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作品

第491章 番外八我的厲夫人!

    

但她不知道是用什麽身份在一起,所以才那樣問你,其實隻是在向你求證用是不是戀人的身份。”第二個意思,也是她想對厲景川表達的。當時她這樣問他,就是想從他那裏得到一個答案,一個她和他是不是男女朋友的答案。可他當時是怎麽回答她來著?危險關係!對,危險關係!危險的隨時隨地就可以穿上褲子就分開的關係。等了半天,又沒有等到訊息回複,簡思弦看著車窗外開始走神。厲景川卻看著她發的訊息說的第二個意思慘然一笑,腦子裏空...好在會所門外就有計程車經過,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走到地鐵站或是公交車站。

回到酒店,趙雨霏洗了個澡,換上睡衣躺在床上,準備好好睡一覺,緩解一下下身的痛意的,可卻怎麽也睡不著,眼睛一閉上,腦海裏就浮現了昨晚和厲景煜的一幕幕。

昨晚發生的一切,是她完全沒有準備的,她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和厲景煜居然做了那個,今早醒來,酒勁兒過了,昨晚的記憶就全部恢複,讓她又羞又驚又懼,就像晴天霹靂一樣,被這個結果劈的手足無措。

因此趁在厲景煜還沒有醒來,快速的撿起地上的衣服逃離了會所。

趙雨霏咬唇閉了閉眼,這叫什麽事兒啊,初次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了,完全就是一場419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趙雨霏終於在腦子裏混混沌沌的時候睡著了過去,在她睡著之後不久,厲景煜就來到了她的房間。

他看著她,有些生氣她不辭而別,丟下他自己跑了,不過他也能理解她當時的心情,肯定是害怕又慌張的。

老實說,他對於昨晚發生的,也是感到不可思議和驚訝,因為他也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麽,也是今早醒來恢複記憶才知道的,但在驚訝過後,便是饜足了,昨晚的滋味回想起來,還真是美妙,原來做那個那麽爽啊。

厲景煜舔舔嘴唇,眼睛緩緩下移,落在了趙雨霏蓋著被子的下身,他昨天好像太猛了,應該傷到她了。

厲景煜從口袋裏掏出一支藥膏,然後掀開趙雨霏被子,脫了她身上的睡衣,給她抹起藥膏來。

冰冰涼涼的藥膏很快就發揮了作用,即使在睡夢中的趙雨霏也感覺到了,因為冰冰涼涼很舒服,她翻了個身,睡得更香了。

厲景煜輕笑一聲,也躺在她的身邊,摟住她準備睡一會兒,昨天累著了,需要補眠來著,還有就是,他們作為突破了最後的防線,也是在一起了吧?

當然,這隻是厲景煜自己單方麵認為的。

趙雨霏可不會因為就滾了一次床單,就認為順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她不承認!厲景煜也沒轍,隻好更加猛烈的追求了。

在厲景煜看來,先不談愛不愛,在道德的問題上,他把她給睡了,也該負責啊,更何況他是真的愛她,就不隻是負責那麽簡單,還要結婚。

一個月半個月後,趙雨霏走出廁所,拿著驗孕棒一臉的欲哭無淚。

簡思弦看見了,眉頭一挑,笑了,“我就說那天景川恢複記憶你和大哥徹夜未歸肯定發生了什麽,算算時間離那天剛好一個半月,你們行啊,一次就中。”

“嗚嗚嗚,你別說了,我該怎麽辦啊。”趙雨霏要哭了,她懷孕了,這是她從未想過的,也讓她感覺到害怕和恐懼,當然也有一絲絲的喜悅,她要當媽媽了。

簡思弦聳肩,淡淡的說道:“能怎麽辦,告訴大哥,你兩結婚唄,反正大哥給你把戒指和婚紗都準備好了,你這個肚子還好,穿婚紗也看不出來。”

話雖這麽說,可是結果,趙雨霏茫然了......

和厲景煜結婚?

她想都沒想過好吧!

趙雨霏懷孕不是一件小事,正在趙雨霏不知道該怎麽辦,該不該跟厲景煜說明的時候,簡思弦這個大嘴巴就已經幫她說了。

簡思弦覺得趙雨霏跟自己是閨蜜,以後當自己的大嫂,她們從閨蜜變成妯娌,也是一段佳話,所以現在非常積極的想把趙雨霏和厲景煜湊在一起。

厲景煜聽說趙雨霏懷孕了,並沒有為此感到震驚,而是一臉驕傲的對厲景川炫耀嘚瑟,稱自己一次就中,笑厲景川這個蠢弟弟幾年才中,氣的厲景川想殺了他。

厲景煜知道自己要當爸爸了,開始大肆改建莊園,嬰兒房,男寶女寶的衣服,以及玩具等等等等開始往莊園裏搬。

趙雨霏知道了,內心也很動容,從厲景煜這點行為上來看,就足以證明,他是很期待她肚子裏的孩子的,而他也的確對她提起過結婚的話題。

結婚倒也不是不行,隻是她有些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這樣的想法一久,趙雨霏就開始抑鬱了,她的抑鬱簡思弦和趙父趙母都沒有發現,最終還是被厲景煜發現的。

弄清楚她為什麽憂鬱後,厲景煜笑了,刮著她的鼻梁說:“蠢女人,我已經夠優秀了,不需要找一個優秀的妻子,那樣豈不是麵對麵在照鏡子,有什麽意思,我就需要你這樣的平凡女人當妻子,以此來凸顯我的優秀和強大,同時,也能讓我好好的保護你,你要知道,妻子是拿來寵的。”

“真的?”

“真的,嫁嗎?給你十秒鍾,十秒鍾你不回答,可沒有機會了哦,十、九、三、二、一!回答!”

趙雨霏瞠目結舌,“哪有這樣數數的。”

“有啊,我這不就是,所以你的回答呢?我是認真的,我隻問你這一次,如果你不願意,你就等著寶寶從小沒有爸爸,或者背負著私生子的名頭吧。”厲景煜眼中劃過一道精芒。

趙雨霏當即揚起了拳頭,“你敢讓寶寶當私生子試試?”

“我敢不敢,全看你這個當媽的為寶寶負不負責,怎麽樣,嫁嗎?”厲景煜勾唇笑。

趙雨霏瞪眼咬牙,“嫁!”

“好的,我的厲夫人,婚禮已經準備好了,請趕快換上婚紗,老公我在教堂等你。”厲景煜笑的十分得逞,然後親了親呆滯的趙雨霏的嘴角,走出了房間。

他出去,就有幾個人走進來,恭敬的對趙雨霏說:“厲夫人,我們是您的化妝師,請跟我們來。”

“哦哦……”

就這樣,趙雨霏渾渾噩噩的結束了自己的婚禮,成了厲景煜的妻子,厲景川和簡思弦的大嫂,會後想起來自己這場全程呆懵的婚禮,也是哭笑不得。得憂慮起來,低頭沉思著什麽。趙雨霏說完久久沒有聽到顧明朝的接話,狐疑的扭頭一看,卻看到他竟然在走神。於是趙雨霏一個巴掌拍到顧明朝肩膀上,嘟著嘴佯裝生氣的說:“老顧,你太不給意思了,我跟你說這麽多,你到底聽到了沒有?你竟然在走神!”“抱歉,想到了一些事。”顧明朝牽強的扯出一抹笑。明眼人一看他的笑就是那種很勉強的,當即簡思弦也好奇的問了,“發生了什麽嗎?”顧明朝目光意味深長的看著簡思弦,“小時,你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