冇有看到阿寧?”

阿寧也就是傅平,傅平大名傅晉寧。

“他被你嫂子帶出去城裡逛了。”

傅野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林複興震驚,“我,嫂子?”

他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瞪大眼結結巴巴道:“嫂、嫂子什麼時候從墳頭醒來了?隊、隊長,你來一年多,還,還把嫂子給弄活了?”-最簡單的衣服,此時發揮著巨大的力量,手臂筋脈乍現。青年咬牙冇吼出聲,又開始了他的攻擊。兩人打得難捨難分,最後傅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反手絞殺,將青年的臉死死壓在地上,直到他的臉憋得通紅纔算完事兒。守在門口的青年無聲地拍拍手,傅野起身,而剛剛被碾壓的林複興有些懊惱。鼓掌完的青年笑了一下,“複興,你這是滿足了吧?”“你看我這表情,像是滿足了?”林複興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傅野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拉起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