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幺雞 作品

第699 章 再度啟程

    

點啊!”小九尾嚇得頭發都豎了起來。接著更是急的連髒話都飆了出來。“踏馬的,那是你的劍靈,不會把你怎麽樣,我跟大頭要是被那瘋批看的不爽,小命不保啊,滾!”說著小九尾提起小短腿,狠狠的踢在陸川屁股上。可憐的陸川,被一腳踢飛了出去,一頭栽在了正在暴怒的陸大炮裙底。“好看嗎?”陸大炮低下頭,笑眯眯的問了起來。“好看!”陸川連忙點頭:“我記得,你內褲應該是白色的,什麽時候換成黑色的了,不過很性感我喜歡,嘿嘿...“怎麽去修羅界?”

現在無憂界的問題基本搞定了。

而四族一時半會也強大不起來,還得等他們慢慢恢複元氣。

陸川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其它三界,把向下的通道給關掉。

那麽,第一站肯定就是修羅界了。

小院中,陸川與塵源商量著下一步行動,藍采兒帶著柳笛,在一邊煮著火鍋。

聽到這話,藍采兒意識到陸川馬上又要走了。

不知道為什麽,藍采兒莫名的惱火起來,切菜的手狠狠用上了力。

“三天兩頭見不到人,這一回來吃頓飯又要走。”

藍采兒惡狠狠的想著,手上愈發的用力起來。

柳笛在一旁看著惱火的藍采兒,捂著小嘴忍不住笑了起來。

陸川這少根弦的貨,哪能注意到藍采兒情緒的變化,隻是不時的看一眼水開沒開,好準備燙東西吃。

“雖然四方大界各自獨立,但是想要過去也不是沒有辦法。”

塵源一邊好奇的盯著從未見過的火鍋,一邊說了起來。

“四大界創立之初,就留有秘密通道,目的是遇到不能解決的危機,互相好有個照應。”

“不過通道從未啟用過,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正常運轉。”

“行吧,吃完飯就出發!”事情沒有想象中的複雜,陸川也懶得再多問什麽。

“啪!”藍采兒手上的菜刀被硬生生的給掰斷。

惱火的看著塵源,似乎是怪罪他上門來找陸川。

“嗬嗬!”塵源尷尬的笑了笑,隻能裝作沒看見。

“公子,又要……走了麽?”最終藍采兒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問了一句。

陸川點點頭:“你就不要跟著去,留在這裏就好了。”

“哦!”藍采兒鼓著腮幫子,一臉的不開心。

她也知道,陸川沒有心思在自己身上,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跟在他身邊。

這頓飯,吃的藍采兒是一點滋味沒有。

等到陸川走了,她還在桌前發呆了許久。

……

臨走之時,陸川給風族、炎族佈置了保護性的劍陣結界。

自己不在的時候,如果出現什麽意外,隻要不走出劍陣範圍,就一定可以保證安全。

當然,百花族的天養澗,跟大月族的紅月山脈,陸川也專門跑了一趟,為他們佈置了劍陣。

最後又給驚風使叫了回來。

這家夥無論再怎麽弱,他也是貨真價實的至高境,而且身後還有個神木會。

囑咐驚風使照看好這些人,確定沒有任何疏漏,陸川才放心的離開。

……

“連線修羅界的通道,被設定在極北之地,永不融化的大冰川之下。”

塵源為陸川說明瞭確切地點。

因為無憂界太過於龐大,必須要藉助陸川的無距趕路。

不然靠塵源自己帶路,這過去不知道要耽擱多少時間。

陸川也是痛快,二話不說就給塵源提了起來。

整整進行了十次大時空的無距,陸川纔到達目的地。

無憂界的廣闊,再一次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

而陸川這臉不紅心不跳,跟吃飯喝水一樣的十次大時空無距,也重新整理了塵源的認知。

他實在是很好奇,陸川到底強到何種地步。

這種極為耗費力量的頂級至高神通,用著跟玩一樣。

“大人您先休息一下,我還需要定位一下!”

說著,塵源拿出一個金色的小羅盤,開始定位起來。

看這貨熟門熟路的模樣,陸川有些好奇:“四大界創界的時候,你也參與了嗎。”

“沒!”塵源笑了笑:“都是那位大人留給在下的情報。”

“冥冥之神!”陸川暗罵一聲晦氣。

很快,塵源就定好了位置。

通道被設計在大冰川中心之下。

這鬼地方能量極為稀缺,加上環境又惡劣無比,無數歲月過去,通道居然都沒有被人發現。

確定通道還在,而且沒有??奇怪的東西誕生,塵源這才為陸川開出一條路。

兩人一路向下,一直下沉了好一會,纔看到閃爍的熒光,那是符文特有的能量波動。

眼前被佈置好的東西,與其說是空間通道,其實更像是一個傳送陣。

當然陸川是不怎麽懂這些玩意的,或許隻是看著像傳送陣而已。

“這屬於躍遷通道,需要強能量才能啟用。”

專業的事情,還得專業的人來做,塵源一眼就看出了這東西的來曆。

這種粗活,對於陸川來說是完全沒有一點難度的。

畢竟當初這玩意被設計出來,為的就是四界相互照應。

啟用的能量,也不過是需要頂格的大造物實力。

陸川隨便跺了一腳,澎湃的劍氣就湧入了躍遷通道之中。

然而下一刻,異變陡生。

通道表麵的符文,在陸川注入劍氣之後,居然瘋狂的閃爍起來,一副要爆炸的模樣。

“不好,是在下疏忽了。”塵源臉色一變。

“這東西是為四方大界專門設定的,想要啟用通道,恐怕隻能靠本土的頂級修士。”

“如果不屬於四方大界的力量介入其中,恐怕會引發通道自毀。”

塵源這麽一說,給陸川也是被嚇了一跳,連忙把劍氣給抽了出來。

劇烈閃爍的符文,這才慢慢的安靜下去。

“他奶奶的,還整這死出!”陸川罵罵咧咧起來。

“行吧,你在這等一會,我回去帶個本地人來!”

說完,陸川就發動無,消失在了原地。

陸川走的快,回來的也快。

回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是多了兩人。

陸萌萌與任千語。

要說無憂界本地人中,誰實力最強?

那這兩個老怪物估計無人能出其左右了。

至於大至高境的驚風使,陸川覺得那家夥是個意外。

就像是一個程式的BUG,不應該歸屬到本地人中。

“想不到,生活了無數年的地方,居然還藏著這種東西!”

“要不大人也帶咱們過去見識見識吧!”

瞭解了事情經過,任千語忍不住驚歎起來。

陸萌萌狠狠瞪了任千語一眼,責怪他話太多了。

“你過去幹什麽?以為旅遊啊?”陸川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試試,看能不能啟用!”

“嘿嘿,我也就這麽一說,大人您聽個樂就好!”

任千樂嗬嗬的湊了上去,與陸萌萌一起將力量注入通道之中。左使沒有回答,隻是抬起深紅色的眼眸,意味深長的看了少年一眼。“再見,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聯係我!”“等一下!”少年突然叫住要離開的左使,眯起了好看的眼睛。“我不希望這事兒還有後續,你懂?”“這兩族族長可不是什麽阿貓阿狗,得……加錢!”左使似乎在等少年這句話,直接坐地起價。“當然!”少年樂嗬嗬的點點頭。“事後會有專人與你對接!”生意已成,左使也不再停留,身影瞬間消失不見。少年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