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菀京妙儀 作品

第1章 滅門

    

、出挑。顧家所有人,都盼著顧景弘出人頭地,把所有的資源押注在他的身上。可沈家的人,不光奪去了顧家的女兒,還毀掉了顧景弘的人生,導致她的親生母親身子日漸削瘦,疾病長年纏身,鬱鬱寡歡。如今沈承峯不過是失去一條雙腿,對沈家來說就是少了一個可以興扶沈家世族的人力,卻絲毫不損沈家地位……比起顧家的遭遇,沈承峯失去雙腿又算得了什麼呢!沈菀起身走出馬車,沈清已經為她準備好了馬,可是她的手斷了:“我的手,因馬車失...-

烏雲遮月,漫天鴉雀盤旋上空,給鎮國公府籠上一層死氣。

庭院、走廊、枝葉花草,血流成河,遍地屍身。

一個絕色無雙的女子,身穿紅色喜袍,跪在染儘鮮血的台階,雙手抱著早已冇了氣息的英俊男子,痛苦不堪的嘶吼:“啊……”

她淚流滿麵的看向站在對麵屋簷下的一群人。

那些人,是她的父親、五個哥哥,還有她……曾經的白月光,商朝太子墨君禮。

她精通醫術,文武雙全,富讀四書五經,本以為是為一朝入東宮,做太子妃而準備,原來一切,都是陰謀……

“你們為什麼要殺他們,為什麼……”為什麼連她最後一絲貪念,都不肯給她。

“沈菀。”這時,一名身穿著水藍色錦衣的男子,緩緩走下台階,他雙手負背,麵容英俊,此人正是太子墨君禮。

沈菀回頭看他。

“讓孤告訴你,為什麼是你。”他說話嗓音很輕,聽不出喜怒,哪怕他現在手握利劍,他看起來依舊是一個普濟救世的君王,卻令沈菀頭皮發麻。

墨君禮道:“因為你,根本就不是沈家的嫡長女。”

什麼?

沈菀身子一僵,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瞪著沈家人:“太子說的是真的。”

“對,你不是我沈家的姑娘,你隻是一個冇見識的村漢之女,當初母親落難到安林村,生下沈家真正的嫡女,卻被那泥腿子偷梁換柱,把你換到尚書府充當嫡長女,蓮兒表妹纔是我們沈家的嫡女。”說話的人,是沈家嫡長子沈承霄。

“早在三年前,沈家就認回了真正的沈家嫡女,之所以冇有告訴你真相,是因你自幼對醫術敏感,又拜幕仙山聖醫為師,還有用途,便繼續讓你以沈家嫡女留在尚書府,如今謝家已除,沈菀,你該讓出本不屬於你的位置了。”

——還有用途!

——謝家已除!

八個字,終於將這些年壓在沈菀心頭的迷團解開了,原來她所擁有的身份全是他們施捨的。

他們為了除掉謝家,奪謝氏兵權,將她當成一顆棋子,送入謝家。

可憐她,掏心掏肺對這些人,最後卻隻是彆人手中的一顆棋子。

她“哈哈哈”的大笑,低頭看懷裡的男子,他為護她,身中數箭,又因幾年前身受重傷,落下殘毒,引發劇毒發作,死在她的懷裡。

“謝玉瑾,黃泉路上你不會孤單的。”沈菀放下懷裡的男人,拿起腳下的萬魂弓,放聲嘶吼道:“你們這群畜生,殘害忠良,做儘壞事,一定會不得好死的。”

她衝向墨君禮,射出手中的箭。

沈家的公子個個在喊:“快,保護太子,殺死這殘害忠良的毒婦。”

她射出去的箭被長兄沈承霄攔截。

她最敬重的父親一劍刺穿了她的身體。

平日最寵愛她的幾位哥哥,給予她萬箭穿心!

沈菀重重倒下,成群鴉鳥撲到她的身上啃食她的血肉。

她不甘心的瞪大雙眼,意識消亡的最後一刻,她看到沈蓮出現在她麵前。

沈蓮穿著鳳袍,滿眼得意的看著她,對她說:“姐姐,謝謝你這些年悉心教導本宮如何做好一個知禮、端莊的大家閨秀,又在我蟄伏間,為我醫治好了臉上的胎記,如今大局已定,沈家嫡貴女該歸位了。”

*

設定:女主大美人,多纔多藝,文武雙全,醫術精湛人設。

真千金女配臉上有胎記,醜女,自私自利,內心陰暗。

本書主題「大女主 權謀」,需要佈局所以慢熱,但一定要追下去,會有驚喜……-蕭雲把沈蓮花錢讓老乞丐找一群又老又醜又臭的乞丐的事情,統統告訴謝玉瑾和沈菀。謝玉瑾眉頭跳動了兩下:“要醜的,要老的,還要那方麵活好的,她找這樣的人莫非是想……”“她盯上顧明玉了。”沈菀說道。沈蓮是個愛記恨的性子,顧明玉先前在紫薇亭與她結仇,今日又在玉滿香看到顧明玉同晉王共用午膳,她那樣善妒,怎能容忍自己的白月光跟彆的女人在一起。她想毀了顧明玉。這時,花景拿著從沈家送來的拜帖遞給沈菀:“少夫人,是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