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幺雞 作品

第694 章 暫時告一段落

    

的懷裏。“哇哇哇……”小老七耍賴不成,哇哇大哭起來。“就這樣吧,有緣再見。”陸川伸手輕輕的將蕭玲玲推出了這個空間。順便將一縷劍氣打在她的身上,這縷劍氣可以保護她,安全回到彩月島。“走吧,去冥界!”陸川抱起九尾,將她放到阿福背上。“這麽隨便抱一個女孩子,真的好嗎?”九尾笑著調侃起來。“哈?”陸川頭一歪,“你不是狐狸嗎,怎麽是個女孩子?”“我……”九尾眼皮子直跳。……洞府最深處,那陰氣匯聚之地,是一個...“前輩,您這就走了?”

鄭天屠看著背著手,晃悠悠走向大門的陸川,滿臉的愕然。

事情就這麽交代一聲,甚至沒有一點預防措施,就這麽走了?

鄭天屠無法理解陸川的做法。

在人均八百個心眼子的修行界,還能這麽隨意交代事情,簡直是天方夜譚。

“啊,不然呢?”陸川翻了個白眼:“留在你這過年啊?”

“您……您就這麽放心在下嗎?”鄭天屠話一出口就有些後悔了。

這要是陸川給自己種個血咒什麽的,那才真是沒事找事。

“看你也不是個蠢貨啊,怎麽問這個問題?”陸川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

陸川留給鄭天屠的東西,大概率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僅有的能夠觸控到大至高的機遇。

而且就算觸控到了大至高的境界,他也無法順利進入。

因為無憂界的天地,供養不出一位大至高。

隻要鄭天屠還有那麽一點野心,他就一定會等待。

等待再次遇見陸川的那一天,去抓住那唯一的,向上躍遷的機會。

而在等待的途中,他就必須完成好陸川的任務。

鄭天屠何其聰明,陸川的反問讓他瞬間抓住了重點。

他瞬間明白,還有更高的境界,大造物並不是終點。

而觸控那更高境界的機遇,就在那顆小球之中。

對於一個在無憂界幾乎走到頂點的修士來說,沒有比這個訊息來的更讓人振奮了。

“前輩放心,您交代的事情,在下定萬死不辭。”鄭天屠激動的跪了下去。

陸川無所謂的擺擺手,繼續慢悠悠的走向門口。

“前輩!”看著陸川走到門口,鄭天屠又開口喊了起來。

“又什麽事兒啊,沒完了是吧?”陸川突然想打爆這貨的狗頭。

“請前輩為在下賜名!”鄭天屠也是一點臉皮不要了,反正都當狗了,何不當的徹底點。

“沃日!”陸川忍不住感歎一聲,“你真踏馬是個人才!”

“我看你萌萌噠,就叫陸萌萌吧!”

陸川出色的發揮了自己的“長項”,賜給了鄭天屠一個響當當的名字。

至少這貨自己是這麽認為的。

“啊?”鄭天屠呆愣當場,等到再抬頭時,陸川已經沒了蹤影。

“陸萌萌,這合適嗎……這?”

……

白瞬死了!

死的很突然!

當白徽音把白薛的死訊帶回族裏,本來就是風燭殘年的老人,再也經受不住刺激撒手人寰。

或許白瞬自己也從未想過,縱橫一生,到頭走的卻是如此滑稽。

正是應了那句老話,世事無常。

白徽音也想死,不過兩天時間,她的人生就跌到了穀底。

從一個集萬千寵愛的小公主,跌落到了被全族指責的罪人。

然而最想去死的白徽音,卻無法去死。

因為她是冰牙族唯一的族長人選了。

如果在下一代天生聖紋的族人出現之前她就死了,那麽冰牙族就再也不會誕生聖紋者,這是上天對於這個強大種族的平衡與限製。

白徽音很順利的坐上了族長的位置。

沒有族人反對,也沒有族人去參加她的典禮。

她好像真的不能再說話了,穿著典禮的盛裝,呆呆的坐在白瞬生前的房間前,看著天上的明月。

如果一切沒有發生,現在她身邊應該陪著的是白君閑。

想到白君閑,白徽音的心中絞痛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想念這個背叛自己的愛人。

他背叛了自己,卻又為了自己而死。

這樣的矛盾讓白徽音愈發的痛苦起來。

她把頭埋進雙腿中間,輕聲的啜泣起來。

月色之下的陰影中,陸川靜靜的看著白徽音。

說實話,陸川對於這個腦子沒杏仁大的女人,沒有任何好感。

但是看著她在極度痛苦中還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陸川知道她是長大了。

隻是,長大的代價,實在太過於沉重,沉重到稍不注意就會讓她萬劫不複。

“給自己找點事兒做!”陸川雙手攏袖,慢慢的走出陰影。

白徽音抬起了頭,連忙擦幹了眼淚。

她看著的陸川的目光,再也沒有一點敵意。

因為白瞬在彌留之際,把陸川的身份告知給了她。

白徽音輕輕的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要問好,然而她還是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用多禮!”陸川輕輕的搖搖頭,看著白徽音,卻發現自己並沒有什麽話想對她說。

想了一下,陸川才繼續說道:“我會幫你鏟掉所有對冰牙族有敵意的勢力,確保你們在這個時間節點的安全。”

現在的冰牙族,失去了白瞬、白薛兩個頂級戰力。

加上白徽音這個新族長所作所為,凝聚不了人心。

現在的冰牙族是最脆弱的,經不起一點風浪。

“至於往後,我就無能為力了,隻希望你做一個合格的族長吧!”

說完,陸川不再停留,離開了這裏。

看著陸川離開的方向,白徽音慢慢的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這是對於陸川的感謝。

如果沒有陸川的幹預,以現在冰牙族的情況,被各大勢力吃掉也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這一夜,無憂界死了很多修士,覆滅了很多大勢力。

這件事成了一樁懸案,因為那個襲擊各大宗門的少年,至此之後再也沒有現身過。

有人說那個少年是天道的化身,專門來清理這些逆天的修士。

也有人說,那少年不屬於這個世界,隻是被意外召喚到了這裏。

更有甚者,說那少年是無憂界無數歲月來,負麵能量的凝聚體。

這事兒越傳越玄乎,在很多歲月之後,成了一個人盡皆知的傳說故事。

……

“大人!”

時間長河之上,楚心月看著安全歸來的陸川,??長長的鬆了口氣。

“走吧,該回去了。”陸川招呼一聲,踏上了歸途。

隻是陸川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在他走出過去的那瞬間,一個奇怪的符文,在他的耳根處形成。

這個符文形成之後,又快速的隱於無形。

歸途很是順利,沒有遇到亂七八糟的事情。

隻是,陸川還是有些擔憂,因為不知道白徽音是否能讓冰牙族好好的延續下去。沙之中……”白墮鬼首見到這一幕,大驚失色。白墮鬼首話還沒有說完,一聲炸裂的咆哮從流沙中響起,響徹整個冥界。與此同時,那種紫光衝天而起,將冥界灰暗的天空變了顏色。嘶啞、幹裂,每一聲咆哮彷彿都刮在靈魂之上,讓人不寒而栗。白墮鬼首這才反應過來,心中大驚,原來有東西隱藏在冥部之下。冥部被冥月大陣籠罩,怎麽被侵入了都沒有發出警報。白墮鬼首魁首下意識的看向,天空中那高懸的淡藍色鬼月。那淡藍色的鬼月,此刻確實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