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勳謝元禾 作品

科研小辣媳寵得糙漢老公扛不了良心推薦 第24章

    

,的確有些怪異。一個女人,又是聾啞的,怎麼在大山來去自如?被謝元禾投餵了一顆果子後,他又像是不經意那般問:“對了,我都還不知道那聾啞媳婦叫什麼呢。”謝元禾神經一緊,男神突然詢問聾啞女的事情,指不定是發現了什麼機密。她隻能挖空腦子想:“聽我娘說,唐嬸兒帶她來的時候,腦袋還有傷口,大家問,唐嬸兒就說她就是個聾子啞巴。”“大家對她印象真不多,剛來的時候她還總出屋,後來有一次聾啞媳婦好像發瘋了,唐嬸兒找回...-原本還裝模作樣的兩個青年,一個後退守著大門,另外一個忽然出拳,朝著傅野的臉下了死手!

傅野在地上摩擦兩步,往後右一偏頭,躲過了這一記右勾拳,他也使出一道下勾拳,直衝青年腹部。

青年被錘個猝不及防,整個人猛地後退兩步。

製服有些限製了他的動作,而傅野穿著最簡單的衣服,此時發揮著巨大的力量,手臂筋脈乍現。

青年咬牙冇吼出聲,又開始了他的攻擊。

兩人打得難捨難分,最後傅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反手絞殺,將青年的臉死死壓在地上,直到他的臉憋得通紅纔算完事兒。

守在門口的青年無聲地拍拍手,傅野起身,而剛剛被碾壓的林複興有些懊惱。

鼓掌完的青年笑了一下,“複興,你這是滿足了吧?”

“你看我這表情,像是滿足了?”林複興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

傅野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拉起了他,給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伸手一指站在那筆直的青年,“你等見我都不知道要等多久,怎麼不找你師父切磋?”

這個“師父”叫宗政和,與傅正勳同屆,能力僅次於他。

倆人是最好的搭檔,然而如今大家的身份都不同了。

“我現在可是文職,不動粗。”宗政和露齒一笑,那張白皙的小臉蛋多了幾分秀氣。

傅野聽到這句話,心一咯噔,他看向了宗政和,冇想到對方卻說:“家裡就我一個孩子,總不能繼續不要命下去。”

這樣意氣風發的青年,最終棄武從文。

一時之間,三人都有些沉默。

過了一會兒,傅野開口了:“好了,你們來找我什麼事情?”

林複興也不沉湎於過去中,立馬直起身子喊了一聲:“老大!”

然而傅野一聽,強忍心中的不捨,立刻打斷:“我現在可不是你老大了,你還是——”

“不!你就是!老大,前段時間你上交的東西已經順利抵達海島了,我們這次是來給你傳遞複職文書的!”

他有些興奮,聲音染上了些許激動:“熬了一年多,老大你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離開這了!”

“上頭還說讓你-雅嫻最近老是往我身邊湊,你們什麼時候回去,把她一起弄走?”林複興聽到這個,尷尬地看了一下宗政和,打了個眼神,他這……可不好答應。“咳,人家是為了你特意來這裡的,咱冇這權力。”宗政和攤開手。林複興立刻點頭讚同,努力扯開話題:“是了是了,對了,我怎麼冇有看到阿寧?”阿寧也就是傅平,傅平大名傅晉寧。“他被你嫂子帶出去城裡逛了。”傅野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林複興震驚,“我,嫂子?”他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