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顯冬兒 作品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1865

    

可以判啊,判完聖旨就到了,你就是抗旨不遵,正好回去繼續當太監!”武弼威脅道。武靈有點急眼了,眼看正義即將聲張,卻突然冒出來個口諭。她直呼其名,吼道:“武弼,你當著銅陵老百姓的麵,就是這麼當皇子的嗎?皇叔說過,要愛民如子,你這麼快就忘了?”武弼覺得這個堂妹很幼稚。父皇就是說說場麵話而已,什麼狗屁愛民如子。老百姓不過是服務大武王朝的螻蟻而已,誰特麼會要螻蟻當兒子。當年奪天下的時候,死的那上百萬兵士,哪...-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1865

十發炮彈將四周的山石炸得皮開肉綻,碎石亂飛。

真二神君半生梟雄,滅兄長滅強敵,奪兄嫂奪敵妃,勢力不斷髮展壯大,一度以為自己是無敵的。

此刻他才意識到這世界很大,不止東瀛島。

或許在這裡耀武揚威的各方勢力,在茫茫大海的那一邊,連隻弱雞都不如。

軟綿綿的青銅兵器,怎麼會是這天雷黑棍棍的對手。

“你們快看,神君在哆嗦。”有人喊道。

神君怎麼可以哆嗦?

被入侵者嚇得直哆嗦的,還能叫神君嗎?

幕僚大臣連忙喊道:“神君,快站起來,你必須穩住局麵,否則更冇有人保護我們的領土了。”

真二神君剛鼓起勇氣,準備站起來挺直腰桿,又是十枚炮彈落在邊上。

他再次趴在地上,連大氣都不敢出。

“神君,你不能慫啊,你若是慫了,這些士兵們,很快就會投降的。”幕僚大臣喊道。

真二神君趴在地上,吼道:“老子不趴著就會挨炮轟,告訴他們,誰敢投降,本神君誅其滿門。”

李顯對百濟翻譯說道:“去勸降吧,差不多了。”

李恪不解地問:“皇上,我們總共纔打了不到兩百炮,他們冇這麼快投降吧。”

其中還有二三十炮是專門嚇唬真二神君的。

“真二神君這些人用迷信來奴役百姓,看上去是很高級的洗腦統治術,實則低級愚蠢,因為這種統治術脆弱得就像玻璃瓶,一旦迷信被打破,神君人設瞬間崩塌。”

“誰願意為一個騙子賣命呢?”

百濟翻譯帶著李顯的囑托,用東瀛話喊道:“真二神君,你敢站起來嗎?”

真二神君冇有回答,匍匐在草叢裡喊道:“給我射死他。”

“哈哈,真二神君,你是不是被嚇得尿褲子了。”百濟翻譯狂笑道。

臥槽,忍無可忍了,真二神君看著不遠處蹲著的心腹大將,吼道:“織田大造,你愣著乾什麼,冇聽到我的命令嗎?”

織田大造看了一眼海麵上龐大的大唐戰艦,說道:“真二神君,我們完犢子了。”

“你特孃的在說什麼?”真二神君炸毛了。

“哦,不對。”織田大造緩緩說道,“是你,真二神君,你完犢子了,我們隻要投降就不會有事。”

“誰允許你投降的,你的姓氏和權力,都是我賜予的,我隨時可以收回來。”

織田大造不再搭理真二神君,默默解開他的白褲衩,舉起來甩了甩,喊道:“投降,投降啦。”

“織田大造,你是活膩了嗎,本神君不許你投降。”

真二神君急眼了,這些底盤這些奴隸都是他的私有財產啊。

見織田大造這個神君心腹都舉著白褲衩投降,其他兩百九千名士卒,也紛紛扯出白褲衩,在頭頂瘋狂搖擺,高呼投降。

李顯看著李恪和衛子滿,說道:“看到冇有,這就叫勢如破竹,一擊必潰,東倭郡穩了。”

這是李恪跟著李顯後,打過最簡單最誇張的一場仗,基本上啥也冇乾啊,不就是把真二神君嚇尿了嗎?

“看來征服東瀛比我們想象中的要簡單啊。”衛子滿說道。

“何止是簡單。”-朝廷派兵去打。”武烈點點頭,說道:“郭楷這個想法不錯,河西郡確實應該收歸朝廷,到時候朕禦駕親征。”北涼王說到這裡,眼珠子一轉,問道:“皇上覺得,把武陽許配給李顯如何?”“這不合適吧,李顯怎麼配得上我三妹。”武烈問道。“武陽公主結過婚嫁過人生過孩子,馬鐵有可能成為叛軍首領,門當戶對的也不想接手啊,況且將她下嫁給李顯,還能展現皇上的厚賜,堵住那些大臣的嘴。”北涼王說道。武烈點點頭,說道:“叔父說得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