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作品

第490章 番外7荒唐一夜

    

了起來,不像之前表明上友善,暗中一直提防著的。之所以那次讓簡思弦去幫她傳話給厲景川,其實也有一半是存了試探的心思的。“對了簡設計師,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簡思弦心下一緊,強裝鎮定的應道:“可以,什麽問題啊?”“你既然和景川認識了三年,那你知道景川認識一個叫時光的人嗎?這個人也是在這三年裏突然出現在景川身邊的。”問完後,江清看著簡思弦。簡思弦一臉茫然和疑惑,“我不知道啊。”“你也不知道?”“我沒聽說...在簡思弦去Y國的前一天晚上,簡思弦對厲景川提出了分手,第二天趙雨霏送簡思弦上飛機的時候才知道這兩個人分手了。

她是唏噓的,也是覺得可惜的,可隻要威脅到親朋的愛情,她還是更加讚成他們分手。

簡思弦去了Y國,工作室賣掉了,趙雨霏也隻能自己去找一份工作,憑借著她創立工作室期間到處跑業務的經驗,她直接應聘上了一家服裝公司的銷售經理的位置,雖然每個月賺的工資,遠遠比不上開工作室當老闆時候的多,可勝在輕鬆啊,下麵有人,除非一些隻能經理完成的工作之外,其他的吩咐一聲,下麵的人就去做了,滋味還不錯,她做的蠻開心的。

就是有一點讓她感到很糾結和無奈。

那就是厲景煜時不時會給她來一個電話,就算她不想接,他也有千百種辦法聯係她,讓她防不勝防。

一開始她還會跟他周旋,隻要發現是他,統統掐斷。

可後來就算她掐斷,他也會鍥而不捨的聯係,她也慢慢習慣了,從抗拒,到開始跟他頻繁的保持聯係。

甚至在她做祛疤手術的時候,他還親自從B市跑到S市來,在醫院的手術室門外等她,就為了陪她做個手術,等她做完,他又飛回B市去了,這讓她有些感動,內心的觸動也非常的大。

不知不覺,三個月就過去了,趙雨霏和厲景煜有聯係這件事,並沒有告訴簡思弦知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不想告訴簡思弦,大概就是覺得尷尬吧。

畢竟之前她還對簡思弦說過灰姑娘和王子的家世差距太大,終究不合適之類的話,現在告訴簡思弦她和厲景煜擦起了點小火苗,不就顯得她很虛偽嘛。

這天,趙雨霏還在睡覺,突然厲景煜一個電話打來把她吵醒,告訴她,他收拾了厲母,給了她一個交代。

趙雨霏震驚的同時,連忙詢問厲景煜到底對厲母做了啥。

當得知厲景煜和厲景川兄弟兩把自己親媽打包送給一個男人時,她徹底無語了,可也覺得好暢快。

厲母這個人,控製欲極其強不說,心思還惡毒,趙雨霏都覺得她有兩個根正苗紅的兒子,都是老天開眼。

幸好厲景煜兄弟兩從小基本都是保姆傭人帶大的,要真是厲母親自撫養的話,恐怕這兄弟早就長歪了,慶幸慶幸啊。

厲母這事兒沒過去兩天,趙雨霏就得知簡思弦回國了,並且和厲景川複合,打算結婚的訊息,又把她震驚的不輕,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顧明朝牽的紅線。

她也看開了,簡思弦和厲景川之間最大的問題,就是中間有個厲母,現在厲母沒了,兩個人複合其實就是遲早的時,隻不過顧明朝牽紅線加快了他們複合的進度罷了。

又聽簡思弦說她以後準備學習豪門夫人需要具備的各項能力,趙雨霏就覺得這兩個人最後一點問題都解決了。

隻要簡思弦掌握了一個豪門夫人具備的各項能力,即使被厲景川帶出去參加各種社交宴會,也不會像別人說的那樣,給厲景川丟臉什麽的,那樣這兩個人的感情,相信會一直好下去。

本以為閨蜜和厲景川之間不會有什麽磨難,會一直和和美美下去,但很快的,趙雨霏就知道自己又被打臉了。

這兩個人領證那天,江清居然瘋了,舉著刀子就要殺人,好在最後虛驚一場,除了厲景川被砸慌了之後,誰也沒有受傷,江清還被抓住了。

醫院裏,聽完厲景川記憶恢複之後,講述的他充滿黑暗的小時候,趙雨霏默默看天,誰說有錢人是泡著蜜罐長大的,其實也有可憐的小白菜嘛。

“跟我出來。”身邊的男人二話不說,一把拉著還在看天的趙雨霏走出厲景川的病房。

趙雨霏掙不開他的手,隻好就這樣問他,“幹嘛啊?”

“陪我去喝酒。”

“神經病啊,好好的喝什麽酒。”趙雨霏不太高興,剛才厲景煜直接上手拉她,肯定被小時他們看到了。

厲景煜停下腳步,轉身看著趙雨霏,一貫麵無表情的臉上,此刻居然帶笑,“景川記憶恢複了,我很高興,我不知道該用什麽方法來表達我現在的心情,我能想到的,就隻有喝酒,所以你得陪我。”

“憑什麽啊?”趙雨霏嘟著嘴。

厲景煜哼笑一聲,“憑你是我厲景煜看上的女人,我讓你陪我,你就得陪我,拒絕反駁。”

趙雨霏:“......你太霸道了!”

是挺霸道的,說什麽‘我厲景煜看上的女人,你就得陪我’,以為自己是霸道總裁啊,其實分明就是一個中二病。

不過,心裏卻有幾分竊喜怎麽辦?

還有,他好像就是個名副其實的霸道總裁吧。

趙雨霏沒再抗拒了,乖乖的被他拉著走出醫院,然後上了厲景煜的車,被他帶著去了一家高檔的會所。

這還是她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不免顯得很好奇,跟個土包子一樣左看右看。

厲景煜睨了她一眼,麵上嫌棄她沒有見過世麵,嘴上卻口是心非的給她講解這種會所需要注意什麽,有哪些潛規則之類的,讓她別亂跑,好好待在他身邊。

厲景煜開了一個包廂,點了幾瓶高檔的酒水,趙雨霏不會品酒,隻會牛飲。

這動作雖然粗俗了一點,可在厲景煜看來,是率真可愛的表現,大致的話來說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吧。

高檔酒不愧是高檔酒,比起趙雨霏長這麽大以來,喝過的任何酒都來的過癮,她忍不住就喝了很多。

也許是被她影響的,厲景煜從一開始優雅的品酒,也變成了跟她一樣的牛飲,再加上酒的後勁很大,兩人很快就醉眼醺醺了。

醉酒後的厲景煜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他脫掉了西服外套扯掉領帶,又扯開襯衣上兩顆釦子,露出精緻的鎖骨,以及隱隱能夠看見的強壯胸肌,他還丟掉了他所有冷漠,取而代之的他整個人變得邪氣起來,嘴角輕勾,臉上掛著若有若無邪肆的笑容,再配上一副近視眼鏡,給人的感覺就是妥妥的斯文敗類。自己找上門讓她代言的,可是現在都給寰宇娛樂給壓了下來不給她。沒辦法,她一個人鬥不過寰宇娛樂,隻能自己去找資源了,現在她後悔死了簽入這個公司了,早知道有今天,她說什麽都不跳槽,待在以前的公司多好啊,那個公司完全是捧著她的,現在寰宇娛樂居然還打壓她。難道她不是寰宇娛樂的搖錢樹嗎?據她所知,除了總部那邊有幾個國際超模之外,分公司這邊沒有一個有她這樣的名氣地位,居然還把給她的資源給那些個不入流的模特,簡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