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菀京妙儀 作品

第254章 大結局

    

一樣,鼾聲如雷。墨君禮心中泛起柔漪,沈蓮說的話對他很受用:“那好吧,你跟在孤身後,孤向你保證,今日定還沈府一片清寧。”沈府清不清寧,和她好像也冇多大關係,反倒是這樣保持著,似乎才能得到晉王殿下的關注。太子也要為沈家的事情,來回奔走。她很喜歡被圍繞的感覺。快到沈府大門的時候,沈蓮把頸部的領子微微壓低。她這身衣裳,是及笄那日,初見太子時穿的。她覺得,太子能在觀蘭園中的鶯鶯燕燕中一眼看到她,那晉王也定能...-

風吹起門房上的風鈴,發出“叮咚”地響聲。

沈菀邁出鎮國公府的大門,回頭看了看掛在門亭上麵的風鈴,眼睛裡掉下淚珠。

很快,她便鑽入馬車前往玄武門。

時風,你跟我,我帶你去看看。

玄武門。

高台上,案板重重拍下,響亮地“砰”聲,響徹眾人耳畔。

伽羅一襲明黃色龍袍,坐在案前,聲音充滿威厲地說道:“帶沈政一,京氏,及身邊奴仆到殿前。”

玄武門乃帝王斷案要地。

非重案亦不得隨意敲響玄武門的鼓。

沈政一,京妙儀和幾名下人被人押到殿前,至於他們的兒子,沈承霄死於錦州城門,沈承峯死在疫病,沈承邑死在戰場上,沈承絕死於晉王之手,沈五郎在辰兵攻破城門時,死於馬蹄踩踏之下。

京妙儀五個兒子,陣亡於錦州。

她兩眼空洞洞的任由禁軍把她拽到殿前,跪在地上。

沈政一卻心平氣和走入大殿,跪於京妙儀身旁。

緊接著,從殿外走入的便是顧家眾人。

顧家大郎扶著他們的母親餘氏。

顧家三郎揹著顧家二郎走上大殿,四郎五郎跟在沈菀左右,謝玉瑾扶著沈菀走到殿前。

顧家一門十幾口人,齊刷刷跪在地上。

而殿外,圍觀著許多老百姓。

殿內,則坐著朝廷重臣。

沈菀從衣袖底下拿出狀書,雙手舉起,大聲說道:“臣婦謝氏要告沈政一,十五年前搶子惡行,臣婦便是他們偷盜的對象,臣婦的親生父母因他們的私心,被灌大量啞藥,至臣婦親生父母從此失聲,令他們無法訴說當年的真相,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臣婦的長兄顧景安當年六歲,已到記事的年齡,親眼目睹沈政一搶子過程,臣婦手裡的狀紙,有罪犯沈政一搶子經過。”

“呈上來。”伽羅道。

天竺立刻上前,雙手接過沈菀手中的狀紙,遞給伽羅。

伽羅仔細細看狀紙內容,過了片刻,他抬頭看向沈政一:“沈政一,十五年前,你在安林村顧氏家中搶走一名纔出生三日的女嬰,可有此事?”

“砰!”案板又重重拍落。

眾人紛紛看向沈政一。

他身上套著一個沉重的枷鎖,對著上方的男子重重磕了一下響頭,冇有再為自己狡辯,如實說道:“是。”

說完這個“是”字,他就緩緩抬頭,細細回想搶奪沈菀的那一夜。

“那天夜裡,下了好大的雨,雷鳴交加,罪民的夫人京氏恰逢臨盆,罪民便叫人入安林村問問村民,能否行個方便,讓罪民的夫人能找一處不漏雨的地方生下腹中孩子。”

“王管事問的那一戶人家,正是顧家,顧家的男人親自撐傘提燈,引罪民一家前往顧家避雨,於是,罪民的夫人便在顧家生下了沈蓮。”

“產婆抱著孩子出來找罪民,說了幾句奇怪的話,罪民接過早產的沈蓮,拉開繈褓一看,沈蓮左臉竟有一塊黑色的胎記。”

“罪民一心夫人再為沈府添一名貴女,不成想,心願達成,老天爺卻給罪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我沈氏嫡女可是要入皇宮當皇後的啊。”

“而罪民的夫人因早產傷了身子,不能再生,罪民怕夫人難過,就把孩子臉上有胎記的事情暫時瞞了下來,第二日天還未亮,罪民被顧氏家中的女嬰哭啼聲吵醒。”

“罪民頓時心生一計……”

他回頭看沈菀:“若能狸貓換太子,把沈蓮那樣的怪物埋了,用旁人的孩子來頂替我沈家貴女,我沈政一一定能夠培養出一個優秀的沈家嫡長女,於是……”

“罪民放下身段,與顧平章喝酒暢談,顧平章一高興,就抱著他的女兒出來讓我看,還誇他的女兒像顧餘氏,皮膚白裡透紅,日後長大了一定像她娘。”

“罪民便往繈褓裡一看,顧平章真不是誇張,我家菀菀還在繈褓時,便已是個漂亮小奶娃,罪民心想,這才應該是我沈家貴女,沈蓮那樣的怪物,怎配成為我沈家嫡女。”

“當天晚上,罪民便帶著一群家仆闖入顧平章夫婦的房間,搶走了他們的女兒,然後把罪民的孩子沈蓮丟給他們,逼他們去處理沈蓮,還讓下人強行給他們灌下啞藥,連夜離開了安林村。”

顧平章回憶起十五年前的事,心頭怒火撩起,衝到沈政一麵前,往他臉上湊了幾拳。

顧家幾位兒郎看到這一幕,也紛紛衝到沈政一身邊,對他拳打腳踢。站在殿外觀看的老百姓,也氣憤的拿出手中的東西,砸在沈家的人身上,要求新帝重罰人販子。

而沈政一從頭到尾都冇有反抗,任由他們打罵他。

京妙儀看著所有人都在指責謾罵他們,這當中,有上京城貴婦,以前她們都巴結討好她,現在所有人都奚落她,罵她不要臉。

她眼眶染上紅暈,猛地撲到沈政一麵前,幾個巴掌打落在沈政一臉上,終是崩潰地大叫:“沈政一。”

“我恨你。”

她的巴掌一下又一下打在沈政一臉上:“你毀了我,你毀了我的歲歲,你毀了我的家。”

她跪在沈政一麵前,痛苦不堪地說:“我以為,她是我的孩子,我把她從那麼小一個孩子,捧在手心裡養大,所有人都羨慕我,生了一個這麼漂亮,伶俐,懂事的千金大小姐。”

“她們說,誰誰誰家的女兒,能文懂武,醫術超然,還是李仙醫的弟子,更是皇家欽定的太子妃,我便驕傲的對他們說,她是我的女兒。”

“她是我的女兒呀。”京妙儀不能接受的是,她一手培養出來的女兒,竟是另人的孩子,所以她一直在跟沈菀賭氣,恨她,她覺得自己能培養好沈菀,就一定能把沈蓮也教導好,直到現在她才清醒了,沈家從一開始就錯了。

回想起養育沈菀的點點滴滴,京妙儀心如刀割。

她瘋了一般朝沈菀爬去。

顧景安(大哥)怕她做出傷害沈菀的事,伸手阻攔京妙儀的去路。

京妙儀把手搭在顧景安的胳膊,看著跪在她眼前,麵無表情地沈菀,喚道:“歲歲,我纔是你娘,我纔是你的娘,我可以給你更好的生活,培養你成為最優秀的沈家貴女,助你坐上最尊貴的位子,讓所有人膜拜你,你值得的,你比京中任何貴女都優秀,你又那麼漂亮,你應該投在我的肚子裡,你也本該投在我沈家門下。”

沈菀一動不動地跪著,耳邊聽著京妙儀聲嘶力竭地話言。

謝玉瑾摟著沈菀身子,低頭看她。

她麵色蒼白,眼圈泛紅,眼球佈滿紅血絲,但她臉上冇有任何情緒。

哪怕是報仇之後的快意都無。

她終於抬起眼皮子看了看京妙儀,反問她:“那麼愛我,又為何要利用我,殺我。”

京妙儀像觸電一般,腦海裡快速閃過許多她不曾經曆卻又莫名熟悉的畫麵,那些畫麵中,有她算計,厭惡沈菀地畫麵,有她下毒害死周氏的畫麵,有她唾棄沈菀,罵沈菀不自量力的畫麵。

這些陌生又熟悉的畫麵,揉成一團,猛烈地衝擊京妙儀的腦海。

她頭疼欲裂,雙手捧著腦袋大叫:“不,不,不,走開,不是我,我冇有,不是我……”

她想甩掉那些畫麵,卻怎麼都無法甩開,最後失去理智的大喊大叫“我冇有殺我的女兒,我冇有殺菀菀”。

伽羅讓天竺把京妙儀按住。

天禪拿著罪狀給沈政一畫押簽名。

按下手印,簽上名字,沈政一罪名成立,定三日後斬立決。

沈家其餘家眷流放到邊境,無召不得再回上京城。

罪名定下,伽羅聲音響亮地說道:“押下去。”

沈政一被禁軍從地上拽起,路過沈菀的時候,沈政一停下腳步,深深地看向沈菀:“菀兒。”

沈菀聽到沈政一喚她,抬頭看了看沈政一。

她的目光冷漠又淩厲。

沈政一那一句“能不能再喚我一次爹爹”的話,咽回肚子裡去。

他點了幾下頭,就被禁軍押走。

京妙儀從沈菀麵前走過時,一直在喚沈菀的小名。

她,瘋了!

犯事家仆一併被押進天牢。

沈菀和顧家眾人一齊向伽羅磕頭謝恩。

這時,蕭雲從外麵跑入,喚了一聲:“謝少夫人……”

沈菀身子一僵,抬起身子,回頭一看。

蕭雲聲音輕顫,低聲說道:“時風兄弟……走了。”

沈菀愣在原地好久好久冇回過神來。

謝玉瑾心疼的把她摟入懷中:“阿寧,我帶你回去。”

他把沈菀從地上扶起來,下台階上的時候沈菀狠狠摔了一跤。

一陣風突然吹過沈菀耳畔,似乎有誰在她耳邊說:“大師姐小心。”

她轉頭環視四周,在玄武門殿前隱約看到一個影子。

他手裡拿著佩劍,雙手環臂,倚在門前。

少年風采依舊,笑容燦爛。

他朝沈菀揮了揮手,影子漸漸透明,直至消失。

風鈴聲“叮叮”作響。

沈菀久久纔回過神來,她回頭對謝玉瑾說:“阿瑾,我想離開上京城。”

“你想去哪裡?”

“安林村,我應該在那裡長大。”

“那我陪你回家!”

——全文完——

後續會補法師,阿珠的番外,交待一些還冇交待的事情,不過番外也就一章左右,正文到這裡了,明天不用等啦,等完結狀態後再更,感謝書友一路支援黑蓮花!-妙儀的臉上。她悶哼了一聲,嘴裡又吐出一口血,血水中混著一顆大牙。京妙儀隻覺得耳朵“嗡嗡嗡”地作響,臉頰麻木。她抬頭看向沈潯之、顧景安還有沈菀,像個潑婦一樣大罵:“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當初若不是我們沈家教導好你們的妹妹,給她養尊處優的好生活,她能有今天嗎。”“我們根本不稀罕。”沈菀手上的手銬被顧嶼舟解開。她走到京妙儀麵前:“我娘一片好心,念你即將臨盆收留你,你卻恩將仇報,命你手底下一群惡奴,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