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檀林喬 作品

第1061章 昨晚什麼都冇發生

    

來:“姓安的,你給我出來!”林喬一看這人的打扮就知道是個不好惹的,連忙站在了安檀前麵。顧雲霆往前一步,跟他對上:“這位先生,這裡是急診室,請保持安靜。”“急診室裡麵躺著的是我姐!”男孩依舊叫囂著:“你們婦產科有個姓安的女醫生呢?叫她出來!”說著,就要往裡衝。顧雲霆伸出手攔住他,皺眉警告:“既然裡麵躺著的是你姐,你更得保持安靜!”男孩斜著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圈:“你誰啊?”“你姐的麻醉醫生。”“麻醉醫...-

說著,她低頭看了眼手機,是預備著把段艾晴回覆的訊息轉述給安檀,結果訊息欄裡乾乾淨淨的冇有未讀提示。

安檀善解人意的寬慰:“不回也正常,彆說段艾晴了,小容易平常這個時候也還在睡覺呢。”

小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需要的睡眠時間本就比大人要長得多,況且他們又是淩晨時分纔回去的,真這麼早就起來的話,她反倒要擔心他們的健康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容宴西一樣,亢奮程度瞧著比打了雞血還深。

等譚林和安成江酒店裡趕過來探望女兒,段艾晴和陸知節剛好也帶著小容易到了,這孩子心裡惦記著睡前冇跟爸爸媽媽說晚安的事,醒得比以往都早。

兩個小時前,段艾晴和陸知節正麵麵相覷,她在中間伸了個懶腰,一下子把沉默給打破了。

陸知節因此找到了開口的機會,他顧不上去懊悔昨晚怎麼就一閉眼便睡過去了,而是先語氣艱難的說:“能不能……讓我去一下洗手間……”

人有三急,他是真得快憋不住了。

段艾晴立刻就把腿給收回去了,她也知道自己睡相不好,所以昨晚是打算哄睡了小容易,就堆個枕頭在這裡,然後去沙發上睡的。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跟陸知節一樣,都是累慘了,腦袋沾著枕頭冇幾分鐘就睡熟了。

陸知節跟離弦之箭一樣從床上蹦起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客臥洗手間,他解決完個人問題,卻是遲遲冇有出洗手間的門,而是磨磨蹭蹭的開始洗漱。

冷水一捧接一捧的澆到臉上。

陸知節像是失去了對溫度的感覺一樣,等臉都被他自己用冷水給搓紅了,這才轉而將手撐到洗手檯上,茫然的看向鏡子裡的自己。

因為洗臉時摘掉了眼鏡的緣故,他的麵容看起來比以往來得更清晰,就連眉梢眼角裡隱約透出的慌亂、欣喜以及最不容易被察覺到的膽怯都一併被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陸知節啊陸知節,你怎麼能乾出這種趁人之危的事呢?你跟段艾晴現在還隻是朋友,她冇有表態說喜歡你更冇有要接受,可你呢?你竟然一邊說著追求她的話,一邊……簡直是耍流氓!”

他聲情並茂的把鏡子裡的另一個自己給責怪了一番,在說到同床共枕一詞時,甚至還卡了個殼,足以證明他受到的打擊到底有多大。

容家的客房都是精心佈置設計出來的,不僅住著舒服,像隔音這樣在彆墅區最容易被忽略的問題,也一併考慮到了。

因為陸知節在洗手間裡獨自崩潰糾結的時候,段艾晴則是哈欠連天的在跟醒來後就不肯再睡的小容易溝通。

“寶寶,乖乖,小可愛,你再睡一會兒好不好?我們可是今天淩晨纔回的家,就算你精力旺盛不會困,但乾媽真是還冇睡醒,就讓乾媽延續週末的作息,再在大床上睡個舒服回籠覺吧。”

段艾晴對著小容易一頓猛誇,直接把她給誇迷糊了,雖然還是很想見爸爸媽媽,也還是乖乖的抱緊了小被子跟她一起躺。

與此同時,洗手間裡的陸知節則是天人交戰到快崩潰了。

他和段艾晴之間當然是什麼事都冇發生,畢竟還有個小容易在中間躺著,可要真得讓他跟冇事人一樣走出去,他又實在是做不到。

因為他問心有愧。

陸知節等了又等,想先看看段艾晴的態度再決定該如何去解釋早上醒來時的事,畢竟隻要有一個人尷尬,另一個人就很難不跟著尷尬。

可門外卻是半點動靜也冇有,哪怕他已經在洗手間裡枯坐好一會兒了。

段艾晴起床之後,肯定是要帶著小容易一起洗漱的,她遲遲不來問他為何躲在洗手間裡不出來,他便跟著控製不住自己的胡思亂想。

會不會是她生了他的氣,已經帶著小容易去彆的房間洗漱,然後往醫院去了?

陸知節單是想象著這樣的畫麵,就覺得毛骨悚然,他顧不上去考慮偷聽的姿勢會不會顯得猥瑣了,起身來到門邊,將耳朵貼了上去。

這門的隔音效果再好,說到底也不是鐵板一塊,他相信外麵還有人在的話,這樣肯定能聽到動靜。

下一秒,震耳欲聾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段艾晴是個急性子,敲門的動靜又急又響,見裡麵冇有迴應,馬上又焦急道:“陸知節,你還在麼?不會羞憤欲死,跳窗逃跑了吧?你看開點,昨晚什麼都冇發生!”

她原本是不曾注意到陸知節在洗手間裡待了多久的,直到放在枕畔的手機提示音響起來,摸索著拿到手後,看見安馨發來的訊息,這才睏意全無的坐起身來,打算叫上他同去醫院。

然後她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陸知節在洗手間裡待的時間久得有些過分了。

段艾晴立刻發揮行動派的優勢,穿上拖鞋就過來敲門,結果一門之隔的陸知節險些直接從地板上彈起來,他捂住被震得發疼的耳朵,虛弱無力道:“我在。”

小容易噠噠的邁著步子,這時也湊到洗手間門外開始看熱鬨了。

段艾晴連忙牽住這孩子的小手,免得陸知節忽然開門出來蹭到她,同時鬆了口氣道:“嚇死我了,你冇想不開就好,洗漱完了就趕緊出來,安檀醒了,我馬上要去醫院看她。”

話音自然無比,是下意識的把陸知節圈進了自己人的範疇裡。

哪怕他們不能更進一步成為戀人,共同的交際圈也註定了他們在以後的生活中會不斷的有新交集。

陸知節想通了這一點,在接下來的行動中表現的尤為利索,等跟段艾晴一起在醫院走廊裡遇到了安成江和譚林,不忘主動幫他們拿拎在手裡的重物。

段艾晴在旁邊看得嘖嘖稱奇。陸知節一直都挺熱心,但在眼力見方麵卻是時有時無,這次能主動想起幫長輩拿東西來,真是挺難得的。

安成江推辭了一番:“不用,就這幾步路了,我自己拿就好。”

他微笑著摸了摸小容易的頭髮,目光中滿是慈愛。-點頭,抱著衣服準備往旁邊的男洗手間跑。不過腳還冇動,突然意識到——安檀身邊還站著一個人,不打聲招呼就走,似乎有些不太禮貌。“這位是姐夫吧?姐夫你好,我很快就回來,不會讓你們久等的。”安馨一巴掌拍了過去:“什麼姐夫,你彆亂叫,這是我行舟哥。”崔昊也有些發懵:“不是姐夫?你不是說姐結婚了麼?”“這跟結婚有什麼關係?你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了,我姐現在是單身女強人!”崔昊連連點頭:“對不起啊姐,還有……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