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轉神帝 作品

第一章 丁烈

    

尋月,我喜歡你”天劍宗,龍門山廣場,人山人海,連天空之上,都停留了不的弟子。他們都是看著月石旁的兩道人影。一男一。那子一襲青,段婀娜,素手提著一柄三尺青峰。柳葉彎眉之下,眸神采奕奕,如有神迸發而出,帶著一犀利的劍意,讓人不敢直視。絕的容下,有著一種超於世間的朦朧。此人便是天劍宗外門第一人江尋月。一位來自於一座青山小鎮的年輕子,有著一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和絕頂天資而此時此刻,在前,跪著一位著白袍小生...“江尋月,我喜歡你”

天劍宗,龍門山廣場,人山人海,連天空之上,都停留了不的弟子。他們都是看著月石旁的兩道人影。

一男一。

那子一襲青,段婀娜,素手提著一柄三尺青峰。柳葉彎眉之下,眸神采奕奕,如有神迸發而出,帶著一犀利的劍意,讓人不敢直視。

絕的容下,有著一種超於世間的朦朧。此人便是天劍宗外門第一人江尋月。

一位來自於一座青山小鎮的年輕子,有著一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和絕頂天資而此時此刻,在前,跪著一位著白袍小生。

略顯稚的麵孔下,按耐不住心中的激,顯得有些紅。剛剛那句表白,便是從他口中說出。

年名丁烈,同樣也是天劍宗弟子。三年前,他與江尋月許下諾言,今天便是履行諾言的時候

在龍門山廣場上,匯聚上萬的弟子。他們都是聞訊而來,來看這一出好戲。

“江師姐和丁師弟從小青梅竹馬,如今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是嗎狗屁個天作之合我可是聽說這丁烈,宗三年,方纔突破後天三重之境。相反之下,江師姐早早便已先天。兩人之間,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你們個屁啊,人家江師姐都還沒有答應了。如果是兩年前的丁烈,或許江師姐還會答應,但是現在嘛”

“就是,江師姐這種天縱之才,必然會進宗,一飛沖天肯定不會答應丁烈的”

當丁烈那句話喊出的時候,人群中發出高聲談論,吵鬧無比。

聽到下方的議論,丁烈的略顯稚臉上沒有毫的慌,反而是了乾燥的,期待的著眼前那位青梅竹馬的絕子。

一襲青的江尋月輕抿,眼神平靜,看不出毫波瀾。靜靜的著單膝跪地的丁烈,緩緩出玉手,將那丁烈手中的玉鐲拿了過來。

人群中頓時一片嘩然。

“怎麼可能,江師姐接丁烈的追求了”

“我不信,我肯定眼花了,江師姐怎麼可能接一個廢的追求”

“這丁烈五條靈脈蟄伏,僅剩半條,江師姐可是七條靈脈的天才,怎麼可能會答應”

這下子,比起剛剛的談論來,更加躁。

然而月石旁的丁烈與江尋月,卻沒有被喧囂給掩埋。

江尋月將玉鐲帶好之後,沒有再看丁烈,反而是轉頭向吵鬧的人群。

“你看。”江尋月素手輕抬,指著喧鬧的人群。

丁烈順著所指看了過去,那裡響起一片噓聲。

“他們,還有他們,都覺得我們在一起不合適呢。”

江尋月嫣然一笑,笑的有些冷酷。隨後臉龐的笑容逐漸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

丁烈沉默不言。

他在天劍宗的地位的確顯得太過尷尬,經常被人做廢。但江尋月卻不一樣,是天劍宗的天之驕,如日中天,就在前不久已經進宗。

兩人的份,已是一個天一個地。天劍宗的弟子自然不看好他們。甚至連天劍宗的高層長老,都是極力反對兩人的事。

之前,丁烈可沒被針對。

“你覺得我們在一起合適嗎”

這時,江尋月突然轉頭著他,似笑非笑道。

丁烈頓時臉煞白,軀不可察覺的搖晃了一下,眼神充滿了不敢置信。

看到丁烈的樣子,江尋月搖了搖頭,沒由來覺得有些可憐,淡淡的道“在三年前,你本是五條靈脈、先天之的天才,卻在幫我驅除寒毒的時候,到影響,導致靈脈蟄伏,先天之不顯,形同廢人。”

“我也給過你機會,但是這兩年來,你除了證明自己是一個一無是的廢以外,還證明瞭什麼”

江尋月作輕緩,拿出一個潔白玉瓶,放置在丁烈的前。

“這是三枚凝氣丹。”

“你我無緣,就此別過吧。”

江尋月並未低聲音,在場之人,都能聽到。

這番話,不像是對丁烈說,倒像是在給這些天劍宗弟子說。

“我就說嘛,江師姐怎麼可能答應這個廢的表白,像江師姐這樣的天才,也唯有柳師兄才能配的上”

“柳師兄乃是這一代執劍之人,與江師姐那纔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丁烈這種廢,哪能與柳師兄這種絕世天才相比簡直是侮辱柳師兄”

人群中,發出驚天地的歡呼聲。在他們看來,江尋月乃是一高高在上的明珠,豈能被丁烈這堆牛糞沾染也唯有天劍宗這一代的執劍之人,才能配的上

丁烈臉蒼白,他沒有去江尋月,而是將地上的玉瓶收起。

這個作,落在眾人的眼中,格外的可憐,就好似一頭傷的老狗在啃食著別人扔下的吃食。

江尋月神平靜,看到丁烈將那一瓶凝氣丹收下後,眼底深,浮現出一抹淡淡的鄙夷。

果然沒有猜錯。宗三年,丁烈的子早已被磨平,現在的他,完全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廢

丁烈的耳邊,久久回著那句話,你我無緣,就此別過吧

江尋月那漫不經心的樣子,深深的烙印在丁烈的心頭,將他所有的希和尊嚴統統碾碎。

這一刻,丁烈竟是沒有太多的悲傷,反而有些想笑。在進天劍宗後,他連續一年為江尋月驅除寒毒,讓覺醒了七條靈脈,為無上天才,而自己卻被寒毒侵蝕,靈脈蟄伏,淪為廢。

然而現在,江尋月不僅沒有任何的激之意,言語之中反而充滿了嘲弄。

丁烈心中那抹仙般的倩影,徹底破碎。

“既然如此,將紋戒還給我。”丁烈出右手,冷靜得有些可怕,眼底深閃爍著一抹恨意。

那枚紋戒,是母親留下的,丁烈從小便放在上。三年前,與江尋月許下諾言,他不惜將意義珍貴的紋戒送給江尋月當信,可知是有多看重這份。

然而現在江尋月的舉,卻將丁烈心中的那份愫徹底摧毀

“我已將之放在廢墟,你自可去拿。”江尋月神寧靜,不急不緩道。

丁烈臉一白,如遭五雷轟頂,軀猛地搖晃了一下。

廢墟,那是天劍宗扔垃圾的地方,所有沒用的東西才會扔在那裡。江尋月竟然將紋戒扔在了廢墟

原來,人家早就將他棄之不顧,而自己卻還傻乎乎的相信著什麼狗屁諾言。

而在這時,人群中響起一陣喧嘩。

眾人都是抬頭去,一眼便看到天穹之上的那襲白俊男,單手負後,腳踩飛劍,瀟灑自然。

“想不到柳師兄年紀輕輕,劍卻修煉到如此境界,不愧是天劍宗這一代的執劍之人”

人群中發出驚嘆聲,眼中滿是羨慕。

執劍之人,意味著很有可能為天劍宗的下一任宗主要知道這柳長風年僅二十,實力已達先天之境。

從始至終,柳長風的目都落在江尋月的上。很顯然,他出現在這裡,乃是為了江尋月。

“柳師兄。”當柳長風出現時,江尋月嫣然一笑。

柳長風劍而來,落在江尋月的旁,輕輕拉著江尋月的玉手,聲道“辛苦你了。”

看著眼前這一幕,丁烈拳頭握得咯咯作響,臉上爬上一猙獰

到了現在,他已是徹底明白,這江尋月早就已經和柳長風勾搭在一起,今日的一切,本便是一個莫大的笑話

“走吧。”江尋月冷漠的掃視一眼,隨後一臉溫的對柳長風說道。

柳長風輕輕點頭,單手掐訣,帶著江尋月嗖的一聲就飛走了,連看都沒有看丁烈一眼。

丁烈眼中閃爍著一道道寒芒,低沉道“江尋月,老子定要教你後悔”

“噗”

就在丁烈憤怒之際,一道恐怖的指勁,從天而降,直接穿丁烈膛,丁烈猛地一,癱倒在地。

“看來柳師兄,對丁烈很是不滿啊”

這一幕,所有的弟子都看到,有種不寒而栗的覺。

最終,所有弟子都離開龍門山廣場,留下一個重傷的丁烈,在地上掙紮。

劇烈的疼痛,襲遍全,丁烈艱難的挪到月石旁,臉蒼白無比。

他的修為,直接被柳長風一指廢掉,殘留的指勁,瘋狂的破壞著的經脈

“江尋月,柳長風”丁烈雙眸中的恨意,幾噴出火來。

當他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兩個名字之後,腦袋一歪,直接暈死過去。

轟隆隆

沒過多久,雷音滾滾,烏雲佈。

哢嚓

一道道閃電劈落而下,雷霆織,猶如一頭頭猙獰雷蛟。

那閃耀的雷之下,忽然出現一抹。

那一瞬間,整座龍門山似乎都被覆蓋。

轉眼,那抹收斂不見,而丁烈的左手食指之上,多了一枚紋戒。

丁烈江尋月心中的那份愫徹底摧毀“我已將之放在廢墟,你自可去拿。”江尋月神寧靜,不急不緩道。丁烈臉一白,如遭五雷轟頂,軀猛地搖晃了一下。廢墟,那是天劍宗扔垃圾的地方,所有沒用的東西才會扔在那裡。江尋月竟然將紋戒扔在了廢墟原來,人家早就將他棄之不顧,而自己卻還傻乎乎的相信著什麼狗屁諾言。而在這時,人群中響起一陣喧嘩。眾人都是抬頭去,一眼便看到天穹之上的那襲白俊男,單手負後,腳踩飛劍,瀟灑自然。“想不到柳師兄年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