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 作品

第106章 結局

    

苦澀夾雜著心酸朝著胃裏灌下去。一杯又一杯。周圍不少勸解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此刻眼中卻是隻有酒。內心的渴望讓我想要將自己灌醉,不想去麵對這鐵一般的現實。一隻粗壯的手在我意識開始模糊的時候抓住了我的手腕。此刻的我隻顧得煩躁地甩開,抬著手臂繼續往胃裏倒酒。唐厲地手將手橫在了我的手腕:“不要再喝了,為了那種男人不值得。”他的眼睛裏帶著令人溫和的眼神,此刻多少以前的同學,但就他一個人伸出手攔住了我。這讓我...次日,窗外的陽光正好,今天的天氣格外晴朗,窗外茂盛的大樹上都是嘰嘰喳喳的小鳥在叫著,我和餘果兒各躺在一張病床上吊著針。

唐厲又是拿著膝上型電腦坐在了一根凳子上,雖然他及力掩飾著,可是看他那鄒成川字眉頭,我就知道他公司的事一定又讓他焦頭爛額了。

“公司的事有進展了嗎?”我看著唐厲問道。

而他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露出一個微笑說道:“放心吧!沒事。”

我看得出唐厲有些迴避這個問題,我索性就直接說道:“你就跟我直接說了吧,紙遲早都是包不住火的。”

餘果兒看情況不對就趕緊說道:“唐厲哥,你今早買的早點是那家的,哈哈,其實我還餓,你能去買一點嘛?”

唐厲和我都知道餘果兒是在特意給唐厲找藉口離開,避免我和唐厲起正麵衝突。

唐厲放下了手裏的電腦,把電腦放到了我的床頭櫃上。然後說道:“你還要吃點嗎?”

我搖了搖頭有些生氣。沒有理會他說的話。

“咚咚咚……”門明顯是開著的,可是門外的人還是敲了敲門。果然看得出來是個很有禮貌的人。

“請進。”我說道。然後給唐厲使了一個眼色。畢竟那麽多年是默契還是有的,他心領神會的走上前去看了看。

那個男人進來,看起來已經是中年的樣子。留著一個寸頭,沒有過多的修飾,穿了一件休閑夾克。還有一條休閑褲。

“我好像在那裏見過這個人,而且看起來那麽眼熟,究竟是哪裏……”我看著眼前的男人想到。

那個男人指著我說道:“你就是孟言雙孟小姐吧?我就是那天那個警察啊?”

警察?我最近碰到的警察好像挺多的,和餘晉吵架的時候,為了餘果兒的事情,還有前幾天被綁架,那他是誰?

我腦海裏不斷的回憶著,還是一臉迷惑地看著他。

他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可是看我還是沒有回憶起他,他便笑著說道:“就是那天,拿著喇叭喊裏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我一下子想了起來,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哦!,我想起來了,不過看你今天穿便裝就有些沒認出來。而且我最近見到的警察有點多,所以……”

我沒有告訴他,所以沒有想起來你是誰,我隻是尷尬的低下了頭,摸了摸腦袋。

“對了,你今天來是有什麽事嗎?那些警察同誌不是說關於那些綁架團夥的事,已經問清楚了嗎!”我對他來這裏的目的有些不知所措。

警察局長徐福和藹地笑著說道:“你看,來這麽久,我都忘記說了,我今天來啊,是私人原因,我是這個這鎮的警察局局長,我叫徐福,而你勇敢救下的那個小女孩玲兒,她叫徐玲,是我女兒。”

唐厲聽了聽這個徐福不是壞人,就拿來一個椅子給他坐下。然後自己也隨意的坐到了我的病床邊上。

我一聽就覺得這個徐福簡直太客氣了,我自己都覺得那是自己下意識的行為,也沒想過圖什麽回報。

“徐局長,你太客氣了,我那隻是出於自己的本能幫助了一個女孩,而你們纔是這真真的為人民服務,救了那麽多的人,還抓獲了這麽大一個團夥,纔是真真的救了多少千千萬萬婦女於水火之中。”我對徐福說道。

唐厲聽了聽之後,又走到我床頭,拿起了膝上型電腦,我對剛才他的遮遮掩掩還有些生氣。

我就笑著打趣道:“你不是要去買東西嗎?怎麽這會到是知道忙公司的事了。你這些事想要靠警局來幫你處理,你就等著完蛋吧!”

說完這話,我才意識到自己這不是在啪啪打臉嘛,一麵在這裏誇徐福他們警察,一麵就在吐槽警察的辦事不利。

聽完我剛才的話,徐福也有些尷尬,他就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然後笑了笑。

唐厲看著我,就對徐福解釋說道:“徐警官,我這個朋友有些口直心快,他說這話不是針對你,隻是因為最近我遇到一些事。”

我裏麵向唐厲投起感激的目光,我訕訕地笑著說道:“是呀是呀!那些警察跟徐警官你有些不同,最近因為她們啊,可真有點頭痛。”

徐福聽了之後,就說道:“你方便說說是怎麽回事嗎?既然都是警察,說不定我能幫上什麽忙。”

我連忙搖了搖手說道:“不用那麽麻煩。”

徐福笑了笑說道:“孟小姐,玲兒都跟我說了,當時要是沒有你,她根本就跑不了,所以你就別客氣,隻要能幫助你,你就說,也讓我們心裏好過點。”

我看了看餘果兒,如果要說,肯定要牽扯到她的事。

餘果兒也十分明事理,她笑著對我說道:“沒有,隻要對我們好,還能懲治那兩個喪心病狂的家夥就好。”

我朝餘果兒微笑著點點頭說道:“我的前夫和小三她們在我懷胎九個月的時候導致了我流產,還有一些原因,我的好姐妹餘果兒就去找她們理論,結果那個喪心病狂的家夥,就對她做了畜牲不如的事,我們去告他,因為小三的孃家有些關係就一路阻攔,還以我們撤訴為條件,對我朋友的公司進行了打擊報複。”

徐福一聽,再也沒有剛才那種和藹微笑的樣子,他有些憤怒的說道:“沒有想到我們這裏也有這麽丟臉的同行,我回去就會去著手處理。有什麽情況隨時跟你們這邊說。”

徐福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沒有幾分鍾就出了病房,說是要去調查這件事。

兩天後。

唐厲一如既往的帶來了早點,不過不同的是這次他的臉上有了明顯的笑容,是那種真實的,不是為了不讓我們擔心的敷衍。

“唉呀,怎麽那麽高興。”我看著他高興的樣子笑著問道。

“托你和徐局長的福,警察局開始處理了這件事情,現在已經解決地差不多了,而且公司的一些顧客也回來了,現在公司的運營應該是沒太大問題了。”說著唐厲給我和餘果兒一個遞了一份報紙。

我在報紙那醒目的字眼裏清楚的看到唐厲公司的確算是渡過了這次難關。

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淚流滿麵。

幸好都過去了,唐厲為我做了太多,他的公司不能再因為我而繼續下去了。

“雙雙……”

唐厲溫暖的體溫包圍了我,我聽到他歎了口氣,“你不用內疚,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我拚命搖頭,這世上沒有什麽都是理所當然的,“對不起……對不起唐厲……”

唐厲悶笑一聲,他笑起來很溫暖,時光回轉,彷彿回到了當初。

“雙雙,接受我吧。”

“從此的喜怒哀樂,我和你一同分享,所有的艱難苦楚,我為你承擔。”

我張了張嘴,眼前依舊是唐厲璀璨奪目的雙眼。

“唐厲,我……”

我知道,一切不幸都已經過去,我的身邊,還有唐厲,餘果兒,還有那些在意我的人。

為了他們,劫後重生。促的電話鈴聲將我吵醒,是吉之浩的,我連忙接起:“弟弟,怎麽了?”“姐!餘家,餘家來鬧事了我……!”“電話給我!給我!”吉之浩的聲音突然一轉,變成了我熟悉的那個人的聲音。“孟言雙我告訴你,你趕快給我過來好好解釋清楚,我們餘家欠你什麽了,讓你這麽對你的前夫”是餘晉……我糾結萬分,但是又不能坐視不理,弟弟還有著危險,我隻能出麵。“你可閉嘴吧!等著我過來,不要找我弟弟的麻煩!”我朝電話怒吼。“姐,你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