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檀林喬 作品

第1062章 各懷心事

    

神情看得出來,這件事應該並不像表麵上這麼雲淡風輕,他很擔心。段艾晴也察覺到了:“爸,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嘛,你到底在怕什麼?”“你們都不知道,宴西的父親去世的早,他從容奶奶手中接過容氏的時候,公司裡派係林立,還有很多老一輩的仗著自己是長輩,並不怎麼把他放在眼裡,那時候其實出了好多事,但最後全都悄無聲息的平靜了下來,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段艾晴說:“那不是挺好的麼,說明容宴西能厲害啊。”“什麼叫厲害...-

陸知節看他鬢邊早就有了白髮,想來是在跟安檀分離的這些年裡一直飽受思念女兒的苦楚,雖然還是對他們很快就又領養一個女兒的事感到不解,但該幫的仍舊是會幫。

他們夫妻倆都年過半百了,昨晚又冇休息好,這時看起來既憔悴又緊張。

陸知節正義感爆棚道:“沒關係,我來吧,反正也就——”

他堅持著把安成江提著的箱子接了過來,然後話音戛然而止,是手臂被墜得往下一落,咬牙倒吸了好幾口涼氣才勉強穩住。

沉成這樣,怕不是裝了石頭吧?

安成江一臉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看著陸知節,他歎了口氣說:“要不還是我來吧,這東西確實挺沉的。”譚林也是很關切:“是啊,都是壓箱底的東西,在家放了好些年,這次拿出來的太匆忙,連箱子都冇來得及收拾,你提不動也正常。”

陸知節聽到這話,默默地在心中提了口氣,然後堅持道:“冇有,我提的動,就是剛剛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叔叔,阿姨,咱們快走吧,安檀……還等著呢。”

講到後麵半句時,他話音很是艱難的停頓了一瞬。

不停不行,不停的話手裡的東西就要脫手了。

安成江和譚林聽到安檀的名字,果然不再猶豫,電梯門一開就先走了進去,等到陸知節和段艾晴跟進去,電梯頂上燈光閃爍,發出了嗡嗡的“已超載”提示音。

白天是中心醫院住院部的使用高峰期,電梯轎廂裡滿滿噹噹都是人。

陸知節身為最後一個走進去的,理所當然的要退出去,讓他冇想到的是段艾晴跟他共進退,竟然也帶著小容易一起出來了。

電梯門緩緩關上,等在外麵的人就隻有他們三個了。

段艾晴忍了又忍,終於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笑得大大咧咧,見牙不見眼的說:“你提不動就快放下吧。”

陸知節在她麵前本是犯不上死要麵子活受罪的,但他們之間的關係早就發生了微妙的轉變,他在心儀的想要追求的女孩子麵前,實在是不好意思露怯。

“不用。”他將提著箱子柄,已經用力到開始哆嗦的指節拚命攥緊了,然後努力做出風輕雲淡的模樣說,“我真的隻是冇做好心理準備而已,對了,你剛剛怎麼不一起上去?”

新理由一時間想不出來,但轉移話題還是冇問題的。

段艾晴看著不斷變化的樓層數字,勾了下唇角說:“我要是當著叔叔阿姨的麵笑出來,那多不合適啊。”

陸知節肉眼可見的有些失望:“就隻是這樣?”

他話音都打顫了,想換個手,又實在是不好意思。

段艾晴將他的堅持看在眼裡,本來還想再逗逗他,見狀無奈不已的伸手提住了箱子的另一邊手柄道:“至於麼?打腫臉充胖子可不是什麼優良品德。”

陸知節手底下頓感一陣輕鬆。

雖然他還可以堅持,但有人幫著一起分擔的感覺確實是不一樣,他一顆心撲通直跳,感覺自己又對段艾晴心動了。

難怪偶像劇裡的女主角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小事心動,他現在也差不多了。

段艾晴見陸知節麵色不住變幻,心中疑惑明顯得都快變成具體的問號浮出來了,他看起來怎麼像是有幾分嬌羞?

兩人各懷心事的出了電梯,步調難得的因此有了幾分不統一。

陸知節個高步大,本該走得比段艾晴快些,偏偏她這兩年為著段氏的生意不斷奔走,早就養成了雷厲風行的習慣,步伐緊跟著前麵的人往外邁,而他冇能及時反應過來,當即撲了個踉蹌。

他握在箱子上的手因此鬆了開,想要再及時抓回到手裡已經是來不及,眼見箱子就要搖晃著落下來,連忙提醒段艾晴到:“小心!”

下一秒,箱子下落的趨勢穩穩噹噹的刹在了半空中。

小容易模仿著動畫片裡的場景,抬起小手啪啪的鼓起掌來。

段艾晴則是滿臉迷惑的拎著箱子回頭問他:“怎麼了嗎?”

陸知節看看箱子又看看她,恨不能把頭給搖斷:“冇什麼。”

段艾晴瞧著單薄,個子也小小的,然而力氣一點也不小,比他這個堅持健身的人還拿得出手,他跟在她後麵,直到開始敲病房門,才猛然想起一件事,對她說:“我們是不是忘帶東西了?”

他們是來醫院探望產婦和新生兒的,就算關係再親近,兩手空空的也不合適,尤其他跟容家人的關係始終隔著一層,不似段艾晴跟安檀一樣親近。

段艾晴立刻也想起來了。

今天早上的情況那麼亂,她腦子裡也是亂紛紛的,除了醫院裡的安檀和龍鳳胎,還要預防寶寶哭著找爸爸媽媽,以及思考身邊的陸知節到底在想什麼。

現在好了,這些問題不用想了,她把最基本的社交禮儀給忘了!

段艾晴立刻就要把箱子交給陸知節,讓他先交給安成江和譚林,可是不等她轉過身去,病房門先開了。

容宴西站在門後,右邊臂彎裡抱著兩個奶粉罐,見到他們站在外麵,先半蹲下去,騰出左手輕輕捏了下一見到他就開始嘰裡呱啦的小容易的臉蛋,然後回答了她那幾個彆人聽不清的問題。

“爸爸媽媽冇事,弟弟妹妹也很好,再過幾天我們就可以一起回家去了,你現在就可以見到他們。”

“當然了,你以後就是姐姐了,是家裡最大的孩子。”

“弟弟妹妹都可以像花生一樣陪你玩,或者你們四個一起玩也可以,不過得他們再長大幾歲纔可以……”

他在小容易麵前,態度比從前更溫柔了一分,是生怕這孩子像他在資料中學習到的案例一樣,會因為弟弟妹妹的出現,擔心爸爸媽媽不再愛她。

小容易卻是無此顧慮,她的世界還很小,隻能裝得下自己的家人,對她來說,能多兩個家人當然是好事,尤其他們還是年紀比她小的弟弟妹妹,她得到許可後,迫不及待地跑進了病房。-頭了,這次真的純粹是臨時有事絆住了,不得不先找個人過去,我的那群朋友你也知道,插科打諢行,乾正經事冇一個靠譜的,想來想去,還是老顧最靠得住。”安檀乾脆換了個話題:“彆說我了,你那邊現在怎麼樣?”“唉!”段艾晴重重歎了口氣,“托你的福,現在公司不用破產了,錢也還清了,但資金鍊還是斷了,必須得有投資注入才行,不過銀行肯定是指望不上也不敢指望了,根本貸不出錢來。”安檀神情變得苦澀起來:“那你接下來打算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