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 作品

第105章 結局

    

的朝我開口要錢。我頓時內心就無比的反感,強忍住想罵人的衝動:“媽,我不是提款機。”“你別說你媽逼你,”後媽在那邊頓了頓,然後才說:“你弟弟吉之浩又打架了,現在被打進醫院。你知道你媽平時也沒存什麽錢,這下子你不救救他,他就隻能死在醫院了。”我沉默了一會兒,想了想,然後說:“你拍一張弟弟現在的照片發給我,我再決定給你轉不轉錢。”後媽立馬應好。然後掛了電話。沒過幾分鍾,就收到一張照片。我看到吉之浩躺在病...當我獲救的第一時間,我便想到了那個小女孩,玲兒還被我藏在了草叢堆裏麵,我不能不管玲兒,但是,我自然也不可能將玲兒帶回家,我沒有能力照顧她。

索性,玲兒的身份擺著,警察不可能會錯過她。

“你好,警官,我剛剛跟一個小女孩在一起,但是現在我沒有辦法聯係她的家人,我想,您能不能把她帶到警察局裏麵,她的爸爸是你們警察局的局長,我現在沒有辦法把她帶回家,拜托你了。”我也是在深知玲兒對他們的重要性的情況下,敢開口拜托警察,畢竟,自己若是冒然將玲兒帶回家,恐怕也要惹禍。

看著警察的臉,我心中很不自在,雖然我知道警察都是好人,但是我看著這個警察,似乎聽到我提起玲兒,異常的興奮,這和其它人質的對比,令我有些難受。

警察將我和玲兒都帶回了警察局。

我摸著玲兒的頭,安慰著玲兒。

因為剛剛人販子要對我動手,所以,在跟人販子反抗的時候,我的手上全部都是血,我不敢用我的手去摸玲兒的臉,隻能摸著頭安慰玲兒,此時我的打扮,簡直比一個街頭的流浪者破爛不堪。

“姐姐,我想找媽媽,我想我媽媽,姐姐。”玲兒說著說著便哭了出來,我趕緊蹲下來,撩起衣袖幫玲兒擦了擦眼淚,告訴玲兒:“玲兒不怕,姐姐跟你一塊等著媽媽來接你,好不好?不怕,玲兒,姐姐在呢。”

玲兒哭的越來越傷心,索性一下子撲倒在我的懷中,嚎啕大哭起來,我說什麽玲兒都不聽,隻是一個勁的哭著。

我不知道怎麽辦,隻能默默幫玲兒擦著眼淚,等待玲兒家人的到來,讓玲兒不再害怕,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局的門口,跑進來兩個風塵仆仆的中年人,看到玲兒,直接把玲兒從我懷中搶過去。

“玲兒,你怎麽樣了?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沒有照顧好你,以後再也不會了,對不起,玲兒。”

我看著玲兒被她的媽媽護在懷中,鼻子一酸,最終沒有哭出來,我知道,我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

終於,玲兒的媽媽情緒以後,抬頭看著我,眼中的感激慢慢落到我的身上,剛剛被安撫好情緒的玲兒媽媽直接抓住我的胳膊,對我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的女兒不知道會怎麽樣,你的大恩大德,我會一直記住的,多謝你。”

“沒事沒事,隻是舉手之勞而已,誰看見都不會袖手旁觀的,那您以後可要小心一點了,照顧好自己的女兒就行,現在的社會太亂了,以後說不定會發生什麽事情呢。”我拉著玲兒媽媽的手,再一次安慰了一下,告訴玲兒的父母我還有一些事情,就匆匆忙忙走開了。

走到半路,我轉頭一看,玲兒和她的媽媽在一起很開心,我本來以為我已經不會再因為這件事情難過了,可是當我再一次轉過頭的時候,我的淚已經劃過了脖子,因為有風,所以,當淚水劃到我胸前的時候,已經是冰涼了,就像我的心一樣。

我依舊是傷痕累累的回到了小鎮裏麵,什麽都沒有想,徑直跑到了醫院,因為我知道,餘果兒兒還在醫院,唐厲的公司忙,應該是沒時間照顧她,隻是我消失這麽久,他們應該會擔心。

當我跑到病房裏麵的時候,已經是氣喘籲籲了,沒有說話的力氣,我扶著門,緩解了好大一會才恢複一點,餘果兒兒和唐厲看到我之後,臉上露出焦急之色,看到此刻我回來了,但是身上都是血跡。

慌忙詢問著問我情況怎麽樣,我正準備回答的時候,卻是突然眼前一黑,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

當我恢複意誌的時候,睜眼便見到了在隔壁病床的餘果兒兒,我慢慢起身,發現我跟餘果兒兒在一個病房,餘果兒兒很擔心的看著我。但是我的狀況比她的好了很多,我心中的擔憂並不比她弱上多少。

“言雙,你醒了。先別起來,醫生說你需要休息。”餘果兒兒看著我,臉上的神色表現得很擔心。

我笑了一下,安慰餘果兒兒:“沒事兒,我好的很,不用擔心我,你的情況比我差多了,我能跑能跳的,不用擔心我。”看著餘果兒兒的臉,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一陣心疼,這麽好的一個女孩,變成了這樣,

全部都是因為餘晉,我想到這裏,心頭不禁有些痛楚。自己離開幾天,相比餘果兒兒的情緒,應該不太好過。

“怎麽了言雙?你不舒服嗎?”

當然麵對餘果兒兒的詢問,我並不想讓餘果兒兒情緒出現問題。所以根本沒有提到餘晉,更沒有提到那件事情,我隻是笑笑,對餘果兒兒安慰的回應了一句。

“言雙,你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會弄成這樣?”餘果兒兒再一次擔心道。

“我被人販子拐走了,不過好在警察很快趕到,那些人現在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了,,已經住進局子了,這輩子應該很難出來了。”我慢慢談道,想來餘果兒兒是局長的女兒,這些人販子又抓了這麽多女孩,想來應該不太好過。。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什麽事情了,這些傷都是在跟他搏鬥的時候留下的,現在在醫院中,沒有什麽大礙,放心吧。”

隻是聽到這裏,我看餘果兒兒麵露擔憂。就沒再說下去跟餘果兒兒在病房裏麵,聊起了一些舒坦一點的話題。

過了會,唐厲走了進來。

我看見唐厲,想到唐厲公司的事情,不禁有些擔憂:“你的公司怎麽樣了?情況有沒有好一點?”我不知道他的公司現在是什麽情況,不過想來應該是不太好過

唐厲搖了搖頭。

我知道了唐厲的意思,他的公司並沒有什麽進展,也隻處於一種瀕危的境地。可是我這個罪魁禍首,此時卻是躺在醫院,一點忙都幫不上。

歎了口氣,想到餘晉,我不禁暗暗握緊了拳頭。了一半。這位計程車司機是一位中年婦女,他的車上還有著一家人的合照,看起來幸福美滿的一家四口。“姐,我有一個問題想聽聽你的看法。”我對她說道。作為計程車司機人很好,卷卷的頭發紮了起來,看起來十分和藹整個人到了中年身材有些發福。因為長期開車的原因,他的車上還放了一個保溫杯。以及一本兒童看的故事書。讓我在這寒冷孤獨的夜裏,覺得他和藹可親。是一位可以訴說的陌生人。她從後視鏡看了看我,笑著說道:“剛才就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