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作品

第489章 番外6你該有新的人生

    

,不就好了?”你想得到簡單!沒有真切祝福的婚姻,其實真的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幸福,現實就是現實。簡思弦張嘴,想說什麽來著,就被厲景川搶先了一步,“我剛才說,要你努力的話,你還記得嗎?”“記得......”“那就是了,我家那些旁支的子弟,雖然各個都是出生金湯匙,從小享受著長大,但因為不是直係,他們繼承的產業隻有那一點,僧多粥少,因此很多人心裏麵都存在了反正輪不到他們繼承的想法,就自暴自棄沉迷在醉紙迷金的...高中三年,她一直愛著他,原本準備高中畢業的時候向他表白,可他卻在那個時候,出了車禍,生命從此停止了,而他也成了她的白月光,如果他的姓氏一樣。

如果......她想過很多次如果,如果沒有那場車禍,他們會不會在一起呢?

如果會,他們現在說不定結婚了,還有了孩子呢。

這十年來,她一直忘不了他,隔三差五會來這座陵園看他一次,這些都是父母朋友所不知道的。

父母不知道她曾在高中時愛過一個男孩兒,也不知道因為那個男孩兒死了,她的心也死了,才一直不願意去找男朋友,就連簡思弦在她沒有告訴她的話,也不會知道這一切。

趙雨霏把花輕輕放下,自己也蹲在墓碑前,手指撫摸著墓碑上的照片,神情寫滿了悲傷和難過。

這個花一樣的少年啊,就因為一場車禍,從此便長眠在這裏了。

老天真是不公平!

“雲帆,我又來看你了,明明你或許都不知道我這個人是誰,可我卻經常來煩你,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

趙雨霏對著墓碑開始說話,先是講了自己這段時間過得怎麽樣,然後又回憶了一些高中時候的事情,說著說著,臉上是笑的,可眼淚卻就這麽流了下來。

“抱歉,說了這麽多,吵到你了吧,隻是我改不了呢,很多心裏話,我不知道該怎麽對父母對朋友說,我隻能對你說,雖然我知道你聽不見......其實你聽不見也好,要是你真聽見了,我恐怕還覺得很難為情呢。”

趙雨霏說到這兒,抹了一把眼淚後,表情突然變得複雜起來,“雲帆,我想對你說聲抱歉,最近我很少想到你了,有一個家夥老是在我想你的時候鑽進我腦海裏,趕也趕不走,我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麽了,雲帆,你說我這樣對吧?”

“當然是對的。”一道溫和的中年女音從身旁響起。

趙雨霏正說的認真呢,不免被這道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扭頭一看,略有些驚訝,“白伯母。”

“雨霏,好久不見。”白母微笑著點點頭。

趙雨霏也回以一笑,“是啊,有差不多半個月了呢。”

“半個月,夠長,挺好的。”白母朝兒子墓碑上的照片看了一眼,悲痛的歎了口氣,又道:“你基本都是三到五天來看一次雲帆,這麽多年了一直沒有變過,現在時隔半個月才來,你是遇到了什麽嗎?”

遇到?趙雨霏想了想,“沒有啊,伯母您是怪我嗎?”

白母連忙收起悲痛之色,笑著搖搖頭,“不不不,我不怪你,我是高興。”

“高興?”

“是啊,我這個當媽的,都沒有做到你這樣三到五天來看一次雲帆,我雖然很感動,可是我卻不希望你這樣,你對雲帆的心意我知道,可我更希望你忘記雲帆。”

趙雨霏白了臉,忘記白雲帆,忘記心目中的初戀,她怎麽能做到,她做不到的!

“伯母,您這是什麽意思?”

白母一看趙雨霏蒼白的臉色,就知道她是誤會了,好笑地解釋道:“是這樣的,就是伯母覺得你對雲帆的感情太執著了,執著到你甚至不去瞭解身邊的人,這樣是不行的,你還年輕,不應該把感情放在雲帆身上,雲帆畢竟是......伯母覺得你應該重新開始,找一個真正的愛你的人,你沒有必要把一輩子係在雲帆身上,我這麽說,你明白嗎?”

趙雨霏咬唇,其實她是明白的,隻是對於白雲帆,她愛得太深了。

這個人既是她的白月光,也是她的硃砂痣,更因為他在他最美好的年歲死去,就更是讓她放不下。

白母把自己帶來的花跟趙雨霏的放在一起,記者又從包裏拿出一條手絹,一邊仔細的擦著墓碑,一邊對簡思弦說話,“剛才我來聽到你說有一個人在你腦海裏,趕也趕不走,還說因為這個人,你對雲帆的思念也沒有那麽深了是吧?”

趙雨霏不知道白母這麽說想做什麽,但還是老實的嗯了一聲。

白母笑道:“雨霏,這是好事兒,說明你喜歡上了那個人,你知道嗎,伯母很高興,你對雲帆付出的感情夠多了,伯母一直還擔心你這輩子都把心係在雲帆身上了呢,現在好了,你的心活過來了。”

說著,白母收好收卷站起來,轉身握住簡思弦的手,“伯母是真心希望你忘記雲帆重新開始,如果雲帆還活著,你有這份癡心,伯母說什麽都要讓你們在一起,可是雲帆他......你還年輕,你應該有屬於自己的人生,現在那個出現在你腦海裏的人就是你的救贖,抓住他,別讓自己後悔。”

趙雨霏是迷茫的走出陵園的。

白母跟她說的話都還曆曆在目,還在耳邊盤旋揮之不去。

白母說她是喜歡上了厲景煜。

或許是吧,不然不能解釋為什麽每次聽到跟厲景煜有關的,她就緊張心跳。

原來她喜歡上了厲景煜啊,就在這麽短短的時間裏,就見過幾次麵,通過幾次話而已就喜歡上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麽容易動心。

白母說她應該忘掉白雲帆開始新的感情,新的人生,不應該一直躲在對白雲帆的感情裏不出來,還讓她好好抓住厲景煜,但她應該抓住厲景煜嗎?

趙雨霏不知道這個答案,可有了簡思弦這個例子,她想她的答案應該是否。

她和厲景煜,就如簡思弦和厲景川,都是灰姑娘與王子。

王子的母親不允許王子和灰姑娘在一起,簡思弦都被厲母親自出麵拿錢羞辱,逼著讓她離開厲景川。

要是厲母知道她和厲景煜也搞上了,肯定也會同樣來這一招吧。

不然就威脅,拿父母親朋威脅,還要潑硫酸,趙雨霏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和厲景煜扯上什麽關係了。

至於白母說的,好好抓住這個時隔十年喜歡上的男人,她表示算了吧,她還想自己的親朋好友健健康康活到老呢。

所以既然能夠在白雲帆之後喜歡上厲景煜,她覺得肯定還能喜歡上下一個男人,所以厲景煜帕斯掉。

就這麽愉快的決定了!

晚上趙雨霏帶著顧明朝去簡思弦小區下麵的咖啡廳裏見麵,告訴了簡思弦她懷孕的事。

聽到簡思弦說自己不會打掉孩子,依舊會和厲景川分手,趙雨霏安心了。

她就怕白天記者招待會的影響,會讓簡思弦突然改變主意不和厲景川分手了。

好在閨蜜是個理智的,不是一個什麽都可以放棄,隻要愛情的戀愛腦,以後就算沒有了厲景川,閨蜜也不會過得很差。。”厲景川讚成的點點頭,然後加了一句女人最不喜歡聽的話,“但胖了,你沒發現?”“我......”簡思弦無語了,隨即好氣又好笑。這麽直接說一個女人胖了,真的好麽?好在是她,要是換做其他女人,被男朋友說胖了,不一個大嘴巴子上去纔怪。不過......她真的胖了嗎?簡思弦鬆開厲景川的胳膊掐了掐自己的腰腹,過了一會兒,她說:“沒有啊,我怎麽沒有覺得自己胖了?”厲景川重新摟住她,把她往往自己懷裏帶了帶,柔聲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