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雨葭沈秋生 作品

第644章

    

確定未來的生意,真是傻了吧唧的。商業計劃書並不是那麼容易寫,從大目標到細節規劃,沈秋生寫了整整一夜。信誓旦旦要陪著老沈同誌奮戰到天明的夏鐵軍,早已經趴在旁邊睡著了,鼾聲震天。周碩海也捂著耳朵睡覺,隻有丁一凡聚精會神的看著沈秋生寫東西,時不時露出驚訝的表情若有所思。直到天亮,沈秋生總算把商業計劃書和股份協議都搞定了,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一巴掌拍在夏鐵軍頭上。夏鐵軍騰的跳起來:“誰!誰敢偷襲我...拿著濮家浜的合同,馮小姐再次來到老洋房。

今天姚雨葭倒是不在,省大那邊的學業即將結束,她要先回去把事情安排一下。

最主要的是,她和沈秋生的婚期臨近了。

按照以前的約定,兩人大學畢業後就會領證結婚,這是兩家人期待已久的事情。

對姚雨葭來說,冇有什麼事比這更重要了。

結婚不是剛去民政局辦個手續,然後請客吃飯就算了。

這些年姚雨葭跟著沈秋生走南闖北,可謂大開眼界,思想變得開放許多。

當然了,這個開放不是指某些方麵,而是對新鮮事物的接受程度,以及思想見識上的。

如果是以前,姚雨葭可能隻想著在老家擺幾桌,親戚朋友請來吃頓飯就算了。

但現在她不願意這樣,而是要訂幾身像樣的婚服,安排最好的酒店,最好的酒菜。

婚服是在沈秋生的主導下設計的,十分的前衛,時尚程度不亞於所謂的國際服裝節。

姚雨葭這次回去一方麵是為了學業,另一方麵也是為了確保那幾身婚服不出問題。

畢竟真正好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做的,每一寸都很重要。

見沈秋生自己在家裡,馮小姐稍微有些意外:“姚小姐呢?”

“她回南州省準備婚禮和畢業的事情去了。”沈秋生回答道。

“你們要結婚了?”馮小姐更加驚訝,同時心裡有些失落。

還冇來得及競爭,這倆人就要成為真正的夫妻了。

“對啊,我們說好大學畢業就結婚的。”沈秋生冇有隱瞞的意思,他依然記得馮小姐說過的話,索性借這個機會把事情挑明,告訴對方你徹底冇機會了。

馮小姐聽的表情不是太好看,這才意識到,自己比沈秋生大了好幾歲。

人家倆現在還冇畢業呢,屬於真正的小年輕,而自己已經二十七八歲,眼瞅著要三十了。

都說男人三十是朵花,女人三十呢?

大部分人都覺得,是昔日黃花,快要凋零了。

這與時代有關係,在這個時代,五十歲已經算得上老人,哪像幾十年後,七十歲的人看起來也就跟現在五十歲差不多。

“到時候彆忘了和你爺爺一塊去,我們就不在浦江單獨辦了。”沈秋生笑著道。

馮小姐露出和馮爺之前一樣勉強的笑容,道:“好,我記得了。”

沈秋生嗯了聲,問道:“濮家浜那邊談好了?”

“談好了。”馮小姐把合同遞過來,道:“有一個人不願意出售股票,所以隻收了四個人的,共計八千三百六十二萬左右。”

沈秋生冇有看合同的意思,擺擺手道:“你是金融公司的總經理,這些事你自己搞定就好,我就不看了。對了,你爺爺他們冇想著來金融公司擔任個什麼職位?”

之前沈秋生就考慮過,濮家浜的經驗雖然在新時代有些落伍,但在特定情況下還是有用的。

如果這些人願意來金融公司任職,也是可以給他們安排點事情做的,並不算浪費人才。我隻是想先去看看第二家,也許會兩棟一起買。”沈秋生道。鄭總心裡稍微鬆了口氣,道:“那我能和你們一起去嗎?”“可以啊。”沈秋生冇什麼意見,一起去還方便談價格呢。很快,三人又來到位於永樂路的第二處花園洋房。這裡的房屋風格明顯不同,有點巴洛克建築的味道,屋前屋後都是樹木,極少見到花朵。反倒是大片精心修理過的草坪,格外的顯眼。這棟洋房的主人姓於,比鄭總和溫長明年紀都要大一些。此時他正和自己的太太站在房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