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作品

第1章 長期床伴

    

,周圍的路人都目光異樣的看了過來。簡思弦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拉了拉趙雨霏的衣服,“你小點聲兒,這裏是公共場合呢。”閨蜜什麽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遇到點什麽驚奇的,就不自覺地加大音量。趙雨霏也反應過來自己情緒有些過激,氣呼呼的重新落座,把手還給簡思弦,“我警告你啊,千萬不要把號碼發給他,不但如此,你還應該把他拉黑,都沒關係了你還留著他做什麽?”“我知道......”“你知道個屁!你要是知道,昨晚你就不會...淩晨一點——

簡思弦被手機振動驚醒,迷迷糊糊解了鎖,眯著眼瞧著螢幕。

“景川,我回國了,有時間我們談談好嗎?我想你。”

她怔了怔,明白過來自己拿錯了手機,剛準備放下,浴室的門忽然被拉開。

男人腰間裹著她的粉色浴巾從浴室走了出來,修長挺拔的身姿完全不輸模特,她忍不住貪婪的多看了他的人魚線兩眼。

“我吵到你了?”

簡思弦搖了搖頭,“沒有。你的手機來資訊了。”

她努力壓抑下心裏一絲異樣的煩躁,裝得很乖巧,卻又不甘似地仔仔細細觀察他的神色變化。

“嗯?”

男人接過手機,那雙狹長漂亮的鳳眸快速掃了一眼,停滯了幾秒,然後十分自然的按了刪除,將手機丟到桌上。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他低頭看著簡思弦,“睡吧。”

其實簡思弦此時已經睡意全無,但還是點了點頭,乖巧的躺了回去。

在一起三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該保持沉默。

盡管她好奇那個會親密喊“景川”的人是誰,但他們之間的關係卻還沒到她可以理直氣壯地質問他的地步。

充其量,也就算個長期床伴。

感覺到他躺到了自己身側,簡思弦不著痕跡的朝他的方向蹭了蹭。

剛沐浴後的清冽氣息強勢包圍過來,他長臂一攬將她帶到懷裏,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地摸著她柔軟的長發。

她忽然有些心動,忍不住抬頭湊上柔軟的唇,吻了吻他的下巴,“你要我嗎?”

空氣彷彿一點點升了溫,分不清誰在誘惑誰。

厲景川沒說話,但她卻聽到他略啞的低笑,是獎勵的意味,緊接著那隻操控飛機生死大權的手從她的睡裙下擺探了進來,一路摩挲。

指尖微涼,引得她微微的顫抖。

過程兩個人早已經輕車熟路,知道她動了情,厲景川卻不著急,抽出一隻手來隔著絲質的睡衣把玩著她的嬌嫩。

動作緩慢,格外有耐心。

簡思弦咬著唇忍耐著,目光卻零零散散地落在手機上。察覺到她的分心,厲景川含住她小巧的耳垂,懲罰似的咬了咬,“在想什麽?”

她愣了愣,很誠實的嘟囔,“在想,我們這樣算什麽?”

“嗯?”

她捧著他的臉,直直地看向他,像是再問他,卻更像是在問自己:“厲景川,我們算在一起了嗎?”

男人沉默一瞬,沒有回答,簡思弦有些失望,手一點點放開,下一秒卻被他略有些粗暴的貫穿。

突如其來的疼,讓她忍不住悶哼一聲,“厲景川……”

“你覺得呢?”他無視她的抱怨,掐住她的細腰,動作比以往更粗暴,“簡思弦,你覺得我們算什麽?嗯?”

思緒被他撞得支離破碎,她咬著唇默不作聲。

沒有任何保障的關係,縹緲的如煙霧,經不得一點風吹草動。

饜足後,簡思弦失神的望著一旁的厲景川,細細打量,她隻敢在心裏悄悄承認,她是喜歡他的。

可這樣讓人著迷的男人,卻從來不是屬於她的。

半響,她像是鼓足了勇氣,“厲景川,要不咱們就這樣吧。”

三年親密無間的關係,簡思弦卻連分手兩個字都不配用。

……見的不好聽的話中傷我對吧?”“嗯。”男人點頭。簡思弦立馬就笑了,“難得你想那麽遠,難為你了。”“什麽意思?”厲景川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冷淡了下來。簡思弦一下子就知道他又誤會了什麽,無奈的解釋,“我是想說,我們才剛剛在一起,結婚什麽的還早呢。”“你不想和我結婚?”簡思弦目光黯淡下來,帶著若有若無的自卑和不自信說:“不,當然不是,我想,可我也有自知之明,你既然都那麽說了,我難道還不清楚你們家的親戚,包括你...