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幺雞 作品

第1章 放出來了

    

݅���ɴ��Ͼ������׷��׌�˰�ʺ��������׌�e������ţţ�������ۡ������f�ĺ��е������o�����g����ꑴ��_ʼ��ͣ���Լ����Լ���Ԓ������˼�������µ�ȡ��֮������픲�ס�ˣ�����픲�סҲҪ픰�����ꑴ������w�c���׽�����ı���������Ȼ�����E�K���Ǻ�����ģ��w�Ō�����^����������ꑴ����ǰ�ɤ�Ӻ�ð����Ҳ�o����¡���Ŷ����Ҋ�...“十萬年,十萬年,你知道這十萬年我是怎麽過的嗎?”

天元大陸,白帝城前。

一名身材佝僂,腰間別著一把木劍,打著赤腳穿的跟乞丐一樣的老人,看著白帝城三個大字,淚流滿麵。

老人名叫陸川,一個倒黴催的穿越者。

當初陸川穿越的時候,不出意外的啟用了係統。

本來以為可以走上人生巔峰,結果沙雕係統卻搞錯了位麵。

應該穿越到高武位麵的陸川,被沙雕係統弄到了這個恐怖的修行位麵。

更坑爹的是,係統為了保證宿主的安全,硬是把陸川關在一個小天地中,整整十萬年,十萬年呀!

狗日的係統匹配不了這個世界的修行體係,隻能強迫陸川一直練習高武世界的劍術。

整整一萬年,陸川練成了有史以來最強的劍神,也練成一個精神病患者。

當然還有一個最坑爹的事情,那就是陸川老了。

係統隻有高武世界的模板,能保證陸川壽命很長,可是卻阻止不了衰老。

現在陸川終於出山了,第一件事就是要去這個世界的修行宗門,求取丹藥,恢複曾經帥氣的容顏。

……

“你已是九天十地最強劍神,即便是修行者也可暴打之,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陸川身邊一頭驢子口吐人言,嚴厲的嗬斥起來。

這驢子幹癟瘦小,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

最惹人注目的是,驢子一隻眼睛直視,一隻眼睛卻是朝著右邊斜視,充滿了“智慧”。

這驢子不是別人,正是陸川那坑爹的係統幻化而出,小名阿福。

當初為了防止陸川被關的精神錯亂,係統很有人情味的變成了一頭驢子,陪伴了陸川十萬年。

但是這陪伴似乎並沒有什麽卵用。

至於這一人一驢的關係,嗬嗬……

“碎嘴的玩意。”

“砰!”

陸川突然出手,一拳夯在了阿福的眼睛上。

可憐的阿福還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一拳打的,來了個空中720度轉體。

“老不死的東西,要不是我你能有現在的成就?”

阿福罵罵咧咧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眼睛似乎又“智慧”了一些。

“要不是你個坑爹玩意,你老子我會變成現在這樣?”

陸川一伸手,一股恐怖的吸力從掌心發出,把阿福吸到了手心之中。

“哢嚓!”

阿福的脖子被扭了個360度,無力的耷拉下去。

“給老子爬。”

陸川又是一腳,把阿福踢飛了出去。

“老不死的東西,你給我等著。”

遠遠的傳來阿福的狠話。

“哢!”

“啊……”

腰部傳來一陣脆響,陸川捂著胯骨呲牙咧嘴。

因為年紀太大了,每次動手,都有骨折的風險。

等了好一會才緩過勁來,陸川這才顫顫巍巍的走進白帝城。

這白帝城,依照那頭蠢驢的說法,是天元大陸西部最繁華的城市,碰到修行者的幾率也是最大的。

陸川現在啥也不想,就想著能快點恢複到年輕時候。

……

“好香!”

進了城,被一陣香味吸引,陸川這纔想起來,自己已經很多年、很多年,沒有吃過世俗的食物了。

在小天地中,一直都是靠著係統贈送的大力丸填肚子。

“小二,好吃的好喝的端上來。”

陸川走進了一家裝修豪華的大酒樓,一副有錢大爺的模樣,吆喝起來。

小二一臉懵逼的看著麵前氣勢十足的老乞丐,有些拿捏不準。

“愣著幹嘛,老爺吃開心了,少不了你的。”

陸川晃了晃腰間那破爛的布袋子,裏麵傳來陣陣好似金屬碰撞的聲音。

小二臉色一喜,連忙把陸川迎了進去。

“老闆哪來的乞丐,你這生意還做不做了?”

“什麽味兒啊這是,從茅坑裏爬起來的吧?”

“小二,把這老東西趕出去,讓不讓人吃飯了?”

陸川身上那股子讓人上頭的味兒,引起了眾多顧客的不滿。m.x33xs.

看著眾人厭惡的掩鼻議論,陸川脖子一歪,神經質一般的抽了抽嘴角。

一股子暴虐之氣,從蒼老的身上噴湧而出。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瞬間閉上了嘴。

“接著說啊,怎麽不說了?呸,啥也不是!”

陸川狠狠啐了一口,晃晃悠悠的找到個靠窗的位置。

“嘿,小妞給爺笑一個!”

陸川發現隔壁桌,坐著兩個戴著麵紗,身材窈窕的女子,忍不住耍起了流氓。

“嘿,不給麵子,那爺給你笑一個,嘿嘿嘿……”

陸川咧開缺了門牙的嘴,沙比一樣笑了起來。

“登徒子!”其中那名身穿黃色長裙的女子,忍不住翻了翻好看的眉眼。

另一名女子輕輕的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多事。

“小二,給這兩位美女一桌酒菜,算在我賬上。”

見兩個女子幹喝茶,也不點吃的,陸川豪氣的喊了起來。

“多謝老人家好意,我們姐妹坐一會就走,不勞您破費。”

另外一名身穿藍裙的女子起身,對著陸川施施然行了一禮,氣質優雅華貴。

陸川老胳膊一揮,“幾個錢,不用在意,小二上菜。”

“好嘞!”

小二看著陸川腰間鼓鼓囊囊的布袋子,覺得今天是遇到了豪客,等一下賞錢肯定是少不了的。

酒菜上來的很快,陸川直接上手,一頓狼吞虎嚥。

這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看的其他人目瞪口呆。

“吃啊,為什麽不吃,不給麵子是吧?”

吃的開心,又見兩個女子麵對一桌子飯菜不動筷子,陸川那神經病又犯了。

“師姐,這糟老頭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黃裙女子眼皮子直跳。

藍裙女子卻輕輕的笑了起來,“沒事,反正也很久沒吃過世俗的食物了,嚐一嚐也不錯。”

“啥?”

陸川雖然年紀大的有些不像話,但是一身武力值已是巔峰。

別看整天顫顫巍巍的,真實情況卻是耳聰目明、吃嘛嘛香,就是老胳膊老腿的有些經不起折騰。

兩名女子的對話,一字不漏的被陸川聽了進去。

陸川也顧不得吃飯了,直接竄到了兩名女子的桌邊。

“你們是神仙姐姐嗎?”

“走開,什麽神仙姐姐。”黃裙女子一臉厭惡的遮住了鼻子。

一直很淡然的藍裙女子,也有些焦急起來,朝著樓上看了看。

正巧此時,一名油頭粉麵的小年輕,出現在樓梯口。

聽到陸川叫兩名女子神仙姐姐,小年輕愣了一下,接著似乎意識到什麽,直接破窗而去。

您提供大神一條幺雞的開局:被係統關成了精神病空間置換來到自己麵前時,祂已經開啟了防禦護罩。然而祂還是沒有準確評估出陸川的肉體蠻力。陸川死命一撞之下,連蛇帶罩子都給祂一起撞了出去。雖然隻是短短的幾百米,但是原初陣圖的構建卻被迫停了下來。對抗原初法則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讓它啟動,這也是陸川一開始的打算。而且曾經跟瀑夜對戰過,陸川非常的明確,構建陣圖需要的時間。雖然這個時間很短,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在時間定格的空間中,還是有打斷的機會。如果是初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