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作品

第488章 番外5心中的白月光

    

的猜測,“難道你真的懷疑是她?”“我不清楚,但是我自覺覺得這次的事情跟江清可能有關係,在之前她說了一句......”把江清說的那句‘今天會是一場讓你我難忘的時裝秀’說給了趙雨霏聽。“這句話怎麽都不對勁。”趙雨霏沉吟了一會兒,“有種提醒的意思,我想就算不是江清幹的,她也肯定知道什麽。”簡思弦頷首讚同,“我也是這麽想的。”這時,一個工作人員走了過來,“簡小姐,我們總裁和王總在辦公室裏等您,還有趙小姐報...“我什麽我,趕緊睡覺,明天早點起來打扮打扮,再給我像上次一樣把自己整的邋裏邋遢去見相親物件,看老孃我不抽你,趕緊睡!”趙母惡狠狠地警告後,起身離開了。

趙雨霏一臉呆滯的眨了眨眼,隨即倒在床上,生無可戀的看著天花板,“完了,母上大人這次動真格了......”

相親啊,她一點兒也不想去,找物件需要相親的男人,能有幾個好貨?多是長得歪瓜裂棗,沒多少本事找不到女朋友的男人才會去相親。

早知道會有今天,她還不如剛纔跟母上大人撒個小慌,就說自己有男朋友了呢。

要是母上大人問起男朋友是誰,在哪兒,她就直接把厲景煜拖出來當擋箭牌好了,反正母上大人也不可能接觸到厲景煜,自然也無法驗證她說的是真是假。

趙雨霏滿腔後悔,要是真這麽說了,絕對沒有明天要去相親的破事兒。

......

第二天,趙雨霏醒來的很早,比她平時起床時間,還要早那麽半個小時。

她輕輕開了房門,把腦袋伸到外麵去左右看了看,很好,客廳沒人,陽台沒人,廚房......有動靜,看來母上大人正在做早餐,應該不會很快從廚房出來,有機會!

趙雨霏躡手躡腳的朝著客廳的房門走去,走到鞋櫃前蹲下,從裏麵取出自己的鞋子,並沒有著急穿,而是提在手上,同時她又把心提起來朝廚房方向看了一眼,見裏麵的人的確沒有要出來的動靜,提起的心微微放了一點,然後她飛快的開啟門,閃身出去。

廚房裏,趙母聽到客廳的門被人砰地一聲關上的聲音,也沒多想,隻以為是趙父出門了,因為每天早上趙父都有去小區下麵晨跑的習慣。

然而等趙母滿懷好心情的端著早餐從廚房出來時,卻看到趙父正坐在餐桌前看報紙的身影。

“你不是去下麵晨跑了嗎?”趙母驚訝的問。

趙父一臉你是不是沒睡醒的表情看她,“你忘了?昨天居委會通知小區內早上要灑水,我就跟你說了不去晨跑。”

趙母仔細一想,發現的確有這事兒。

“那剛纔出去的是......”

話到這裏,趙母臉色一變,丟下手上的盤子氣衝衝的就朝趙雨霏房間走去,擰開門往裏一瞅,好啊,裏麵果然沒人。

趙母氣不打一處來,“那死丫頭,說好了今天去相親,又給我溜了。”

偷偷溜了的趙雨霏此刻已經坐上了去往航空公司的計程車上,她已經預感到母上大人可能發現了她溜走了,現在肯定氣的臉都綠了吧。

想到這,趙雨霏撲哧一笑,心裏對趙母說了聲抱歉。

她是真的不想去相親啊,在她看來,相親總有種掉價的感覺,尤其是像她這樣的美女,之所以沒有男朋友,不是找不到,而是不想找,也沒那個心情罷了,如果真想找男朋友,也就是分分鍾的事兒,比如那個對她還有想法的厲景煜。

奇怪,怎麽又想到他了?

趙雨霏猛地甩了甩頭,想把厲景煜那張突兀跑進她腦海裏的臉給甩出去。

到了航空公司,趙雨霏沒有給簡思弦打電話,也沒有想去找簡思弦的意思,她自己則跟在記者堆裏,冒充記者混進了厲景川記者招待會的現場。

她發現自己冒充記者混進去還挺刺激的。

這是趙雨霏第一次以這樣的形式參加記者招待會,除了新鮮感很濃之外,更多的還是為簡思弦這個閨蜜感到緊張。

因為她們誰都不知道厲景川會在這樣的招待會上說些什麽,若是說了很多對簡思弦宣揚愛意的話語,打動了閨蜜的心的話,閨蜜還會堅持和厲景川分手嗎?

趙雨霏不知道,也沒辦法提前知道,所以也隻能在台下緊張的觀看著。

好在厲景川一直都是在澄清和江清之間並沒有關係,沒說什麽能讓簡思弦感動的話語。

不過很快,趙雨霏就發現自己被打臉了。

厲景川居然說有向簡思弦求婚的意思!

求婚哎!

趙雨霏擔心簡思弦聽到厲景川準備求婚,而堅持不住,不準備和厲景川分手了。

要真是這樣,那厲景川那個媽,豈不是又要跳出來搞事?

接下來發布會的時間裏,厲景川並沒有多談求婚的話題,直接就拿出了所有江清見不得人的證據出來,把江清打入了地獄。

看到江清身敗名裂那一刻,趙雨霏不顧在場所有人的異樣眼光,直接激動的大喊大叫起來,以此來表達她內心此刻的高興。

不過這場記者招待會,也有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幕,江清居然對厲景川砸麥克風,幸好厲景川躲得快,不然就被砸中了。

招待會結束,江清也被帶走,這次故意傷人的行為,讓她三天入獄緩期提前結束,直接就被帶上了警車,接下來等待江清的,自然就是牢獄之災。

趙雨霏美滋滋的跟簡思弦會了合,“你男人呢?”

“去辦理離職手續去了。”簡思弦說,臉色還是略有些蒼白,想來剛才厲景川差點被砸中那一幕,對她的影響還沒有消失呢。

“他真不打算繼續當機長了?你不是說當機長是他的夢想嗎?”

“他說該回家了。”

趙雨霏撅了噘嘴,“七年了,是該回家了,對了,晚上你出來唄,我跟你說一件事兒,很重要,記得不要告訴厲景川啊。”

“什麽事兒啊神神秘秘的?”簡思弦感到有些好奇。

但顯然趙雨霏不打算這個時候告訴她,隻讓她晚上一定要避開厲景川出來,去她小區下麵的咖啡廳裏。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去的。”

“嗯,那我就先走了,我等會兒還有點事。”

趙雨霏告別簡思弦,走出航空公司之後,攔了輛計程車往城郊去了。

計程車停在一座陵園麵前,趙雨霏表情哀默的下了車,去附近的花店裏買了一束百合花,然後走進了陵園,來到一座墓碑前。

墓碑主人姓白,還貼了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少年,雖然照片因為時光久遠的關係被腐蝕褪色了許多,可卻依舊能夠讓人看清照片主人長相的精緻。

而這個照片上的人,就是趙雨霏一直忘不了的那個少年,也是她的初戀,卻死於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候。

高中時,學校裏轉來了一個長相極為好看的少年,白色的襯衣,溫和如沐的微笑,讓這個少年一轉來學校,就成了校園裏最美麗的那道風景,好多女孩子都喜歡他,其中就包括她。。”簡思弦保證的拍拍胸脯。倒是讓她挺高興的,他並沒有反感趙雨霏被厲景煜看上,反而還挺支援厲景煜和趙雨霏在一起。要是他兩真在一起了,也是不錯,到時候她和趙雨霏不但是閨蜜,還會成為妯娌呢,想想還挺刺激的。“厲機長,我們該走了,時間到了。”簡思弦看到一個穿著空軍飛行員軍裝的男人,出現在視訊裏厲景川的身後。這個男人說的話她也聽到了,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了下來,不捨的看著厲景川,“要走了?”厲景川嗯道:“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