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作品

第487章 番外4厲家男人的強勢

    

些酸脹,她閉了閉眼,一抹清淚從眼角滑下,她現在,跟小三有什麽區別?可是她捨不得啊,她愛這個男人......簡思弦緩緩抱住身上男人的脖頸,靠在他頸窩處無聲的悲泣著,老天啊,她不是一個好女人。夜,無盡的漫長。厲景川已經累得睡著了,這段時間他本來就沒怎麽睡過,剛才又經曆了一場酣暢大戰,此刻睡得很沉。簡思弦躺在他身邊,眼睛瞪得大大,卻毫無睡意。滿腔對江清的愧疚和自我厭棄讓她心緒很亂,根本沒有半點睡意。她和...厲景煜無奈,捏了捏眉心,他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過她說的沒錯,一方是親媽,一方目前跟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外人,她不相信他也正常。

不過她不相信,不代表他就不會表示啊。

交代他會給,隻不過目前暫時還不能,他還得做一點部署,等過段時間部署好了,他看她還不信。

“行了,你還有事嗎?沒事兒我就掛電話了。”趙雨霏打了個哈欠,一副我想睡覺你別打擾了的口氣。

厲景煜也順著她的話道晚安,“沒事了,你睡吧。”

“嗯,還有以後別打電話給我了,我不想跟你扯上什麽糾葛,再見!不,是再也不見!”

說完,趙雨霏飛快的把電話結束通話。

厲景煜在電話那頭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兒,隨即輕笑出聲,接著就把手機丟在了辦公桌上,然後拿起鋼筆重新處理還堆著很高一摞的檔案。

他怎麽可能真的不忙啊,不過是騙她的罷了。

倒是跟她通了一通電話下來,原本麵對這麽多還沒有處理的檔案而煩躁的心情,此時都輕鬆了許多,相信這抹輕鬆,應該能維持到把這些檔案處理完吧。

還有她最後電話說不想跟他扯上什麽關係,怎麽可能?

真以為他上次來S市追了她幾天回B市後就放棄了嗎?纔怪呢!

他們厲家的男人都是強勢霸道的,一旦看中什麽,不管是人還是物來著,雖然不會強取豪奪,可隻要那人那物沒有被別人搶走,他們都會一直爭取。

他自然不會例外,難得看上一個女人,不追到手怎麽行。

趙雨霏當然不知道厲景煜沒有放棄打她的主意,她這會兒正紅著臉,手不停地在自己臉上拍著,邊拍邊嘀咕,“趙雨霏啊趙雨霏,不就是一個電話嘛,你臉紅什麽啊,心跳這麽快幹什麽啊,真是沒出息了你......”

是的,厲景煜這通意外來電,弄得她臉紅心跳不已。

剛纔看不出來,隻是她掩飾的好,現在電話掛了,她也演不下去了,所以所有的真實情緒,就這麽流露了出來。

趙雨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因為一通電話而臉紅心跳,停都停不下來,她隻知道厲景煜這通電話,擾亂了她的心扉,攪得她冷靜不下來。

理智告訴她,她不能因為他而產生這些感覺,可她控製不住啊。

厲景煜那就是一個妖孽,一個蠱惑人心的妖孽。

反正從他在她的生命裏出現後,即便是這麽短短幾次,她平靜了十年的心,又開始跳動了。

趙雨霏摸著自己的心口發起了呆,連敲門聲都沒有聽到。

最後還是趙母放大音量喊了她一聲,她纔回過神開了門,“媽?這麽晚了你還不睡啊。”

“年紀大了睡不著,剛剛出來喝水,聽到你在說話,跟誰打電話呢?”趙母走進房間,把燈開啟,笑眯眯的坐在床沿,看著趙雨霏。

趙雨霏眼角抽了抽,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感覺母上大人看她的眼神,好像有哪裏不對。

“呃......跟一個朋友打電話。”

“男的女的?”

趙雨霏眼珠一轉,“女的。”

趙母嗬嗬的笑,“你啊,別騙你媽我了,你撒謊時會有什麽小動作我一清二楚,是男的吧?”

“......嗯。”趙雨霏摸摸鼻子,承認了。

“果然,讓媽猜猜,是你的追求者,還是你喜歡的?”

趙雨霏臉一紅,連忙辯駁道:“什麽跟什麽啊,就是一普通朋友。”

見女兒有惱羞成怒的趨勢,趙母也見好就收,“好好好,媽不打趣你了,不過你總得給媽一個具體回答啊,問過你幾次,你都給我搪塞過去,你到底什麽時候找個男朋友啊,都快二十七了,你媽我不著急啊,就小區裏其他幾個跟你差不多大的姑娘,都生二胎了,你連個物件都沒有。”

說起這個,趙母神色就有些不揄,每次買菜,就有人問她‘哎你家那姑娘咋還沒找物件啊,是不是人家嫌年紀大了不要啊’,聽了就來氣!

所以有時候,她看著女兒還會產生一點怨氣,要不是女兒一直不找物件,她會被人說這些話麽。

趙雨霏頭都大了,她就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反正每次隻要她一回來跟父母一起住,母上大人總會跟她談起找物件的話題。

“媽,男朋友也不是有說就有的啊,得讓我遇到合適的吧,再說了,我工作又忙,哪有時間找男朋友啊。”

“你每次都用忙的藉口推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不想找。”趙母立馬拆穿趙雨霏的話。

趙雨霏心虛,哎呀,被說中了呢。

“嘿嘿,媽,找物件的事兒不著急,慢慢來,慢慢來哈。”

“還慢慢來,再慢下去,你都三十了,都是高齡產婦了,生孩子很危險的。”趙母一臉的不認同。

趙雨霏窘迫,得,果然是親媽,高齡產婦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

然而,趙母下一句話,差點讓趙雨霏被口水嗆到。

隻聽得趙母一臉欣賞加滿意的說道:“晚上送你回來的小顧我看就不錯,長得俊,人也高大,也懂禮貌,雨霏啊,要不你......”

話沒說完,就被趙雨霏連忙打斷了,“媽,你別亂點鴛鴦譜啊,老顧是我們學長,在我心目中就是哥哥,我對他沒那個意思,也不可能跟他有什麽,再說了人家也不是沒人追啊。”

有個美女主編可是愛了老顧好多年呢,這兩人之間還發生過什麽,以後在不在一起誰說的準呢。

反正她是絕對不要跟顧明朝有什麽。

見女兒一臉抗拒,又聽說顧明朝有人追,趙母很是遺憾,“哎,這麽優秀一個小夥子,可惜了......要不這樣吧,明天你別去看什麽簡思弦那丫頭的記者招待會了,你跟我去相親,媽一個跳廣場舞的姐妹就是做媒人的,讓她給你牽牽線。”

又來,又想讓她去相親。

趙雨霏直翻白眼,“我忙著呢,沒時間。”

“忙?”趙母冷笑,“你還忙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工作室現在都沒開業了,你忙什麽?總之不管如何,明天你乖乖給我去相親。”

“我......”了一定的成就,再談婚事好不好?”有了成就,至少她能作為一個有能力有用的人嫁入豪門,一個自身有價值,也能夠給嫁過去的家族帶來一定價值,這樣的女人哪怕出生一般,也不會被人看輕落人詬病。簡思弦的心思厲景川懂,也理解,之前也說好了的,可他就是有些等不及了,“我們可以先結婚,不告訴別人。”“不好!”簡思弦拒絕了。她很認真的告訴他,“婚姻是要讓人祝福,不是偷偷摸摸的,我要的婚姻是光明正大的,不會因為任何事而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