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 作品

第102章 結局

    

被人攔了下來。“言兄不可,不能動手,一動手他們就真的有理了,我們這邊就站不住腳了。”“就是就是,你還有你姐姐呢,不能把她糾纏在裏麵啊。”我也很想揍餘家一頓,但是那些工友說的對,動手就沒理了。看著吉之浩漸漸冷靜,我覺得他也在漸漸成熟。餘晉的臉開始變的猙獰,他惡狠狠的說:“你們這群人要是不陪,就告到你們,我們家可是有勢力的,你們管事的呢”餘晉看了看那些工友,繼續大喊:“你們不讓你們管事的出來,我就把你...現在所有的警察都在這幾間毛坯房下麵不遠處。那裏是這個山村的廢棄的一個小學。現在都已經是危房,都是閑置著。

這個特警們都已經在各個草叢和樹後麵紛紛埋伏著,等待時機。而那幾張警車還停在那裏閃著的燈。

這一刻我突然間覺得這燈讓我那麽有安全感,看起來那麽的耀眼。又充滿了希望。

在正對警察們的那個方向一人販子用刀抵著局長的女兒的脖子,就這麽站在這房子麵前,就像是保護著幼崽的狼一樣,護住了房子裏所有的人。

現在我們的房子裏都是人,有好幾名人販子在守著我們。不過好在我這個位置是坐在靠窗戶邊。

我看到現在外麵雙方僵持不下。警察來了四車人,車子就停在了那個小學的門口,還閃著燈。

之前我以為這些人販子隻是單純地販賣人口,可是現在看到他們手裏拿著的槍。我才為自己之前不知死活的逃跑而感到後怕。

那些警察麽都已經高階戒備起來了,就站在哪裏盯著這邊的一舉一動,而這邊也是嚇得不敢輕舉妄動。

“局長,在這樣下次,我們倒是有耐心,可是我怕激怒了那些人販子,他們會傷害人質。”一個特警隊的隊長抱著自己的槍走到局長麵前說道。

看得出來他有一定的作戰經驗,他過來說情況的時候,還特意叫了一個人頂替他的位置,而且一麵說話,一麵觀察著兩邊的情況。

這個局長看似有些煩惱,他看看兩邊都在原地待命,沒有任何人敢輕舉妄動。

他回過頭來看著隊長說道:“拍我們的人去看了就沒找到突破口嘛?就是從什麽地方突襲的破綻。”

隊長也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麵前沒有,他們後麵有出口,但是有人看守,而且還帶了槍,我們的狙擊手觀察到她們在人質身上放了遙控炸彈,而遙控器就掌握在他們的幾個負責人手裏。”

聽完這些後,局長氣的眉毛都皺到了一塊,他衝著隊長說道:“荒繆,簡直是荒繆,區區幾個綁匪手裏居然有槍支彈藥。而我們居然拿他們束手無策。”

這個隊長被說的有些尷尬,他低下頭說道:“局,我看你還是主動去找綁匪談一談,畢竟現在他們占據主要地位,而且人質比較多。”

局長看了看自己隻有七八歲的女兒就要來遭遇這些,纖細白皙的脖子上都已經被手有些微微顫抖的歹徒磨出了一道紅痕。

小女孩早已被眼前這陣仗嚇得呆呆地站著,已經不知道哭了多少回,眼角的淚痕都早已經幹了。

看著自己的女兒那種無助又迫切的眼神,局長的心別提多難過,他對秘書說道:“去車裏把談判工具拿來。”

秘書點點頭,然後走到車裏,彎著腰拿了一個喇叭來,遞給了局長。

警察局長看了看眼前的情況,伸手拿過來喇叭,對著歹徒那個方向大喊道:“裏麵的人聽著,你們現在已經被包圍,隻有放下手裏的……”

“嘭……”局長話都還沒有講完,就從屋子裏傳來一陣槍聲。

“嘰嘰喳喳……”這裏的樹木比較茂盛,我聽到了這一聲槍聲後,樹上的那些鳥被嚇得四處逃竄。

緊接著就聽到了隔壁的那個光頭老大暴跳如雷的聲音:“這孫子是在跟誰說話,這些條子真當自己了不起?太吵了,讓他安靜會。”

那個屋子裏的女人嚇得大吼大叫,緊緊抱著自己的頭,蹲在地上。一個勁的往角落裏鑽,就怕這下一個子彈落到自己身上。

這個光頭一陣心煩,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叫什麽叫,真是的……”他大吼著說道。

外麵的警察除了精神更緊繃了一些都沒有我們變化。隻有局長她們幾個在哪裏議論著。

一個男人走過來對這個光頭說道:“老大,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的人都快有些吃不消了,不如留一些人質給她們,而我們帶走一些,讓他們保證我們安全離開。”

這個光頭聽了之後,反應了幾秒說道:“你去讓局長進來和我談判。”

這個人聽到光頭的意思和自己一致,嘴角帶著笑意就往外跑。

“唉唉唉!等一下,隻能他一個人來,而且進來之前搜一下他的身。”沒有想到他還特別交代了這種細節。

那個手下回過頭來,聽他講完之後就笑著說道:“好。”

這個男人走到他們屋子麵前對著警察大喊道:“你們局長進來和我們老大談話,什麽人和武器都不可以帶,不然我們就撕票,反正綁架也已經是死罪了。”

這個男人見警察有些猶豫就說道:“給你們一分鍾考慮,不然這個女孩就是你們不守時的代價。”

他一麵說著,那個用刀架在女孩脖子上的人還配合的又把刀逼近了一些,這個女孩的脖子就被劃破了一道小口子,雖然不嚴重,可是看起來血流到了衣領和脖子,有些觸目驚心。

那個局長裏麵對那些人打了一個手勢,然後自己就朝歹徒那邊走去。

他走近時,剛才喊話的那個人開始過來對他進行所謂的搜身。

就像平時的安檢一樣,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搜了一遍,又讓局長自己把自己的衣服和褲子口袋都翻過來,之後才帶著局長進去。

局長進去之後那個光頭直接就開出條件說道:“我可以給你一部分人包括外麵那個小女孩,可是還有一部分人必須和我們一起離開,直到安全的地方。”

局長點點頭說道:“可是……”

“沒有可是,而且你還要為我們準備一輛車,要準備兩天的食物和水。這就是我的條件,沒有挽回的餘地,大不了我們就魚死網破。”那個光頭見自己手上有人質,就提出來這種無理的要求。

可是局長居然答應了,由剛才那個人看著,他去吩咐其他警員準備了那些東西。

差不多兩個小時準備的東西都送來了,沒有想到我們這件屋子裏的三個人居然是被光頭選中的“幸運兒”。

在歹徒的看管下,我們幾個人被壓上了車。機好心的問話,卻是令我有有些尷尬起來。“司機大哥,不好意思,我包丟了,能先欠下帳嗎?回頭我一定還你。”“姑娘,你不是開玩笑吧?現在不帶錢包,手機付款也行。”司機目視前方,專心的開著車子。我有些尷尬,隻能撐著身子開口:“司機大哥,我手機放包裏了,剛剛包掉了,要不你先送我回去,我找人把錢給你。”司機大哥瞥了我一眼。隨後,車子停下,我被扔在了路邊。事實證明,不是每一個司機都是一個好人。車子遠去,我知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