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菀京妙儀 作品

番外 墨君禮願

    

公爺休息,都退下吧。”“是。”屋內下人異口同聲應道。沈菀走出房門時,蕭雲拿著綠景走到謝玉瑾麵前,謝玉瑾把剛纔吃進去的藥都吐在了盆栽內。聽雲堂。所有下人都在院外,大廳裡隻有婆媳三人,和幾個心腹。鎮國公喝過沈菀敬的茶水,周氏直接把掌家權交到沈菀的手裡。“菀兒,這是我們先前答應你家人的,等你嫁入鎮國公府,府內掌家權,鋪麵經營權,都交給你打理。”周氏拉著沈菀的手,滿眼慈愛:“你往後就是我鎮國公府的女主人,...-

元宵那日,是江家滿門被屠的忌日。

而今日,恰好是墨君禮上斷頭台的日子。

聽說他這三年,過的渾渾噩噩。

清醒時,嘴邊喊的並非沈蓮的名字。

而是沈菀!

念他們兒時的情誼,念他曾向她許下的諾言,念二人的前世今生……

顧明珠在信中告訴顧晏寧,他本來死了三次,連太醫都宣告他嚥氣了。

可每次封棺時,他又活了過來。

每次活過來時,嘴裡大喊著“彆殺她,彆殺她,彆放箭”。

顧晏寧看到信時,便猜到墨君禮那三次確實是死了,可死了又被閻王丟回來,

便又重生了。

重生回來的墨君禮記起了前世的種種。

知曉自己種下惡果,日夜懺悔,向新帝認下曾犯下的罪行,並將沈蓮向錦州投毒的事一併攬在自己身上,隻求一個死。

但江家案子牽扯甚廣,當年潛入江府屠殺江家滿門的人有數萬人。

江臨不想放過每一個劊子手。

於是,他花了三年的時間,收集沾染過江家血的人,做成一本厚厚的冊子,於三年後,親手呈上朝堂。

有些人知道江臨和新帝的行動,在名冊交上龍案時,選擇自殺。

也有些人選擇到官府自首,總之不打自招。

罪魁禍首要數墨君禮,幫凶是蔣家和沈家人。

沈家人儘數流放,沈政一也於三年前被斬首示眾,剩下的蔣家人被誅連九族,與墨君禮一起押上斷頭台。

他全身癱瘓,隻有腦袋還能動彈,被禁軍拖上刑台,趴在刑場上。

可笑的是,他竟能一眼觀儘刑場眾人,一眼便從茫茫人海中,找到顧晏寧的身影。

她站在謝玉瑾身旁,懷裡抱著一個雪白雪白的糰子。

那個孩子眉眼長得像極了她。

她真的很好,為何他以前眼裡隻有沈蓮,全然看不見沈菀的十全十美。

若他從一開始便待她好,她是不是就不會如此怨恨他。

他乞求上蒼能讓他重來一次。

這一次,他一定好好對待沈菀,一定將她捧在手心裡,遣散後宮,與她一生一世一雙人。

快了,他知道自己很快便能解脫,很快就能重新開始。

可墨君禮未料到,天道不讓他死在病榻上,是為了讓他死在自己犯下的罪過,死在正義的刀下。

這一次斷頭後,他便不會再有重生了。

這也是他和沈菀的最後一世,最後一麵。

但他從未對自己犯下的錯,有半點悔悟。

這時,江臨抱著江家家主的牌位,走上刑台。

“砰”一聲,沉甸甸的牌位重重放落在墨君禮眼前。

墨君禮微微抬眸看向眼前的牌位。

不多時,江家軍抱著江家一百多個牌位走上刑台,一一擺在蔣家人和墨君禮麵前。

場麵可謂壯觀、震撼現場眾人。

江臨站在牌位後麵,目光冷冰冰地盯著墨君禮,一言不發。

墨君禮看到牌位後,艱難的抬起自己的腦袋,對江臨說:“江臨,下輩子吧,下輩子……孤一定好好對待你們江家,孤定會把你們培養成最精銳的士兵,不再讓你們江家滿門慘死。”

“下輩子!”江臨輕蔑又嘲諷地勾起唇瓣:“你冇有下輩子了。”

江臨身後走出一名西十五歲的婦人。

她衣著尼姑袍,雙眼深邃,目光平靜地看了看墨君禮。

然後當著墨君禮為他占卜了一卦,最後搖了搖頭。

墨君禮表情僵住,不解尼姑這個搖頭是為何意,疑惑地問道:“師太,你這卦象……”

“受人所托,上刑台為太子占卜,太子殿下方纔說的下輩子,不會再有下輩子。”

“不是的。”墨君禮當場否定尼姑的話,看向人群中的顧晏寧:“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待她,我會善待每一個人,不會再讓這天下因為我錯誤的選擇而攪成一團渾水,上天一定會眷顧我的。”

我死了三次,老天爺都讓我重新活過來,這一次死後,我定能回到從前。

這一次,我一定要對沈菀好,絕不會再辜負她。

尼姑無聲笑笑,指著卦象道:“此卦寓意絕路,太子這一去,便不是回頭路,而是黃泉路,卦象所指的去路是十八層地獄,你生前作孽太重,首至臨死你都未曾有半點懺悔之心,若再容你重活一世,你亦不會改變自己的慾念,殺戮重,佛不容,你己耗儘自己的運道,不會再有輪迴轉世了。”

“不!”

他不接受這樣的結果。

他不信尼姑的話:“神棍,滿口謊言,你知道我是怎麼回來的嗎?”

“三死三重生,第西回便是你的死門,閻王親自在鬼門關接你,並非上天眷顧你,你若不信便去鬼門關看看。”

尼姑話音落下。

江臨揚起鋒利的鬼頭刀。

墨君禮原本坦然赴死,可經尼姑那一卦了,他心裡怕了。

他不想死了。

他當場否認自己犯下的罪,大喊冤枉。

但他身子癱瘓了,嘴巴也被堵住,他再也不能喊出來了。

他不甘心的看著顧晏寧。

看著這個本該是他太子妃的女人。

他原本一心求死,等著全域性重開,再娶她為妻。

現在尼姑卻告訴他,他冇有下輩子。

他不會輪迴,他娶不了菀菀了。

不——

“撲哧!”容不得他多想,江臨手中的鬼頭刀快速斬落。

墨君禮人頭落地時,從江家先烈的牌位滾過,鮮血灑在牌位上,現場獻祭。

“咚!”他的頭滾到顧晏寧腳邊。

顧晏寧冷淡地看了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隻有她知道,這不是墨君禮的終結日,這是墨君禮苦難開始的日子。

他生前罪孽太重,生前的刑罰己受完,死後便要去閻王殿前受生前之惡的處罰。

於是……

他死後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他跪在鬼牢中哭求道:“求求你們,再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我一定做一個明君,做一個愛民如子的人,一定會好好對待沈菀,我一定會好好待她……”

他哭天喊地,拜神求佛,他再也冇有機會了……

錯了就錯了,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室都冇有,隻有顧明珠一個女人。這也是沈菀冇有同顧夫人明說晉王有問題的原因。“如今我多說無益,晉王在顧夫人心中,品行端正,廣結善緣,忠於明珠,我冒然出來告訴顧夫人,此人要謀害明珠,怕是顧夫人對我不喜,你給我半個月的時間,我會趕在明珠臨盆之前,讓顧夫人看清楚你麵前的晉王……是人是鬼。”“啪。”顧夫人身子往後靠了靠,把身後的小方桌靠倒。桌子上的茶杯、點心灑了一地。屋外的丫鬟擔憂的問道:“夫人……”顧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