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勳謝元禾 作品

科研小辣媳寵得糙漢老公扛不了良心推薦 第23章

    

複興有些懊惱。鼓掌完的青年笑了一下,“複興,你這是滿足了吧?”“你看我這表情,像是滿足了?”林複興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傅野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拉起了他,給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伸手一指站在那筆直的青年,“你等見我都不知道要等多久,怎麼不找你師父切磋?”這個“師父”叫宗政和,與傅正勳同屆,能力僅次於他。倆人是最好的搭檔,然而如今大家的身份都不同了。“我現在可是文職,不動粗。”宗政和露齒一笑,那張白皙...-傅野回家把東西給了謝元禾。

“唐嬸兒家的那聾啞媳婦兒感謝你,給你送的果子。”

這些是撚子,一般長在山裡,有些很甜,有些冇什麼味道,小孩兒都喜歡摘下來甜甜嘴,就是吃多了會拉不出來。

“這是去山上了呀?”謝元禾一看有些驚訝,順嘴問了一句:“她一個人去山上不危險呐?不少人都丟命了嘞!”

這一句話不知道戳到了傅野哪一個點,隻見傅野微微皺眉,疑惑發問:“很危險嗎?”

謝元禾拿水衝了一下,就丟進嘴裡,嚐到了一絲甜味,於是又給崽子塞了一把,笑了一下,“大寧山不高,確實冇什麼可怕的,大家都是結伴去摘的,可這時間點,不往深處走,怎麼能遇到果子?”

“而且你忘了,我們上次往深裡走,還遇到了野豬。”

這麼一說,傅野才猛地想到,的確有些怪異。

一個女人,又是聾啞的,怎麼在大山來去自如?

被謝元禾投餵了一顆果子後,他又像是不經意那般問:“對了,我都還不知道那聾啞媳婦叫什麼呢。”

謝元禾神經一緊,男神突然詢問聾啞女的事情,指不定是發現了什麼機密。

她隻能挖空腦子想:“聽我娘說,唐嬸兒帶她來的時候,腦袋還有傷口,大家問,唐嬸兒就說她就是個聾子啞巴。”

“大家對她印象真不多,剛來的時候她還總出屋,後來有一次聾啞媳婦好像發瘋了,唐嬸兒找回來之後,就鎖住了她。我們也不瞭解啊!”

翌日,謝元禾帶著崽子又進城了,傅野被村支書喊去了辦公室。

一進屋,謝元禾他大伯,也就是村長,先對帶著裡麵兩個穿著不一般的人評價了傅野,“傅野最近表現還不錯,每日工作也超額完成。”

兩個青年是生麵孔,其中一個站了起來,冷臉道,“行,那我們就去看看。”

傅野便帶著他們兩個先往地裡走,周圍的村民都看到了,窸窸窣窣討論起來,“這是犯啥事了?”

“不知道啊!真是造孽了,元禾也是倒黴。”

……

從地裡走到牛棚,最後回到了傅野家,一進屋門就關上了。

-勳,是真的,黑字白紙的寫著呢!”宗政和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同意,我們就立刻去縣城調檔案了。”檔案是真的,人也是真的,隻是名字是假的。到這一刻,傅野忽然就遲疑了。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人影,竟然是謝元禾。調檔案就意味著這個身份可以在某個時刻消失掉。他和謝元禾是以這個身份結婚的。再說了,他來這邊也不隻是為了追回丟失的172元素……還為了尋回一個很重要的人。“我答應過老師,會把她的外孫女帶回來的,我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