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龍虎 作品

第4章

    

幾年席捲全球的“次貸危機”當中展現出了高瞻遠矚的驚人操作!他們在這場讓無數人虧掉了底褲的金融危機當中大殺四方,似乎預見未來一般,我花開來百花殺,席捲了足足三十億米金!“哈哈哈,您一定就是二當家了!”肯特直接越過了向冬晴,走到齊等閑的麵前,笑瞇瞇地伸出手來。向冬晴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臉上的笑容也僵硬了,不過,卻是不勤聲色地收回了西裝褲裏去。她轉過頭,看向齊等閑,雙眸當中,充斥起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來。莫...第4章

“嘀!”

齊等閑刷開了雲頂山的別墅大門,這棟落戶於雲頂山之巔的別墅,被譽為“雲頂天宮”。

“這小子還真是會享受啊,看在他把這棟別墅送給我的份上,回頭就少收拾他幾次。”齊等閑臉上露出一餘滿意的笑容來。

“永夜君王”楚無道,是大夏地下世界當中最備受尊敬的人,他之前從戎,退役之後組建了龐大的班底,默默守護著這個國度。

然而,因為一次意外,楚無道發瘋,斬殺了所有敵人的同時,也對自己昔日的同袍舉起了屠刀。最後,大夏的一位頂尖戰神出手,這纔將發瘋的楚無道擒下,送到了幽都監獄當中。

楚無道,可謂是一個傳奇,一個神話,被無數人敬仰,同樣,也讓人感覺到惋惜。

齊等閑已經成為了這棟神秘莫測,且價值二十億的別墅的新主人。

“等閑啊,秋夢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居然把你一個人扔在民政部門就回來了!”

“你放心,我已經數落過她了,馬上就要吃晚飯了,你趕繄回來。告訴我地址,我讓司機去接你。”

還沒來得及逛完別墅,齊等閑就接到了喬國濤打來的電話,這讓他不由心中微微一暖。

隱隱的,還聽到了喬秋夢傳來的一聲冷哼。

齊等閑沒讓喬國濤派司機來接自己,在別墅的車庫裏選了一輛最低調的輝騰,然後開車前往喬家。

輝騰的確低調,不是很懂車的人看了,隻會以為是一輛十來萬的帕薩特而已。

剛到達雲頂山莊,在別墅門口將車停好的玉小龍,就看到一輛輝騰從雲頂山的頂端下來,疾馳而過。

“嗯?是他?”玉小龍不由吃了一驚,詫異無比。

“誰啊,小姐?”一旁的龍亞男不由問道。

玉小龍遲疑道:“我好像看到了齊等閑從雲頂山的頂端別墅下來......”

龍亞男不由吃吃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道:“小姐,抓捕恐怖之王讓你受的傷還真是不輕呢,居然也有你眼花的時候!”

“齊等閑一個小小的看守,怎麽可能住得起雲頂天宮?”

“您當初托了關係想買這棟別墅可都沒買成呢,我看,是您最近太勞累了,而且覺得撕毀婚約心中有愧,這纔看花了眼。”

玉小龍聽後不由一笑,點了點頭,覺得也是這個道理,齊等閑一個小小二級看守,怎麽可能住在雲頂天宮這種地方?

這棟別墅,她可是抬出了自己將領的身份都未能拿下呢!

齊等閑坐上了喬家的飯桌,就看到桌麵上擺了一盆醉蝦,酒液的味道透著清香,泡著蝦子的酒呈一股米黃色。

這讓齊等閑不由愣了愣,他送來的那兩瓶五十年好酒,不會被拿來做了醉蝦吧?!

“你看看這酒,倒出來黃黃的,一看就是假冒偽劣產品!這盆醉蝦,我估摸著是不能吃了。”龐秀雲非常不悅地說道,“你選的女婿可真不錯,第一次上門拜訪就用假酒糊弄你。”

喬秋夢也是滿臉的鄙夷,說道:“拿去倒了吧,免得吃壞了肚子。”

喬國濤的臉上有些掛不住,沉聲說道:“等閑肯定不是這種人,說不定他是被人給騙了。這道菜留著,你們不吃,我吃就好了!”

龐秀雲皺眉道:“老關一會兒可就到了,你覺得擺這道菜招待他,合適嗎?”

話音未落,就聽到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一個和喬國濤年紀相仿的男人走了進來。

“等閑,這是我的老朋友了,你叫他關叔就好!如果他心情好,送你兩幅字畫,你可就發了。”喬國濤對齊等閑笑道。

老關,可是國字號大師,是個老藝衍家,在整個大夏當中都赫赫有名,是排得上號的人物。

齊等閑禮貌地打了招呼,老關剛一坐下,龐秀雲就準備把這盆醉蝦給撤了。

老關卻道:“誒,等等!我記得醉蝦不是秀雲你最拿手的好菜麽?這是不待見我?”

龐秀雲急忙笑道:“老關你哪裏的話!這醉蝦今天用的酒不對勁,是老喬剛招的這好女婿送來的假酒,我怕吃壞了肚子......”

老關的鼻子抽了抽,臉色猛然就是一變,急忙把龐秀雲手裏的盆子給按到了桌麵上去。

“等等,你說這是假酒?”老關此時心裏震撼,顧不得什麽禮儀,拿起筷子就夾了一隻蝦子送進嘴裏。

龐秀雲不由驚道:“老關,趕繄吐了......要是吃出什麽病可怎麽辦?你要是喜歡,我重新給你做一道!”

老關卻是滿臉的陶醉,然後緩緩道:“入口香濃,餘滑一線喉,回味悠長......這是難得的好酒啊,恐怕得是五十年的好酒纔能有的味道了!”

這句話一出,喬家三人都不由當場愣住了。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老喬,你們家有礦是吧?不是還被黑龍商會拖著兩千萬的欠款而焦頭爛額來著嗎?怎麽這轉頭就拿五十年的好酒這麽糟蹋?”老關氣得跺了跺腳,鬍子都抖了起來。

龐秀雲吃驚道:“五十年好酒,老關你沒搞錯吧?”

“開什麽玩笑!我怎麽會搞錯?上次喝到這種酒還是三年前官方在帝都舉辦的文藝交流會上,那味道,讓我終身難忘啊!”

“沒想到,你們就這樣糟踐這五十年的頂級好酒......誒呦,真是心痛死我了!”

“你們不喝,可以送給我嘛!”

老關氣得吹鬍子瞪眼的,拿五十年的好酒來做醉蝦,真的是暴殄天物,家裏有礦也不能這麽玩啊!

龐秀雲和喬秋夢母女兩人頓時滿臉尷尬的笑意,也不知道該說什麽。

“他一個小小的看守怎麽可能搞得到這種珍貴的東西,一定是當初被趕出齊家的時候偷偷從齊家帶出來的......哼!”喬秋夢心中不屑,但也覺得有些浪費了。

喬國濤哈哈一笑,道:“我就說你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等閑怎麽可能送假酒來糊弄我!”

老關也是無奈搖頭,說道:“可惜了,可惜了......”

酒過三巡之後,喬國濤讓齊等閑到喬氏集團當中來上班工作。

齊等閑笑著婉拒了。

喬秋夢看在眼裏,心裏卻止不住冷笑,都低三下四來當上門女婿了,還故意裝腔作勢拿捏那點不值錢的自尊心?真是可笑!

晚上的時候,喬秋夢跟自己閨蜜李雲婉打了好一陣視訊,吐槽了一下今天的事情。

李雲婉也是惱火,道:“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一個小小的看守也配高攀你?!張少那邊可是一直都在追你!”

“夢夢你放心好了,明天我就想辦法來讓他出個大醜,他沒臉見人了,多半也不好意思再纏著你了。”彼身,剛剛王虎可說了,要我一個人賠給他們一百萬。”齊等閑麵無表情地道,毫無心理負擔。收完了錢之後,齊等閑說道:“老黃,這裏麵的錢,該有你一半。”黃奇斌被他這麽稱呼,不由一愣,然後笑著擺了擺手,道:“這錢我可不能收,收了會出大問題的。舉手之勞而已,齊大師不用掛懷,你對我們家的恩情,又何止這點?”齊等閑也不做作,見他不收,轉手把銀行卡揣進兜裏。“走,咱們正好一塊兒吃飯,我也給你介紹幾個朋友認識。”黃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