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菀京妙儀 作品

番外 安林村

    

身,就是現在族中幾十名後輩,個個都是投身進入軍營,世家們哪個願意把女兒嫁到謝家,一不小心還要承擔守寡的風險。京城人人皆知,沈家女是為皇家準備的兒媳,轉眼間,就落到他們謝家了。周氏又驚又喜,更多的是害怕怠慢了沈家女,打算等沈菀過門後,就把謝家商行交給她來打理。當然,他自己也有彆的心思。沈菀自然也是懂的。謝玉瑾當著京妙儀和太子的麵,單獨與她談話,又當著他們的麵給她傳家之寶萬魂弓,無非就是想將她拉上他的...-

安林村。

李仙醫從辰國回來到商國。

她穿著一襲素色長裙,肩上提著一個醫箱,滿頭白髮,卻健步如飛的走入顧家屋舍。

“寧寧,師父回來了。”李仙醫喚了一聲。

坐在缸前的顧晏寧,猛地回頭看去。

“師父。”顧晏寧站起身,跑向李仙醫,伸手抱住了李仙醫的身子:“師父,你終於回來了。”

“唉,我的徒兒給我快馬加鞭送信來,我自也是快馬加鞭的趕回,時風在何處,帶我去看看那小子。”

顧晏寧心底泛起一抹酸澀,伸手指了指大水缸。

缸裡裝滿了藥水。

一個瘦到脫相的男子靠在缸內。

他正是時風。

顧晏寧把他從上京城帶回安林村顧家。

他雖然已經閉氣,可顧晏寧每日用藥水吊著他最後一口氣,等李仙醫回來想辦法。

李仙醫走到缸前,從藥水裡拿起時風的手,為他把脈。

脈象全無。

李仙醫又揭開時風的眼皮子看他眼睛。

眼睛已被毒障侵蝕。

李仙醫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然後又聞了聞缺裡的藥水,問道:“你就用這些藥水給他吊著一口氣?”

“我不想放棄他。”

“他本就是命絕之人……”

“可師父也說過,我也是紅顏薄命之人,但我渡過了師父說的那個坎,為何時風不行,隻要我不放棄他,他一定也能邁過這道坎,師父,幫幫時風好嗎?”

“唉,我都回來了,豈有不幫的道理,隻是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他這個樣子……”李仙醫又搖了搖頭,雖是不看好時風,但行動卻很利索,她很快從藥箱裡拿出一瓶藥水,倒進缸內:“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接下來的日子,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隻要時風冇有放棄自己,李仙醫和顧晏寧便不放棄。

過了三年,一個小女娃從屋內走出來。

“孃親,爹爹,裡麵的人動了,動了。”

正在劈柴的謝玉瑾轉頭颳了刮謝夭夭的鼻子:“夭夭又騙你娘,不許撒謊。”

夭夭拽著顧晏寧的衣袖,奶聲奶氣地說:“孃親,叔叔他笑了,夭夭冇有騙孃親。”

顧晏寧收好藥粉,牽著謝夭夭的手道:“夭夭要是再騙孃親,這次要怎麼罰你。”

謝夭夭抬頭看向屋前的男人,他一身濕漉漉,胸前肋骨分明,頭髮上掛著幾片藥草,手扶著門,虛弱的站在門前,衝著謝夭夭笑了笑。

謝夭夭被逗笑,“咯咯咯”地伸手指著門前的人,:“孃親,你看,你看,夭夭這次冇有騙孃親,叔叔終於從缺裡爬出來了。”

顧晏寧和謝玉瑾同時回頭看向大門的方向。

哪裡有人?

顧晏寧眼神失落,隨後,她就看到地麵上有一灘黑色的藥水。

倒是……屋門前怎麼有一灘水?

謝玉瑾也同樣盯著那一灘水,然後放下手中的斧頭,而顧晏寧則抱起了謝夭夭,與謝玉瑾一同走向屋門前。

顧晏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大門,道:“再不出來,我就讓蕭雲放狗了。”

“彆!”裡麵傳來沙啞地聲音。

一道熟悉的身影緩緩從屋內走出來,他身上裹著一件隨手翻來的外袍,站在顧晏寧和謝玉瑾麵前,扯開唇瓣笑道:“大師姐。”

顧晏寧與謝玉瑾對視了一眼。

謝夭夭立刻從顧晏寧身上下來,走到時風麵前,仰著頭,雙手負背,道:“時風叔叔,你好,我叫謝夭夭,我爹叫謝玉瑾,我娘叫顧晏寧,從今以後,你可以陪夭夭一起玩了嗎?”

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

時風緩緩蹲下身子,眼眶含淚,把謝夭夭抱起來,聲音哽咽地說:“好。”

這時,蕭雲扛著一大把柴火從山上回來了。

時風抱起謝夭夭,看向蕭雲,跟他打招呼:“嘿,兄弟。”

“啪!”蕭雲身上的柴火掉在地上,一臉不敢置信,兩人互盯了許久,蕭雲纔回過神來。

他低頭看向地上的柴火,痛哭道:“時風兄弟,你終於醒了,以後多個人陪我上山砍柴,我就不孤單了。”

時風:“……”

謝夭夭“咯咯咯”的笑聲響個不停……-氏比劃了幾下,示意自己去給沈菀收拾房間,然後就與顧平章一塊回院子。顧景安和沈菀,跟在餘氏與顧平章後麵。宅子裡冇有幾個下人,餘氏和顧平章過慣清貧的日子,她先前給他們安排的仆人,大都被餘氏打發走了。很多時候,都是餘氏自己親力親為,包括照顧姑姑顧憐華以及……這時,屋廊下,出現了一道身影。沈菀微微側頭,看向對麵的男子,他坐在輪椅上,穿著一襲深藍色的大氅,雙手攏進衣物裡,眉間染上了一絲寒氣。他長相俊逸,丹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