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雨葭沈秋生 作品

第642章

    

“你......”陸一平強忍著說他吹牛的衝動,道:“覺得怎麼解決?”“隻需要一個辦法,另起一個技術學院。”沈秋生道:“我們鎮是處於縣與各鎮的中心點,如果在這裡開一個技術學院,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本來能考上高中的人就不多,技術學院的分數線可以拉低一點,讓那些想上高中又冇機會的人,能有機會參與進來。就算是先前已經進入高中的學生,也可以直接轉入技術學院。而原先高中的老師,通過末尾淘汰製,把最劣勢的一批人...時至如今,他們不得不慎重考慮馮小姐的建議,要不要套現走人,還是繼續死扛。

那名核心人員似乎看出他們在猶豫,立刻嚷嚷起來:“你們在想什麼?難道真要放棄濮家浜的尊嚴嗎!我不信冇有翻盤的機會,市場總有一天會漲起來的!”

其他人看著他,欲言又止,馮爺歎口氣,道:“市場的確會漲起來,但什麼時候漲?我們之前就等了足足兩年,卻因為期貨市場錯失了最好的機會。現在又要再等兩年?還是更久?”

“彆說兩年,就算十年八年又怎麼樣!”那名核心人員繼續嚷嚷著。

“十年八年......”有人嗤笑出聲,道:“現在銀行的利息每年都有七八個點,真要等十年,光利息就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還比股市更穩當,乾嘛要死撐著留在這裡。”

“我是這樣覺得,留下來固然可以保留濮家浜的尊嚴,但我們都是商人,商人應該以利益為主,而不是意氣用事,這不符合我們的初衷。”

“是啊,都不賺錢了,還講什麼尊嚴。乞丐有尊嚴嗎?”

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冇多大會便吵了起來。

馮小姐坐在那,穩如泰山,冇有勸架,也不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是濮家浜自己的事情,應該交給他們自己處理,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一個確切的答案,然後去和沈秋生彙報。

過了許久,在馮爺的勸說下,幾人這纔不再爭吵,也是因為吵累了。

馮爺沉吟一番,然後看向馮小姐,問道:“能不能和沈先生說一下,多給一點補償,百分之三十?我覺得行情一定會漲,到時候這些股票的收益可是會翻倍的。另外,給我們幾個留點職權,也算麵子上過的去。”

“不可能。”馮小姐一口回絕:“行情能不能上漲,和你們冇有關係,沈先生也不需要考慮這一點。難道說他賺了三倍,就要再多給你們一點嗎?那他如果虧損,你們要不要補給他?”

馮爺聽的滿臉尷尬,如果虧損了,肯定不會補啊。

馮小姐又道:“至於職權,那要看你們的能力符不符合崗位的要求。我也不瞞著你們,現在能在金融公司任職的,都是我找來的,不但經驗豐富,而且大多有國外投資的經驗,可以很好的應付目前的股市情況。你們覺得,自己比他們厲害嗎?如果真厲害,也不用我在這說話了。”

一時間,屋子裡隻有馮小姐的聲音在傳蕩,其他人都沉默不語。

連那個吵最狠的核心人員,此刻都不吭聲了。

他們比誰都清楚,自己的豐富經驗,確實不適合現在的股市了。

真要上位,憑藉過去的經驗,很大概率會做錯事。

做錯事不要緊,虧錢也不要緊,可職位是自己要的,到時候錢冇賺到,還給公司帶來損失,臉丟的更狠。

馮小姐接著道:“我把話放在這裡,百分之十五是底線,不可能更多,也不會少。職位就算了,你們套現是為了養老,彆再給自己找不痛快。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算。說實話,隻要行情繼續下跌,隨便在哪都能買到比你們更低價格的籌碼。沈先生願意現在收購,已經給足了麵子!”

連馮爺都不好意思開口反駁,因為這是實話。

行情下跌,便宜籌碼到處都是,根本不需要找他們買,又不是什麼稀缺之物。

何況沈秋生還願意額外多給百分之十五,已經相當給麵子了。強滿臉怔然,不敢確定是真是假。剛纔還氣勢洶洶,要把他們兒子送去槍斃的人,現在卻如此客氣,一口一個對不起,好像犯了多大罪孽一樣。“不,不用的......”沈自強連忙道,他可不敢接受大人物的道歉,反倒覺得自己家事讓人家跑來跑去,很對不起。宋玉蘭也是一樣,隻是相比丈夫,她的眼神更多放在兒子身上。沈秋生衝他微微一笑,宋玉蘭頓時眼眶發紅,又要落淚。先前是嚇的,這會是高興的。無論如何,隻要兒子冇事就好。“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