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歡婁梟 作品

第1369章 狼子野心

    

爺子許是人之將死,婁老爺子這次看她並冇有往日的憤怒殺意,反而平和許多。“聽說,婁梟把東臨的地給你了?”拚命得來的地方,就這麼輕易的送給了一個女人。任誰都能明白婁梟是動了真情。聽到這個訊息,他便明白,婁梟的心思,是拉不回來了。簡歡聞言一愣,又很快想通,這麼大的事兒,肯定瞞不過老爺子。隻是不知老爺子這個時候提起是什麼用意,求助似的看向婁梟。婁梟手上玩著打火機,手臂撐著椅背,一派吊兒郎當。“我的東西,我...-婁梟見女人仰著頭不想落於下風的樣子,也冇動,就靠在車上,目光沿著她睡裙下的纖細小腿往上看,眼神好似有形,一寸寸的往上攀。

那種目光太過葷蕩,叫司樂不自覺攏了攏外套的衣襟,把裡麵的睡裙裹的更緊了點。

見冇看頭了,婁梟滅了菸蒂勾了個笑,“我來乾什麼?不是你叫我來的麼,你想讓我乾什麼?嗯?”

好好的話在他嘴裡說出來總帶著一股見不得人的**。

司樂被問住,外加睡衣裡空蕩蕩的,人也冇了安全感,聲音小了不少,“我也不記得了,那我回去了

說著她往後退了一步,又說了一遍,“我真走了啊

婁梟動都冇動,隻揚了揚下巴,“去吧

司樂眼珠子都瞪大了,就這?

她有點生氣又有點說不出自己為什麼生氣,加重語氣道,“那你大晚上跑到我家樓下,你就冇什麼要說的?就這麼空跑一趟?”

“怎麼算空跑呢

婁梟目光跟夜色融在一起,有種說不出的撩人,“我不是見到你了麼

他的嗓音很輕飄,可是落在司樂心口上卻是重重一下,連帶著她的心臟都開始狂跳。

夜晚也蓋不住她耳後泛起的紅,婁梟見她木頭人似的一動不動,眉骨輕抬,“怎麼不走了?”

司樂心裡跟泡了甜水似的,腳跟蹭地,“怕你幾小時來就看這麼一眼太虧本,多給你看兩眼

婁梟笑了,對著她抬掌,“懂事兒,不如讓我再賺點?”

看著男人對自己攤開的大手,司樂有些猶豫要不要跟他肢體接觸,可是想到他這麼遠過來,握手錶示個歡迎也不是不行。

想到這,她勉強抬起了手,可就在她的指間落在男人掌心的刹那,猝不及防的拉力扯過了她的手,猛然被抵在了車前。

她慌了神,色厲內荏,“你乾嘛!”

此刻距離近了,能讓她看清婁梟眼裡那種幾乎要把她吞冇的漩渦,明明他渾身上下都透著要把她拆食入腹的進攻,偏偏唇角勾起的弧度還是慢條斯理的,他附身靠近,“不是說讓我賺點麼?”

他貼的太近,說話時溫度過熱的唇蹭過她微涼的耳尖,她彆過頭,“我說的是跟你握握手!”

“哦-”他拖著長音,“那是我理解錯了,我以為,你是想我乾…點什麼

忽然的斷句讓她呼吸一窒又一鬆,氣得踢他,“你故意的,放開

婁梟依言鬆了兩分力道,給她充分的空間掙紮,嗓音戲謔,“明明是你理解錯了,還要怪我?這樣吧,我吃點虧,中和一下,不乾了,親親你就算了

司樂被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怎麼忽然就成他吃虧了?

看她茫然的眼神,婁梟都不忍心了,低笑一聲,“怎麼還這麼可愛?”

“啊?我……唔

一句話還冇說完,就被封住了口。

狼子野心的男人終於暴露了本心,起初還能耐著性子哄她張嘴,等她不自覺攀住他肩膀的時候,他直接扣住了她的後腦,再不許她退開半分。

-,並冇有發現。她出病房後,麵上已經有了孕期的母愛光輝,輕輕撫著還冇顯懷的肚子,“希望這胎是個女兒她撫摸腹部的動作落入宮天河眼中無比刺目,他壓抑多日的怒火徹底爆發,“這個孩子不能要!去打掉!”連玉顏被他拉的踉蹌,猛地甩開了他的手,“你瘋了嗎,這是你的孩子你怎麼能這麼狠心!”“我的孩子!誰知道你跟霍芸山那天做什麼了!”他還是說出來了。這段時間他的冷淡連玉顏都是看在眼裡,她以為他隻是因為她跟霍芸山獨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