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雨葭沈秋生 作品

第645章

    

快,端酒杯的手都開始哆嗦。好幾萬的聘禮,此前他想都不敢想,兩千塊都覺得是很大額的數字了。“彆哆嗦了,乾不乾?”沈自強問道。姚雨葭和沈秋生都看了過來,等待他的回答。姚建國心裡早已經有了答案,雖然手還在哆嗦,嘴也說不清楚話,卻還是紅著眼睛,直接一仰脖子,把酒喝了。沈自強和宋玉蘭互視一眼,微微一笑,也喝乾了杯中酒。這筆帳沈秋生之前就和他們算過了,兩口子當時也覺得實在太多了。幾萬塊啊,城裡都夠買好幾套大房...馮小姐搖搖頭,道:“他們倒是有提過,但被我拒絕了。”

“拒絕了?為什麼?”沈秋生道:“你爺爺他們雖然不是很懂的變通,和你的操作策略也冇得比,但起碼也算金融行業的老手。決策不行,執行力應該還是可以的。你們又很熟悉,如果他們能來幫忙,你也許可以減輕一些工作壓力。”

“冇有必要。”馮小姐道:“公司現在有很多更專業的人在操作,他們來了會很難融入進去,到時候更麻煩。再說了,正因為和他們很熟,纔不能讓他們來。否則的話,容易在公司裡造成內部紛爭,遇到事情不管處理的公正還是不公正,都會有人說。”

沈秋生這才明白過來,馮小姐說的冇有錯。

她和馮爺等人太熟悉了,一旦馮爺他們這個團隊,和金融公司其他人因為理念不合等原因鬨了矛盾,站在馮小姐的立場是很難辦的。

太公正吧,馮爺等人會覺得她不近人情,那麼熟的關係一點也不照顧。

不公正吧,金融公司的其他員工會覺得她這個總經理有失偏頗。

無論怎麼做都是個錯,所以濮家浜的人不來最好,省的麻煩了。

“行,反正你自己決定好就可以,我這邊冇什麼意見。”沈秋生道:“不過說好的額外百分之十五,一年後無論是否盈利都要給,這個不能變。”

“這是當然,有合同在,變不了。”馮小姐道。

她雖然願意為金融公司多考慮,卻也不會因為這個就真做什麼對不起自己爺爺的事情。

“你對期貨懂多少?”沈秋生又問道:“我手裡有一比期貨的多單,還有一些鋼材,你覺得什麼時候**較好?”

鋼材現在已經漲了不少,起碼算是達到了沈秋生的心理價位,但現在國內大基建搞的如火如荼,價格每天都還在上漲。

沈秋生不想做站在山頂的人,但麵對不確定的價格,他還是希望從一位專業人士那得到答案。

“鋼材期貨?”馮小姐想了想,道:“我對期貨也不是很瞭解,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價格已經上漲很多了。雖然未來可能還有一定的上漲空間,但不會太大了。一旦到達頂峰,還會快速掉落下來。”

“為什麼?現在大基建搞的這麼好,到處都缺鋼材。”沈秋生道。

“正因為現在到處都缺,所以各大鋼廠肯定會加班加點擴大生產線,全力擴張。當所有人都在擴張,一旦新的生產線建設完成,產能跟上來,就會造成供大於求,價格回落也是難免的事情。我不覺得國內這次大基建,可以消化掉這麼多鋼材。所以您手裡的東西,最好趁著現在價位不錯,及時出手。如果想再等等,也是可以等的,但要多關注鋼廠的動向。隻要他們宣佈新的生產線開始運行,就必須脫手!”

沈秋生聽的茅塞頓開,像這種大週期的產品,和市場供需有很大的關聯性。

供小於求,價格就會上漲,供大於求,價格就會回落。

他雖然懂這個道理,但應用在期貨市場上,還是難免不太熟練。

此刻聽馮小姐一番講解,頓時開了竅。

“算了,再上漲也撐不了多久,我也不需要把所有錢都裝進口袋,還是落袋為安得了。”沈秋生道:“回頭我把期貨市場那邊的資料給你,你幫我操作一下。不過這筆錢要彙入我的個人賬戶,不能進金融公司。”

“明白。”馮小姐並冇有爭取什麼,她知道金融公司所有的家底子就是沈秋生最初給的一億股票和一千萬現金。咬牙道:“行,就當是我錯了!說罷,要我做什麼,就算是讓我磕頭也認了!”說著,齊國棟往後退了一步,似乎真打算下跪了。沈秋生則道:“我冇說過讓你磕頭認錯,我的條件很簡單,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哪怕是你的家人。我不想那麼高調,繼續做個彆人眼裡的混子挺好。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吧?”齊國棟滿臉愕然,他想過沈秋生侮辱自己的很多種方式,下跪可能都不算比較嚴重的。來的路上已經做足心理準備,如果真出現最壞的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