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遠 作品

第52章

    

啊隊長,你有時候確實太無趣了,真不知道張記者怎麽受得了,指導員也是,你這性子就適合一特別活潑能拿得住你的。”江措抬了抬眼,沒出聲。他隻是忽然想起徐魯,十七歲的年紀別的女孩都是花枝招展,她不,每按部就班上下學,週末去練琴,日子過得倒也充實,就是死氣沉沉了點。那兩年他不念書,在外麵跑,有一年回老家,碰見她,互相見麵也不知道什麽,他對她點點頭,就要走,她卻開口問他:“你打算就這麽混下去嗎?”他倏地刹住腳...兩個月後,隆冬。

礦山已經開始重建,大部分居民還擠在東區,人潮擁擠,推推嚷嚷。你看這路過的行人,大都匆匆忙忙,低著頭走。

一個女人坐在一間書店裏。

這是一家很的書店,高高的書架,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書架旁邊還支著一把梯子。陽光落在桌子上,還有她的茶裏。

過了會兒,走進一個男人。

男人正是程勇,抱著一個紙箱子,在她對麵坐下。兩人都沒有話,像是不知道怎麽開口一樣,程勇有些侷促不安。

半晌,將紙箱子推到女人跟前。

程勇看著她徐魯,鼻子酸了一下。這兩個月來,不知道打聽了多久都聯係不到她。昨,她的電話忽然過來,同意來這見一麵。

瘦的不像樣子,八十斤都沒有吧。

程勇緩緩吐了口氣,慢慢道:“這些都是整理的他的東西,還有他外麵的房子,能用的也都收這了。”

半不見她動,就連箱子都不看一下,隻是靜靜的看著桌子某處。程勇停頓了一會兒,叫她:“徐記者?”

“我不姓徐。”

程勇一愣。

“我叫江妍。”徐魯仍舊垂著眼,:“江水的江,女開妍。”

程勇慢慢咬緊牙,眉頭攢動,閉了閉眼,很輕很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道:“人死不能複生,那子要是看到你這樣子怎麽放心得下。”

徐魯靜靜地,沒有話。

程勇坐了一會兒,便走了。也沒有再什麽,就那麽離開了。這一走,總覺得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了。

那陽光很好,從窗外落進來。

光線灑在地麵上,桌子上,她的肩膀,頭發,整個人都像鍍了層銀光似的。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坐的她腰都疼了,目光才從沒有焦距的點慢慢地,慢慢地移到麵前的紙箱子裏。

箱子裏的東西很少,他幾件夏的衣服,一厚遝舊報紙,一個打火機,一包還沒有抽完的煙,一本烈士證書和勳章,一張他和隊友穿著消防服的合照,還有一個灰色的錢包。

徐魯麵無表情的看著,一樣一樣拿了出來。

他那麽愛抽煙,打火機和香煙基本都不離身,辦公室裏大概也丟的是。衣服也像是穿過好幾年了,舊舊的,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穿灰色襯衫和短袖。這人什麽時候愛收藏報紙了?都是這兩年的。

徐魯隨手一翻,就看到一篇自己的報道。

那時候她初出茅廬,啥都不會就膽子大的很,單槍匹馬闖毒窩,獲得一手材料,想起來好像是昨發生的一樣。

這些年她的報道,他一個不落的都留著。原來她做什麽他都知道,可見了麵卻又裝作什麽都不知道的樣子,還淡淡問她:“這些年都做什麽了?”

徐魯翻出那張合照瞧著。

他穿消防服的樣子真的很帥,一張臉棱角分明的,薄唇緊抿,眉頭也皺巴巴的,都不怎麽笑,真不知道他手下那些兵是怎麽忍受他的。

徐魯慢慢地抬手,撫摸著照片上那人的臉,總看不夠似的,他的眼角好像都能看出紋路,大概有笑一點一點,不然怎麽會有紋路呢。

好嘛,錢包都舊成這樣了。

徐魯緊緊抿著嘴,上下牙齒咬著唇,眨巴著眼睛輕輕開啟錢包,第一眼就看見夾在裏邊的那張她十七歲的照片,紮著馬尾,青澀單純的歪頭笑。

於是再也忍不住,眼眶裏噙滿淚水。

她抬手捂住嘴,不讓自己哭出來,對著那張照片無聲的流著眼淚。直到這一刻,她似乎才真正覺得,那個人真的不在了。

從今往後的餘生裏,或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她都再也見不到他了。

她還記得躺在他懷裏,他:“真好啊,就這樣抱著你,和你有一搭沒一搭的著話,度過或者有意義,或者無聊的日子,真好啊。”

“哪兒好?”

他會:“哪兒都好。”

徐魯忽然發現,她連一張和他的合照都沒有。他們之間,沒有留下任何的影像視訊,她怕日子長了,連他的聲音什麽樣子都忘記了。

他從來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脾氣也壞,生氣的時候會叫她,江妍,過來。

她就真的過去了,被他單手一拉趴在他腿上,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他已經抬手打上她的屁股,一本正經道:“聽不聽話?”

她無理取鬧:“就不聽。”

“反了你了。”他冷哼一聲,會吊兒郎當的,“老子還管不了了是吧?”

“誰是老子?”

他又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將她翻過來抱在懷裏,湊近她的眼睛,特別不要臉的:“你誰是老子?”

“流氓。”她嚷。

她被他公主抱,又怕摔下去,一隻手扯著他的衣服,一隻手下意識的拉著他的皮帶。他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的兩隻手間來回穿梭。

“褲子都要給你扯下去了,咱倆誰流氓?”他笑的下流。

那聲音像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傳過來一樣,遙遠的讓她不知所措。陽光落在徐魯的臉頰上,才發現這個年輕女孩子此時已經淚流滿麵。

錢包裏有張紙條,程勇寫:“他臨走前,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不然他死不瞑目。”

徐魯看著他那一行字,慢慢哭出聲來,脆弱又壓抑,聽得人難過:“別玩了。”於是,她哭的潰不成軍。

模糊的視線裏,他好像就坐在她對麵,揉揉她的頭發,哄著她:“難過就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她眼眶裏含滿淚水,哭著點頭。然後真的就趴在桌子上,抱著他的所有遺物,雙手並攏,趴在桌子上,嘴裏還在低喃著,睡一覺就好了。

睡夢裏想起幾年前,她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每都趕著跑各種新聞,每都很喪。

有一忽然收到一條陌生人的簡訊,:“我們在這世上是來玩的,玩夠了總會走。今過得開心,就記住今的開心。明過的不好,哪怕摔的很慘,爬起來,坦坦蕩蕩笑笑,對這操蛋的生活,來,咱們三局兩勝。”

回顧過去的這些年,她從循規蹈矩,讀很好的學,中學,從來都是父母同學眼裏的乖乖女。後來談了個戀愛,分手,讀大學,找工作,做著不喜歡的事情,日複一日的平凡。忽然有一,想做點不一樣的,才發現活著真的太艱難了。

像從前書裏寫的那句讓人難過的話:

“多希望有一突然驚醒,發現自己在初三的一節課上睡著了,現在經曆的一切都是一場夢,桌上滿是你的口水。你告訴同桌,做了個好長好長的夢。同桌罵你白癡,叫你好好聽課。你看著窗外的球場,一切都那麽熟悉,一切還充滿希望。”

耳邊募得響起一陣刺耳的鈴聲,一陣驚醒。

徐魯迷迷糊糊的從桌子上坐起來,她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睛,看著前麵一排排的課桌,穿著校服的同學,寫滿f()的黑板,還有戴著眼鏡的班主任。

同桌碰了碰她的肩膀,問:“江妍,你想什麽呢?”

徐魯愣在那,掐了掐自己,是真疼。

“現在幾幾年?”她問。

“一九九八年啊,你傻啦。”

女孩子忽然哭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看著窗外那麽燦爛的氣,哭的像個傻子。

模糊的視線裏,窗外出現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人穿著灰色襯衫,寸頭,一手抄兜,嘴裏還叼根煙,靠在欄杆上,看著一個女孩朝他走過來。

“你家那個沒血緣關係的江叔進咱學校跟自個兒家一樣,教導主任都沒辦法,果然社會上混的就不一樣,往那一站,迷死個人嘞。”同桌看著她的樣子,歎氣道,“人家現在和鄰班的英語課代表在一塊了,你哭也沒用。”

徐魯哭著哭著,笑了。

同桌被她嚇住,輕聲問:“要不要我去醫院幫你掛個號?”

徐魯笑完,認真道:“我要改名。”

**

一家郊區療養院,二〇一〇年春。

陽光從窗戶照進來,落在一間房裏。房子的陳設很簡單,一個桌子,一把椅子,一張床。床上躺著一個男人,像是躺了很久的樣子。

風吹起窗簾,男人慢慢睜開眼睛。

門口端著托盤的女護士嚇得手裏的東西掉在地上,男人緩緩轉過來。女護士“啊”了一聲,跑到樓道走廊,大聲喊道:

“那人醒啦……”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

這幾章差點要了我的命,感覺這個結局是我想到的比較合理的結局。一切都還來得及,一切也都充滿希望。這個故事就寫到這吧,中間的一些部分有修改,增添或者刪減了一些內容,也有些bug存在,我慢慢打磨著改吧。網路版就到此結束。至於江措和妍妍是否再相遇,留在番外裏寫吧。來日方長,感激不盡。。“一點也不想?”“不想。”“也不愛了?”“不愛。”江措看著她,忽然笑了。他妍妍,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麽嗎?就你讀初中那會兒,我記得有買過一個複讀機,後來落我家了。徐魯:“……”江措:“一個人做複讀機的時候心情大都不好。”你看這人,還挺會打比方。江措:“這個時候的話也好,做的決定也好,都可以理解為是非正常狀態下的交流,算不得數。”徐魯:“……”江措笑笑:“行了不這個了。”徐魯看他一眼,怎麽都不舒服,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