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風商婉秋 作品

第1030章 他有問題

    

為她們幾乎是同時出生的,確實很巧。“好的,表妹。”李天命說完,直接溜了。“你……”魏央咬咬唇,輕哼了一聲,看著他離去,目光裡倒是多了不少讚許。“什麼想法?”魏溫瀾問。魏央油然道:“一開始因為飛星堡的事,我對他很敵意,現在看,這小孩確實挺好的,就算有逆境,也總是給人驚喜。”“也彆說小孩了,這是你表姐夫。”魏青蒼道。“爹,你!”魏央一陣無語,表示不服。而魏青蒼則道:“你和安檸,誰先嫁誰當姐。”魏央更無...驚呆了!徹底的驚呆了朋友們!

李道風的這一波操作,直接就把逍遙宮的眾人給驚呆了。

他們看著李道風身上在浮現的那巨大的玄武虛影,眼珠子徹底要掉下來了。

青龍玄武兩大神獸,就這樣出現在他們的麵前,這讓他們怎麼能不蛋疼。

青龍神獸需要,他們還能理解,畢竟有龍脈存在,可以說他們逍遙宮也算是龍脈的受益者了。

可是這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烏龜殼,那威武霸氣的玄武,就如同李道風的護法神獸一樣,盤踞在李道風的身後,讓他萬法不侵一般,這他們接受不了啊!

在聖域之中,一直都有龍脈的傳說,有青龍神獸的傳說,可是從來都冇有玄武神獸和其他神獸的出現,這突然出現這麼一個東西,他們怎麼能不驚訝。

這已經不是驚訝了,這簡直是逆天了。

“這小畜生太逆天了,他真的讓人震驚!他的底牌,竟然如此之多!玄武神獸,這可是玄武神獸啊!難道他還得到了玄武嗎?”一老者大驚說道。

“玄武靈!難道玄武帝國傳說中的玄武靈真的存在嗎?”

地麵上逍遙宮的老祖宗,看著李道風身後盤踞的玄武神獸虛影,皺眉自語說道。

“這小畜生絕對不能活!無論如何都要殺了他,他太逆天了!他必須死!”老女人聲音彷彿是從地獄之中傳來一般。

下一秒,她對著半開大吼:“殺了他!不擇一切手段,這小畜生覺得住能留!給我殺了他!”

老女人話落!逍遙宮的眾人,瞬間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接著就是瘋狂出手。

而在這其中,一個頭髮綠色的老者,眼神之中釋放出如同毒蛇一樣的光芒!隻見他左手揮動,下一刻就看到在他的手中,出現十三枚綠色的長針。

光是看著上麵綠油油的光芒,就知道這長針上,絕對的是劇毒無比!

老者看了手中長針一眼,嘴角露出陰毒的笑容,隨後一手甩出,隨著破空之聲,十三枚毒針,閃爍著綠色的寒光,悄無聲息的朝著李道風襲去。

而在他的十三枚毒針打出的瞬間,其他逍遙宮的眾人,一同也開始發出全力進攻!強大的法訣打出,將禁錮李道風的力量,在一次無限製的加強。

李道風強大的神識,在老頭打出毒針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了危險,他想要躲閃,可是還不等他動作,那強大的禁錮之力,就鋪天蓋地的壓製下來,讓他竟然短時間內無法掙脫。

“臥槽……”

李道風直接爆粗口,這一次是他在突破悟道境界之後,最狼狽的一次了,他已經很久都冇有被人逼到這一步了。

眼看著這毒針就在麵前,他就算是掙脫禁錮,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

既然躲不了,那就隻能硬扛了!

時間不允許李道風多想,十三枚毒針如同毒蛇一般,朝著他身上十三處大穴襲來!他急忙調動法力,手中陰陽劍快速舞動,斬出一道道劍氣,斬向飛針。

鐺!鐺!鐺!

一陣清脆的響聲傳來,大多數飛針,都被他的劍氣給斬落!但還是有幾枚接近他的身軀。

李道風揮劍阻擋,可是還是又一枚飛針,刺在了他的肩膀上,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一個流著黑血的血洞。

黑色的鮮血流出,顯然是劇毒跡象。

看到這一幕,讓綠髮老者激動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小畜生!這就是你的下場!哈哈哈……小畜生,你中了老夫的十三邪針,就算是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的狗命

“哈哈哈!眾位,這小畜生就要完蛋了,他中了老夫研究幾百年的邪針!絕對冇有活路,用不了一時三刻!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哈哈哈……”

綠髮老者得意大笑!聲音裡麵充滿了得意!

“哈哈哈!好……綠老威武!給我逍遙宮立了大功!”

“哈哈哈……這小畜生就算是再厲害,那也不是我逍遙宮的對手,我們就看著他在綠老邪針的劇毒下,痛苦而亡!”

“哈哈哈……”

逍遙宮的眾人,停下攻擊,大笑說道,彷彿已經斷定李道風必死無疑了。

李道風臉色大變!陰沉到了極點。

他冇有說話,急忙檢視自己的身體!

這一檢視,他震驚的發現,一股綠色的氣息,從他肩膀傳開,飛快的朝著他的全身而去。

而且這股毒素!竟然無視他**的防禦,蔓延的速度十分之快。

他試圖用法力去逼退劇毒,可當他法力催動之下,那綠色的氣息,竟然絲毫不受影響,反而和法力融合在一起,遊走在了經脈之中。

“哈哈哈!小畜生!是不是很震驚!老夫奉勸你,不要試著了,老夫的這邪針上麵的劇毒,就是真的元力的,一旦沾染了元力,劇毒就會瞬間通過你的經脈,傳遍你的全身綠髮老者看著李道風臉上泛起綠光,笑的更加得意了。

“小畜生!老子還告訴你,你的元力越強大,元力運轉的速度越快,這毒素髮作的就越快,到時候你就覺得,自己一身修為,卻對這劇毒冇有一點作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劇毒瀰漫自己全身,最後毒素吞噬掉你的生機,從內而外的將你化成一灘濃水!”

“而在這整個過程之中,你卻一點辦法冇有,隻能在痛苦之中感覺到絕望!在絕望之中等待死亡!這種絕望!你就慢慢的享受吧,哈哈哈……”綠髮老者陰毒的語氣,狠毒說道。

“哈哈哈……這一下我們就要有好戲看了!我們就這裡看著,這個小畜生慢慢的化成膿水!”

“冇錯!老夫這一輩子感興趣的事情不多,活了這麼久,就對兩件事情感興趣,一個是武功秘籍,另一個就是看天才隕落,尤其是後者!那是老夫最情有獨鐘的愛好!”

“你們不知道!看你看到一個天才死在你麵前,那種感覺彆提有多麼爽了!”

一個老變態心裡扭曲的老者這樣說。

然而!就在他們這得意的時候,剛剛還得意的綠髮老者,看著李道風,突然臉色大變。

下一秒,他的身體突然快速後退,嘴裡大聲吼道:“快退……這小畜生有問題……快退……”,不然他隔壁王老二的賀禮都收了。他都想好了他以後人生的開掛,他覺得的這個年輕的爹做靠山下,乾出一番但事業,讓人知道,他冬花也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對!他叫冬花,冬花就是他的名字,他爹取的,怪好聽的名字!可是現在,這一切都破滅了。他一口一個爹叫著的年輕人,特麼的根本就不是什麼貴客,不但不是貴客,他娘還是青龍帝國和天玄門的仇敵。這一下!他的腿都要軟下來了。他感覺自己要被這個硬認下來的爹要坑害連累了。“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