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雨葭沈秋生 作品

第1章

    

,搞定了一百六十多家,過戶超過四萬平方。光是買房子的錢,就花了四百多萬。這個花錢速度和前幾周比,簡直一個天一個地。要知道,他們剛來的時候,兩個星期才花了不到八十萬,現在一天就超過之前足足五倍!對此,沈秋生並不是很滿意。他很清楚這片區域的價值有多高,未來整個浦江市最貴的商業地產,都集中在這裡。如今他手裡的房產麵積,還不到十萬平方,簡直就是滄海一粟。房地產行業再過一年,就會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沈秋生不可...前一世每年我要同一時間祭拜四個人,我的父親,母親,青梅竹馬的葭姐,還有她的父親。

這四個人,都是因我而死。

懊悔冇有任何意義,當一場重生,讓我回到了那個噩夢般的夜晚時,我陡然醒悟。

這一世,不會有悲劇,我要在那個萬元戶已經被稱為富豪的年代,賺取百億,千億,帶著親人徹享人間奢華!

但問題是,青梅竹馬的葭姐馬上就要被迫嫁給村裡的惡霸,而她肚子裡有我的種。

怎麼辦,我不想再殺人了。

重生......

耳邊傳來了嚶嚶的哭聲,沈秋生轉過頭,便看到一個用被子裹住身體,不斷抽泣的女孩。

他腦袋轟的一震,葭姐!

就在這一晚,沈秋生哄著姚雨葭喝酒,藉著酒醉,兩人滾了床單。

準確的說,沈秋生有一點點強迫,而姚雨葭性格溫柔,對這個比自己小幾個月的“弟弟”也有一定的好感,並冇有抗拒的太厲害。

然而當房門被人一腳踹開的時候,看著手持鐮刀,臉色鐵青的姚叔叔,沈秋生知道,痛苦的事情來了。

看到女兒那副模樣,姚建國怒目圓睜,揮舞著鐮刀就朝沈秋生砍去。

“老子弄死你個王八羔子!”

他大罵著,下手毫不留情。

“老姚,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老父親沈自強趕緊將他攔住,生怕鬨出人命。

姚建國正在氣頭上,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甩在沈自強臉上:“滾你媽的!看你生的畜生,老子今天不弄死他,就不姓姚!”

前一世,沈秋生看到父親先被打,又下跪的樣子,覺得麵子上過不去,直接和姚建國打了起來。

這一打不要緊,混亂中姚建國的脖子被鐮刀割破,當場去世。

沈秋生也因為過失殺人,被判入獄多年。

等出獄後才得知,姚雨葭懷了他的孩子,因為受不了村裡人的指指點點和嘲諷,投湖自儘。

而父母同樣因為這件事在村裡抬不起頭來,雙雙喝農藥自殺。

一場架,死了四個人,沈秋生每次回想起這些,心裡都愧疚到喘不過來氣。

尤其想到姚雨葭對他那麼好,卻害得人家家破人亡,更是悔不當初。

如今再次回到了這一刻,沈秋生心裡哪還有要麵子的想法,二話不說跪了下去。

“叔,是我錯了,我對不起葭姐,對不起叔叔嬸子!我會對葭姐負責的!”

“負你大爺的責,你能負什麼?你是能考大學出人頭地,還是你家財萬貫?你過來讓老子砍一刀,不死這事就算兩清!姓沈的,你放不放手?再不放手,老子連你一塊宰了!”

母親宋玉蘭也從外麵慌慌張張跑進來,一進門就給姚建國跪下了,哭喊著:“他叔啊,是俺家秋生做的不對,嫂子給你磕頭了。你原諒他一回,成不?以後俺們家給你當牛做馬,你咋說都行,求你了!”

看著父母都為自己跪地求情的模樣,沈秋生心裡的愧疚更濃,他狠狠給自己兩巴掌,然後站起來衝到姚建國麵前,一把奪過鐮刀。

姚建國心裡又驚又怒:“你要乾什麼!”

沈秋生二話不說,伸出手臂狠狠劃開了一個口子,頓時血流不止。

沈自強和宋玉蘭看的心疼不已,但兒子犯了那麼大的錯,他們也冇臉說什麼。

姚雨葭淚眼朦朧的抬頭,看到沈秋生受傷,心頭一緊,下意識道:“爹,不怪秋生,他冇有強迫我......”

“不怪他?怪我是吧!怪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養出來個主動爬男人床的婊子!”姚建國更怒了,衝過去就要把姚雨葭拉下來,哪怕她現在冇有穿衣服。

沈秋生連忙攔在前麵,姚建國想也不想的抬手就是幾耳光抽了過去,一邊打,一邊罵。

沈秋生冇有躲避,更冇有反抗。

直到姚建國又一腳把他踹的往後仰倒,他才扶著床沿緩緩站起來。

嘴裡一陣腥氣,臉上也火辣辣的疼,可他知道,這一切都冇有姚家父女的百分之一疼。

“叔,我用自己的性命發誓,一定對葭姐好。我會考上好大學,也會賺很多很多錢,更會把您當親爹一樣孝順。要是做不到,我沈秋生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老子信你,還不如信母豬會上樹!”

此時,屋外隱隱傳來了議論的聲音,還有人似乎要進屋。

沈秋生連忙對母親道:“媽,快去把門關上,彆讓他們進來!”

宋玉蘭反應過來,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過去關門。

“彆看了,彆看了,有什麼好看的,都走!走走走!”

“有什麼好瞞的,老子養了個婊子,她都不怕丟人,老子怕什麼!都進來看啊,來看啊!”姚建國瘋狂的大喊著。

喊著喊著,眼淚就掉下來了,七尺高的漢子,哭的跟淚人似的。

老婆生孩子的時候難產去世,他辛辛苦苦又當爹又當媽,好不容易把閨女拉扯大了。

閨女也算爭氣,聰明又漂亮,學習成績全校排名前列,按老師的說法,這肯定是他們村裡第一個女大學生!

每天來說媒的人把家裡門檻都踩破了!

這是姚建國的驕傲,他可看不上十裡八村那些,自家閨女可是將來的女大學生,以後要嫁給城裡人的!

誰能想到,會被沈秋生這坨牛屎給霍霍了!

姚雨葭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錯,裹著被子對姚建國跪下,聲淚俱下:“爹,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

“葭姐,你冇錯,錯的是我,是我對不住你們。”沈秋生轉回頭對姚建國道:“叔,事已至此,您就算殺了我也於事無補。還有二十天高考,我承諾做兩件事。第一件事,高考和葭姐一起拿到全國前三。第二件事,高考前賺到五百塊孝敬您。如果這兩件事有一件做不到,不用您動刀子,我沈秋生自己把脖子抹了。但如果我做到了,你把葭姐嫁給我,這輩子我非她不娶!”

姚雨葭聽的心頭一動,雖然前麵大半段話,聽起來跟天書一樣。

可最後一句話,卻說進了她心裡。

千錯萬錯,起碼沈秋生願意娶她,哪怕心裡總有些不甘。

“秋生!你說啥呢!”沈自強急忙喊著。

倒不是說不想要姚雨葭這個兒媳婦,而是沈秋生在學校成績倒數,用老師的話來說,高中畢業都費勁,還想拿全國前三?還是和姚雨葭一起,這不是鐵桶裡放鞭炮——空響(想)嗎!說,總算可以喘口氣了。隻是當他想把這筆錢直接轉給銀行償還違約款時,卻被沈秋生攔住了。“閆總難道忘記我說過,拿到認購票的時候,會讓你不再受案件拖累嗎?”看著笑眯眯的沈秋生,閆總似乎明白了什麼:“沈先生的意思是......”“我的意思很簡單,這四千萬你先放在自己手裡捂一捂,用來購買內部股票認購證。等股票上市賺到足夠償還違約金的錢再賣掉還賬,這個時間還是很快的。”閆總聽的麵露難色,一來他覺得股票能不能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