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幺雞 作品

第691 章 好戲開場

    

是疼了點。”趙統捂住鮮血噴湧的傷口,“小先生莫要耽擱,快去收金龍。”氣運金龍已經衝上天空,突然幾個身影拔地而起,直衝金龍而去。看來盯著趙統的遠遠不止這三個異族。“你把領域收了。”陸川叮囑一聲,突然拔出長劍,對正在與劍河對抗的三個異族,抬手就是一劍。一條數百米的巨大半月劍氣,直劈而去,所過之處將領域盡數撕裂。陸川一劍之後沒有停留,腳尖輕點衝上天空。此時氣運金龍周圍,已經出現六個身影,正在因為金龍的歸...“縱觀整個無憂界,能讓白瞬那老家夥低眉順眼的還沒有生出來,看來你說的這少年,來曆恐怕有古怪。”

中年男子聽完,眉頭狠狠的擰了起來。

白君閑深以為然的點點頭,突然他又想起一事:“那少年似乎與白瞬約了一個三日之期,不知道是要做什麽。”

“三日之期!”中年男子沉吟片刻:“那就盡量在三日之內拿到兵牙刺,免得多生事端。”

說完,中年男子隨意的擺擺手,示意白君閑可以離開了。

白君閑卻是猶豫起來,他看向中年男子似乎還有話想說。

“怎麽?”中年男子剛剛舒展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白君閑深呼吸一口鼓起勇氣:“大人,是否能夠為白徽音留下一命?”

白君閑深知,一旦冰牙族失去聖物,那麽這個龐然大物離倒塌也就不遠了。

他雖然是以間諜身份進入的冰牙族,但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與白徽音這許多歲月的朝夕相處,就是塊石頭也有了溫度。

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意。

隻是眉頭卻慢慢的舒展開去,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當然!”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但是你要保證,白徽音不能成為障礙才行。”

白君閑欣喜的點點頭:“大人放心。”

得到滿意的答案,白君閑心滿意足的離開。

中年男子在白君閑離開的瞬間,一張臉瞬間垮了下來。

“好好看著他,如果有異常舉動,就抹掉他的自我意識。”

中年男子對著花園深處淡淡的下了個命令。

很快,一抹宛如遊魂的身影走出,又悄無聲息的離開。

“嗬,好家夥,真踏馬精彩,溜了、溜了!”陸川看完這出好戲直呼過癮,也沒再多停留。

……

第二天。

冰牙族內部突然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臥床休息的白瞬焦急的推開房門,疲態的老臉之上滿是震驚。

因為這是聖物存放之地,發出特有警報。

“族長,聖物……聖物失蹤了!”

很快就有幾名族人前來,撲通一聲跪在了白瞬麵前。

“怎麽回事?”白瞬捂著胸口,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

“族長,族長!”

幾名族人嚇得直接蹦了起來,連忙上前扶住白瞬。

“不……不知道,隻是接到看守聖物長老的通知,兵牙刺被盜。”

族人也是一臉的懵逼,說不清個所以然。

“白薛是幹什麽的,吃屎的嗎?”白瞬怒極暴吼。

白薛,冰牙族看守聖物的長老,是戰力是僅次於白瞬的強大存在。

極度的憤怒讓白瞬體內氣血亂衝,一口老血又噴了出來。

“族長,保重身體啊!”

幾個族人嚇得臉色蒼白,說話都帶起了哭腔。

“死不了!”白瞬甩開族人的攙扶,咆哮起來:“讓白薛來見我。”

“白……白長老不在。”族人們嚇得又跪了下去。

“聖物被盜之後,白長老就追了出去。”

“蠢貨,蠢貨!”白瞬急的直跺腳。

一個人追出去,要是被人埋伏圍殺,幾乎就是必死。

“通知長老們,來議事廳開會!”白瞬突然又平靜了下去,開始有條不紊的下達命令。

“所有陣法全部開啟,族人進入戰時狀態。”

“啟動所有情報網,密切關注各大勢力的動向。”

“送年幼者出走,去往密地。”

“分出一部分守衛去追白薛,一定把人追回來。”

“要不要通知盟友?”等到白瞬下達完命令,族人弱弱的問了一句。

“通知尼媽個頭,怎麽族內生養出你這種蠢貨?”剛剛平靜下來的白瞬又氣的跳腳罵娘。

這種時候哪還有什麽盟友。

一鯨落而萬物生,那些盟友正等著冰牙族這個龐然大物倒下,好上來啃幾口。

“唉,徽音,你太讓我失望了!”

等到族人離開,白瞬纔看著天空深深的歎了口氣。

白瞬其實第一時間就猜到,能夠在白薛眼皮子底下拿走聖物的,隻能是白徽音了。

……

聖物被盜後半個時辰。

白薛拚了老命,總算在距無憂城千裏左右的地方,追上了盜取聖物的白徽音。

“別鬧了,徽音!”

即便隱藏了氣息與身形,白薛還是一言道出了眼前人的身份。

“還有,君閑你也不懂事兒,跟著她一起鬧!”

白薛看著被自己攔住的兩人,心中總算是大大的鬆了口氣。

“二爺爺!”白徽音恢複原本容貌。

知道沒可能被白薛攔住還能溜走,白徽音弱弱的低下了頭。

“簡直胡鬧,跟我回去!”白薛倒是沒白瞬那麽暴躁,隻是笑著搖搖頭。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少年的意氣用事而已。

畢竟誰還沒年輕過呢,誰又沒犯過錯呢?

“他就在城裏,我要給大爺爺報仇!”白徽音氣鼓鼓的說了起來。

白薛也知道白瞬被氣吐血的事情,他當然不可能意氣用事。

白薛笑著擺擺手:“行了,什麽事兒等回去了再說。”

“而且無憂城可不允許你胡來,那城主可不是什麽好相與的家夥。”

知道此事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白徽音整個人蔫了下去。

就在此時,一個遊魂般的身影詭異的出現在了白薛身後。

“薛爺,小心!”白君閑臉色劇變。

然而這聲提醒還是晚了一步,一把刻滿符文的黑色匕首,瞬間穿透了白薛的胸口。

下一刻匕首上的符文,劇烈的運轉起來。

“幽魂族!”白薛看著穿透胸口的匕首,滿眼的不可置信。

幽魂族,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種族,全族以從事殺手行業而聞名無憂界。

這一族力量最是詭秘,幾乎可以不被發現而靠近任何人。

加上他們一族特殊打造的血咒匕首,可以破除一切護體氣罩。

配合上那詭秘的天賦,他們一族的刺殺成功率高的可怕。

隻是幽魂族早在百萬年前,就被白瞬帶人給滅了個一幹二淨。

想不到,居然還有餘孽存於世間。

“跑!”

白薛知曾經也參加過圍剿幽魂族的戰役,知道被血咒匕首捅破心髒絕無生還可能。

用最後的力氣,白薛運轉還能調動的力量,將自己與殺手死死的禁錮在原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快,白徽音一直處於懵逼的狀態。

白薛那聲暴吼,才讓她清醒過來。

“二爺爺!”白徽音發出刺耳的尖叫,不顧一切的想要衝上去。

在白徽音衝出去的瞬間,白君閑突然出手,狠狠的轟在了白徽音的後心窩之上。。身為大道的分身,她並不負責調解這些矛盾。她的職責隻有一個,維持星空正常運轉,至於誰死誰活,並不是她關心的事情。就算是三千大世界同時湮滅,也沒有任何關係,在她眼裏看來那也隻是一種自然的淘汰而已。x33xs.但是有其他力量介入騷亂,那麽這件事就變了性質,作為大道分身她必須抹殺掉,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力量。那種極致的光明力量,引起了少女的注意,還有異常活躍的季青臨。“又是這幫家夥!”少女坐在大葫蘆上,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